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漫漫
初一 记叙文 1605字 424人浏览 xuyongcs

长路漫漫

我们为什么如此无奈?因为我们不够强大。我们为什么不够强大?因为我们正在落后。落后这顶脱不掉的帽子自一百多年前的一声炮响,便重重地压在这个步履蹒跚的民族头上。但当这个古老民族已经在新时代的春光中绽放新的活力时,却时常在欢舞的歌声中传来“人心不古”的感喟。越是在阳光下,我们越是甩不掉一片道德的阴影,在这条漫长的道路上,我们似乎已迷失了方向。 道是道家学说的核心,代表着事物发展的总规律,总方向。是一种超越术和法的哲学概念。德是儒家为人立业的基本思想,是一种以仁为核心的价值观。中国人的道德观便是在儒与道思想碰撞中燃起的一束照亮在前进道路上的不息之火。

古汉语中,“德”与“得”相通,或许古人的文字过于简单,但对于生命的感悟却可以跨越时空,因为有德,我们的生命才有所获得,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有必要去学习道德,了解道德,进而用道德美化我们的人生。因此,道德的存在在于需要,而非束缚,而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需要,不同的需要便会产生不同的道德。因而德无常德,在新时代的钟声敲响之际,道德也会随之褪下繁杂的旧袍,换上清丽的新装。

当酝含生机的春风吹拂过满目疮痍的原野,给一片荒芜抹上一眼碧绿,但在这片生机盎然的春意下,仍然掩藏不了晚冬留下的丝丝萎黄。这些旧时代残根败叶的腐烂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死亡的噩运也并不因春意的燃烧而停止摧残,但即便如此,春光依然在播撒,生命仍然在高歌,并以一种磅礴的势头冲向一个激情的盛夏之舞。一个新道德的成形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社会的变化往往可以跳跃前进,可以由原始部落一跃步入封建帝国,甚至拖着封建的长辫一个转身便换上民主革命的帽微。而道德却只能在其间艰难地匍匐前行。所谓“世风日下”只是在社会超速前进中,人们难以在短时间内从新旧道德的矛盾中找出一个完美的平衡点,因而造成一时间道德混乱,价值观模糊的一种表现。 另一方面,“道”是中国最古老哲学的概括,它包融了宇宙万物发展的一切规律。从本质上,它是一种将世间一切复杂化为简单的思想。也正因“德”是一种复杂而难以言明的概念,故而要将其以“道”来加以简化,使其如微尘,难以察觉,却又无时无刻不与我们同在。因此,道德也本是一个简单的概念,正因它简单,才使其合众,才更为世人所接受。但在现实中,却不乏有人高谈道德,使原本简单的道德问题变得高深莫测,最终让高谈道德的人也无法自圆其说,造成曲高和寡,使大众对道德敬而远之,由此更加深了“世风日下”的影响。

道德又是一种道,而不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法,所谓“道可道,非常道”,一项永恒的道德便是飘渺而又无处不在的,因而道德本身是难以用语言说明的。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却时常可见有人拿着道德借以规范他人的行为,从而对道德大谈特谈,而他们自己的行为又常常与之背道而驰。有多少次,我们看见一个孩子从广场上欢跳着跑过,带着一身泥土在阳光下绽开无邪的笑容。忽而,

急切的妈妈匆匆赶到,一边擦着孩子满身的尘土,一边责备道:“洗一件衣服要多辛苦,你这样不爱惜别人的劳动,真不是个好孩子。”说罢牵着孩子的小手匆匆离开,却在广场上留下一团擦汗的纸巾在阳光下感叹。人们不会发现,从什么时候起,曾经的好孩子也在不觉间变成了坏孩子。道德的教育在于行动,而非言语教化,更不应拿道德去约束他人,从而形成一种泛道德。因为泛道德是约束他人生活,而非使他人在生活中有所获得,其本身就违背了提倡道德的初衷。道德在于自觉,自觉的前提在于自愿,更在于每个人都自愿,因而才在所有人心中产生美。

新道德是一轮初升的朝阳,旧道德便是一点降下的残阳,在这朝阳与夕阳的交相晖映间,我们可能迷茫,但文明的列车依旧会继续远航。只要心中有需要,明白需要的方向,我们便有前进的方向。前方的路途依然漫漫,看着薄弱的夕阳,依旧无限美好,但已近黄昏,挥手攀援的朝阳,那会照亮前行的路。用行动在远行的路上带着道德的光芒,让明天的大地变得光芒万丈。长路漫漫,希望就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