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墙
初一 记叙文 8字 299人浏览 GENGXIANGSHUN

作文:墙

解题:

墙,可以指现实生活中具体的墙,也可以从“墙”的比喻义中引申出来的抽象的墙。

如果是现实中具体的“墙”,应该写与墙有关的人或事,例如在墙边发生的故事,以此来表达自己对生活的看法或感受;也可以写“墙”的变迁,例如通过家中院墙的变化,由简陋的泥墙,到坚固的石墙,再到钢筋水泥筑成的围墙,来写家人通过努力改善生活水平的苦涩与幸福,进而反映社会经济的繁荣发展……

这样构思的话,文章应该处理为记叙文,但必须要围绕实实在在的“墙”来展开。

而抽象意义上的“墙”,一定要与具体的“墙”有联系:例如可以由“墙”的保护功能,联系到亲人朋友的关爱;也可以由“墙”的隔绝作用,联系到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国与国之间的防备……我们就可以写拆除心灵之“墙”,建立反腐之“墙”,理性看待各种“墙”……一定不能大而化之地泛泛而写,必须落到实处,才能写出内容充足的文章来。

这种构思,基本以抒情和议论为主,但“墙”作为关键词一定要贯穿始终才符合要求。

范文示例:

墙≠强

墙这东西,中国人历来是不信任的。何以见得?你去看中国古建筑,起结构支撑作用的永远是柱子,墙只不过是起个遮挡分隔作用。谁家盖房子若是筑了四面墙便封顶,大家定要笑死他:“你这房子能住几天?”

中国人不信任墙,可中国人偏偏很信奉墙。这话说得很奇怪,连信任都没了,还能信奉?可事实就是这样的。这话得从两千多年前说起。秦始皇这个人,大家都知道吧,不说他绝顶聪明,至少他不傻吧。可他防匈奴,也就是修了个墙嘛。皇上这么干,老百姓也纷纷效仿,于是就产生了一种奇怪的现象:盖个房子,可以随意修两面墙,像作装饰一样的,可外面的院墙一定是不能省的,且越有地位这墙修得就越高。话又说回到皇家了,你看紫禁城里的墙,且不说它的外城墙了,就是它的内部,也是高高矮矮的墙,把各种形制各种用途的宫殿建筑整整齐齐地打包。难怪小时候有个语病总也改不出:故宫里的墙“错综复杂”。

既然不信任墙,认为墙不能担当支撑屋顶的大任,为何从小家到大家,家家修墙?倘若回答墙能起保护作用,那这几点怎么解释:秦始皇修墙为防胡,长城却成了大秦灭亡的间接原因之一; 老百姓修墙为防盗,我还真没听说中国的盗窃案少。可见这墙不只是不能支撑,连保护内部的任务也不能完成。

怪哉!

怪哉的事不能让它一直继续下去,于是清国人说:在德不在险。我们不修长城。墙是不修了,可闭关锁国的事也是这班子人干出来的。他还不如修下去,好歹现在也能作个旅游景

点。关一闭,国一锁,带来的就只有贫穷和落后了。有人会说,现在不是已经对外开放了吗,还提这些事干什么?心里的墙拆不下去啊。我们把一大帮人放在心里,还不忘筑几面墙把他们分开,筑着筑着,就把自己封在里头了。不然我们也不会日日感叹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了。

苦苦信奉数千年,终于还是不能跳出怪圈。

我没听说牛津剑桥有院墙,看着作文题目中“清华大学的墙”,我有种想笑却又笑不出的感觉。

简评:

从历史上、生活中的实实在在的“墙”落笔,反思“墙”的虚弱的保护功能,进而反思我们的制度和传统观念,虽然分析并不太深入,但文字还是有一定的力度的。不过前面的文字更充分些,稍稍有头重脚轻之感。

那段墙

在我家围墙外,有一段小矮墙,上面不仅爬满了绿色的青苔,更爬满了我点点的记忆。 墙自从我有记忆以来,就立在那儿了,每天早上起床,打开家门,一眼望到的,还是那段墙,日子一天天过去,我长大了,我长高了,而那段墙呢,在风雨中,先剥落了外面的白漆,露出了红红的砖瓦,在这之后,连红色都找不到了,青苔遍布了墙的整个身体。

