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初二 记叙文 3435字 782人浏览 naityv

1·要展开丰富的联想:“有一种声音”中的“声音”可以是自然界的风声、雨声,也可以是藏羚羊被杀死前的凄惨叫声;可以是教师的谆谆教导,也可以是父母的叮嘱、吩咐;可以是竞技场上的哨声,也可以是舞台上的欢呼声;可以是第一次获奖时的掌声,也可以是严重失误时的叹息声……《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这个作文题正符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的“写作要有真情实感,力求表达自己对自然、社会、人生的感受、体验和思考”这一要求。 2·主旨要健康向上

不论是写喜悦的——胜利时的欢呼声,还是写悲伤的——失败时的叹息声,都是要求考生回顾生命历程中的精彩——值得记忆的、印象深刻的内容,并落实为文字。情感、励志成长类主题都适合这个作文题目。

3·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在文章的中心立意上。很多考生可能都会选择写喜悦的——胜利时的欢呼声,因为这是带有积极情绪的词语,考生驾驭起来也相对容易一些。可要写得出类拔萃就不容易了。对于写悲伤的——失败时的叹息声,这看似有些悲观低沉的情绪,但如果考生能从中挖掘出积极向上的一面,比如在失败、悲伤时,可以磨炼自己的意志,学会坚强面对,这样更是人生一笔宝贵的财富,如果能表达出这样的立意,文章应该会得到阅卷老师的青睐。

4·记叙重点要突出

“有一种”声音,如果单纯按照提示语中的话去扩充、延伸,或仿写、造段,就必然会面面俱到,写出多种“声音”,这样就没有扣住“一种”这个重要词去写,就会因重点不突出而失分。“在记忆深处”这一短语,我们不仅要写出“在记忆深处”的是什么,还要写出为什么这种声音会“在记忆深处”,它对“我”的作用和影响是什么。

在叙述故事时,如果只是简单记叙,没有具体事例,文章自然就会有骨架而无血肉。如果只是轻描淡写,没有故事的过程性,文章就会缺少浓墨重彩而失去生动性、曲折性,造成亮点不突出而失分。

有一种声音,悄悄地盘旋在耳边,凝结在空气的浮动中,轻盈地飘向那个叫从前的地方。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旧式缝纫机的声音从这栋简陋的灰色小平房里传出,我趴在桌子上,撑着胖胖鼓鼓的脸颊,眼皮就像外婆的动作,伴着节奏分明的缝纫车声,一下一下,一踏一踏。这样的声音,模糊了岁月,清晰了惦念。

外婆身材瘦小,在笨重的缝纫机前显得更微不足道。但外婆并非看起来的那么柔弱。灵活的操作让缝纫机看起来更像一只被驯服的老虎。但我看起来,她们更像一对朋友。 每当午后,哒哒的缝纫机声总会萦绕在每一个角落。简约的音符就像跳华尔兹的恋人,让空气的流动都慢了下来,感觉像是呼吸着甜蜜与幸福。外婆粗糙且瘦小的手指绕过洁白的毛线,脚板像跷跷板一样上下踏动。外婆微笑着,偶尔抬头望望昏昏欲睡的我。小时候只感觉到眼前的文字在跳动,现在想想,又是一番陶醉。

在搬新房子的时候,妈妈和舅舅也问过外婆是否要保留这尘封的缝纫机。外婆笑了笑,指尖滑过盖住缝纫机的黑布,淡淡地说了句:“不必了,不要让这破玩意儿打破了你们所说的新时尚。它老了,我也老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隙轻柔地照射在指缝间,像是温柔的轻抚,让人想起从前的温暖。耳边突然响起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不知是这串阳光勾起了亘长的回忆,还是回忆让这丝阳光如昨日般柔情温暖。只是顷刻间,像是呼吸着从前甜蜜且幸福的空气,眼皮失重而闭合了双眼,我又如孩时安稳地沉睡了。梦里又是那个瘦小的老人,眼角不觉留下泪痕。

