梦里梦外父子情
初一 散文 2615字 122人浏览 好好先生ye

子夜时分,从网络世界里出来,蹑手蹑脚地走进你的卧室。儿子,在柔和的灯光下,你长长的眼线像两弯月牙。我知道,你今夜的梦里,又是一片蓝天白云下的花开原野„„

儿子,你知道吗,这些年来的每个夜晚,我临睡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悄悄地来到你的床前,摁亮灯光,捂紧你双肩的被角,把你调皮的脚丫塞进被窝,然后默默地注视着你。从你每夜不同的睡相,揣摩着你白天的欢乐、痛苦、紧张、舒畅„„有时,我真想化作一只小小的精灵,飞进你的梦里,与你一起承受生命成长过程中的阳光雨露和飞雪狂风。

此时,我站在你的梦外,还沉醉在你今天上午与其他九名来自市县各校的同学站在主席台前,接受“优秀少先队员”颁奖的喜悦之中。这份荣誉来之不易。我知道,在这本红彤彤的证书上,缀满了你五年来孜孜好学的辛勤汗水和智慧的点点星光。此刻,你在梦里是怎样的欢欣呢?我多么想穿越梦之门,看看你神采飞扬地在草地上欢快地奔跑。

儿子,11年前一天阳光明媚的正午,当我和你母亲把你接到这个美好的世界上来时,你是那么的宝贝可爱。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深深感悟到生命的长河是多么的神圣和美妙。

过去的某一个春风和煦的早晨,你刚刚学步的时候,看着你跌跌撞撞地走在我的前面,走在坚实的大地上,一种难以言表的诗意泛滥在我的心田——儿子,我一定要好好地陪伴你,在这个尘世上走的很远很远。于是,我渐渐从芳香诱人的酒池子里爬了上来,希望我的躯体,不要过早地与衰老和病疾碰撞。

生命的成长,就是一棵树的生长过程。树的年轮可以通过横截面的砍伐,细数出生命的圆满;而梦里的奇妙世界,却是我们无法透视的深邃空间。

记得在你四岁的一个春夏之交的夜晚,你患上了重感冒。眼睁睁地看着你在梦中呼喊抓狂,明明知道你在梦里正与张牙舞爪的病魔激烈争斗,我却不能够施以援手,只能在梦外攥着拳头为你呐喊,为你鼓劲„„儿子,那夜的我真的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为力。我只能一个劲地喊道:儿子,对不起,对不起„„那个风雨飘摇的深夜,让我永远无法遗忘。当太阳把新的一天的希望投进窗内,你赤手空拳地在梦中打斗了几小时后,你的呼吸匀和了,眉头舒缓了,小嘴有滋有味地砸吧着,我在你的梦外这才放下了心落下了胆。我惊讶生命的力量,我感叹生命的神奇!

儿子,你虎头虎脑眼睛大大聪慧乖巧的模样,一直是我的骄傲。

在你上小学的第一天,我牵着你的手,走在秋高气爽的天空下面,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你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能言善辩的你马上接上话头,还要爬雪山还要过草地,然后到达延安,然后还要去北京„„我笑了,你咯臭小子,知道就好。心里在想,那雪山,可不像堆雪人那样轻松欢快;草地,虽然花开美丽,却是沼泽遍布哦„„

至今都叫我啼笑皆非的是,在你读一年级的第一个星期,老师就把我叫到学校去了二次。嘿嘿,这是每一个家长都会遇到的纠结问题——当一个同学打你的时候,你没有回应,而是

举手向老师报告。失败的是老师正顶着后脑勺聚精会神地板书,没有及时批复你的报告,于是你勇敢地反击了。结果你的火爆形象映入了转过身来的老师眼帘。儿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尺度,连我们大人都难把握,何况是你那么大的小屁孩。回家的路上,面对你疑惑的眼神,我反反复复的诠释着这个准则,最后我都不知道怎样写下句号。

那天夜晚,看着你在梦里委屈抽泣的样子,我心疼得抚摸你的脸庞,以期驱散压在你梦中天空的诡秘乌云。

还是在你牙牙学语的时候,有一天我抱着你在路边撒尿,你望着远处的一栋高楼愣不隆咚地说了声:高层建筑,把我吓了一跳。儿子,那时的你还不到三岁啊。从那以后,我就喜欢用建高楼大厦的原理,督促你在学习中要垒好每一块砖盖好每一片瓦,扎扎实实地学好文化知识。今天的你已是六年级的阳光少年了,不错,你走过来的每一个脚印,都是那么地清晰可鉴,那么地有条不紊„„

当你的四篇数学周记被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数学大王》杂志连续三期刊登,当出版社专门给你的学校寄来喜报的时候,当本地晨报整版发表该报记者对你的图文专访《这个小孩有一套》的那一天,那种被喜悦包裹的日子,真的让我们兴奋啊。看着你在睡梦中露出的笑容,我多想痛痛快快地喝一杯芳香浓烈的老酒啊!

什么是梦?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想。说的就是梦。

儿子,我喜欢在你睡熟时,悄悄走进你的房间,轻轻摁亮床头灯,静静地望着你。从你的睡相上,捕捉你白天的所为,猜测你梦里的世界。这是一个父亲与儿子的另类亲密交流。

我最喜欢跟你说的一句话是:树,不是一天长大的。

几年来,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我都站在学校门口等着你。然后接过你的书包,一路上与你交谈、争论、激辩。看着你从蹒跚学步到如今快有我高了,我俩的话题越来越多了,范畴越来越广了。我们谈一次次你的作文获奖,谈你在全国“希望杯”数学竞赛中拿到的铜牌银牌,谈你的不足之处,谈你对未来有何打算。我们的思维一下子穿越太空,在宇宙银河中自由遨游;一会儿落到饭桌上,谈今晚的鲫鱼是煎炸呢还是蒸烩„„就这样,我俩在黄昏里走着走着,路边的小树渐渐长高,你也一天天长大了。

儿子,我俩是无话不说的父子。我不得不承认,随着你的知识面拓宽,你提出的一些问题我回答不了了。除了课本上的知识,你喜欢在科学的迷宫里探索,喜欢阅读军事武器方面的杂志,而我对这些是真的不感兴趣。有时,在你遇到不惑时,我只能说我不是电脑,不可能给你随叫随要的答案。于是,我偶尔会在梦外,听到你在梦里面叽叽咕咕地念叨着我听不懂的枪炮核弹的字母和型号。这没什么,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全才,我们只能在某一方面或某一领域有一点儿出位,有一些成就。但是,我俩在你启蒙学习上观念是一致的,不偏科,不瘸腿,语数英齐头并进。

成长的过程,是快乐的过程,但也免不了会有痛苦与挫折。

我欣慰的是在你八岁的时候,做了一件自认为此生最有意义的事情——我把我人生中所经历的挫折、苦难、感悟,执着、欢乐,凝聚在一只聪明勇敢的癞蛤蟆身上,也就是后来获得过全国大奖的长篇童话小说《癞蛤蟆斑哥》。那还是我第一次学会用电脑写作,我写一章,让你读一遍,再听听你的意见。就这样,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我的第一部童话小说。当得到二万元的大赛奖金时,我俩是那么地欣喜若狂。儿子,我希望这部童话能给你带来人生的启迪,能在你今后遇到困难时,给你带来勇气和力量。

梦中的你还在笑着。儿子,我喜欢你在梦中露出笑容,只有这样,我才能确信你的童年,是快乐的童年;你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