太太还在世的时候,曾指着那面墙对我说:“来,让阿太我告诉你,这堵墙啊,是我,和你爷爷,还有你爸爸一起在九六年造的。当时造这面墙,是为了防一些野狗什么的到咱家来捣乱,咳咳„„”“九六年?九六年是哪一年?”我眨着眼睛,满脸疑惑地问道。“就是你出生的前一年呀,也就是你爸妈结婚那年!”阿太边说边笑,然后刮刮我的鼻子。“嗯?爸妈结婚,为什么我没有吃到酒饭?”我就爱打破沙锅问到底。阿太笑得更开心了,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小时候,因为没什么事情可做,我也经常会拿着小锄头,和着拍子,去敲打那墙。但我阿太是绝对不允许我这么做的,每每看到我敲墙,都会把我十分严厉地训斥一顿。但当他看到我一脸委屈样,就又心软了,然后叹口气对我说:“展展你是不知道啊,这墙是花了我多少心血。这砖是我亲自从观城拉来的,这些水泥可花了我一个月的香烟钱„„”那时的我可不懂这些,除了茫然的点着头外,心里就是想:不就是敲几下墙嘛,阿太你干嘛那么凶!

我七岁那年的夏天,台风毫不留情的卷过我们那个村庄,也卷过了那段墙。那天,时间才刚打过四点,整个天就昏暗了下来。乌云一层又有一层,把天空挤得没有一丝缝隙,风呼啸着,唱着一段又一段高歌。我从“小学预备培训班”回到家,发现阿太并不在家,问我妈妈,妈妈说阿太刚出去,他想去买点菜。

等到大约六点 ,阿太才从雨幕中回到家,他浑身湿透着,一手拎着菜和伞,一手扶着腰,然后沙哑着嗓子说:“刚刚买菜回来,想去加固一下那墙,墙是没固好,自己倒摔了一跤。”阿太腰疼的厉害,他连饭也没吃,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起来,外面那墙终究是没有很好地挺过这场台风,墙外的漆是被吹得七零八落,甚至还有几片砖瓦,洒落在了地上。而我的阿太,第二天腰疼的更厉害了,被我爸送去了医院。妈妈后来告诉我,医生在查看了我阿太的病情后,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阿太最终还是走了。

而如今,只要我一看到那段墙。我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我的阿太。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联想,我也说不清。大概是我阿太走了,他的心,他的魂,还是和这段墙在一起吧! 简评:

文字很好地把阿太和“墙”融合在了一起,墙代表的是阿太曾经努力付出的岁月,文章朴素又富有真情。

一墙一世界

那是一堵老墙,从我记事起就站在那儿。

它太老了,有些歪斜着身子。也许是某一个夏天的暴雨使它褪去了表面的粉饰,也许是某一个冬天的北风让它不再挺拔,也许是某个孩子的攀爬让它又垮了一些。反正我见到它时,它已是这般模样。

粉刷早已从墙身浮起,用手便可以轻松地剥下一块,每一阵风过都会带起一些粉末的飞扬。剩下的也不再是最初始的白色,而是微微的土黄,像是被岁月熏染。后面的砖裸露出来,青灰颜色,又有些泛黑。多少年来风吹日晒,砖上便有了或疏或密的裂缝,聚集,又扩散开来,像一个睿智的老人额头的皱纹。

小时候,我常去那堵墙旁。在一个阳光慵懒的下午,搬一把小凳,入迷地看蚂蚁们忙忙碌碌,我可以将一整个下午的光阴都抛在那儿。有时,我会直接钻到草丛里,或坐或躺。草在墙根旁边生长地十分茂盛,柔软而舒适,就是天然的一块坐垫,而且还有泥土和芳草的清新弥漫开来。会有几只小虫在隐蔽处低吟浅唱,将流光串成一曲动人的小调。偶尔会从墙上垂下一只蜘蛛,我不怕,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它。它也不理我,依旧顾自织它那张精美的网,织进那些悠然的旧时光。

有时候,我会跟着邻家顽皮的男孩一起去老墙探险。墙边有一棵树,长着粗壮的枝桠,掩在不算茂密的树叶中。那男孩经常爬上去,坐在树枝上,笑着,晃着双脚,整棵树都跟着他一起摆动起来,树叶在风中抖动,发出簌簌的声响。我爬不上去,只是在下面仰头望着他,却是一样的开心。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来,映在我们身上斑斑点点。玩累了,就捡一块红砖,在墙上写些孩子的话语。

第二天雨来,把那些句子冲刷地干干净净,也冲走了,曾经的快乐。

„„

我是在老墙轰然倒了之后才想起它来,绕着废墟走一圈,以前我与这墙的点滴又铺展开来。真的遗忘地太久了。

于是,它用这样一种方式唤起了我的记忆,同时,与我告别。

倒了,也好。化为泥土,生长出最美的花来。

生长出,一整个世界的美好。

简评:

这篇文章的语言非常优美,一堵充满故事和诗意的老墙,在文字中慢慢呈现,将我们带入一段美好而单纯的岁月,更妙的是结尾的内容,简洁又蕴涵哲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