的确,有这样一种声音催促着我们成长,更有这样一种声音见证了时光。缝纫机老了,外婆老了。失去光彩的岁月让人怅惘,让人心酸。我不敢去估算外婆还能陪伴我的时间,只知道她头上的白发再也不可数尽。哒哒哒哒„„的缝纫机声仍像催眠曲般回环荡漾,但梦中的这个模样已有多久没有探望。

爱,不是华丽的文字可以肆意编织一番。爱,要像安稳和谐的缝纫机声一样,永远留在心上。

有一种声音在我们的记忆深处,有这样一种回忆让我们体会爱在手里。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4)

那些从记忆深处吹来的风,惊动遍野沉睡的苜蓿,飘临河塘雾色间的芦苇,轻点镜面涤开一道无声的波纹,未等涟漪褪去,就迫不及待地起飞,这是一段寂寞的旅程,路上只有过客没有归宿,在漫无边际的群山僻壤间徘徊,行李渐轻,后知后觉,那些所谓的希冀、眷恋难

以支撑起漫长的旅途,眼看即将在浩渺烟波中迷失,步伐反倒轻盈起来,曾经遥远的终点在海市蜃楼中愈渐清晰鲜明,就像山水线条被雕琢润色,重新焕发出久别的神采,只是,飞蛾扑腾坠火自焚时,旁人难以感受生命甘愿以死亡枯竭作为代价去追讨他们本性赋予的坚定与热忱思想家总是带着寂寞与世俗的鄙夷走进那片荒僻的原野,为何无法在人声躁动的港湾投下钩锚,为何无法在炊烟袅袅之地放下行囊,为何甘愿拄起那根枯槁、嶙峋的木杖行走在那条从没有人抵达尽头的泥泞小道,那么多为何,在咽咽残喘着的老人脑海中闪过,他静静地坐在层叠年轮之上,终于无力拾起掉落在地的拐杖,那些纠绊一生的枷锁渐渐松垮,然后随着双眸一起黯淡直至沉重地落下,没有人知道思考了一辈子的老人在生命之弦绷断的刹那间又发出了怎样响亮的声音,也没有人会在意各自在生命的终点时会迸发出何等的感悟,,是不是每个人都一样?人们无暇顾及,他们匆匆把老人的躯体埋进他曾经站立的土地,然后在土堆上插下那根唯一忠实陪伴着老人的拐杖,然后匆匆离去,死亡总是让人感到压抑,因为毕竟凝望过同一片天空,见证过同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与同一个细雨蒙蒙的夜晚,那么是否会在同样的死亡面前得到同样的启示呢?星光隐匿的夜寂静、空洞,那些从记忆深处吹来的风从巨浪滔天的崖壁间呼啸而过,没有在人们包裹精美的梦境里留下自己的足迹,却在山野间孤立的粗稿拐杖前驻足,或许是感受到了一种同样的存在,风低吟着盘旋,似在补偿寂寞灵魂生前的最后祷告隐隐约约,在风停歇的间隙,人们所遗漏的角落,又传出了另一曲微渺深沉的旋律,是异乡的诗人,踩踏着同样泥泞的土地,沿着那条被漫膝杂草掩盖的小路,拨弄精巧竖琴的细弦,用歌讲诉着人们日渐淡忘的动人情节,他同样没有归宿,那些隔绝喧嚣的声音不能为他换来足够多的铜板让他安逸地度过寂寥的夜晚,他也不曾奢望,诗人更愿意在万籁俱寂的山野间用自己最为得意的歌喉回馈自然之母对游子的

眷顾,有时,那浅浅哀叹又成为了人类对自己的救赎,就如今夜,他颂赞着一位故去的老人,曾经将思想精粹编译成歌曲并嘱托诗人在世间传颂的老人 那些从记忆深处吹来的风,不知吹向了何处,是否赶去与另一个寂寞的灵魂作伴,是否他们也在寻找着自己的归宿,是否他们在等待着一个明媚绽放的早晨,不再赶路而是任凭自己在慵懒的阳光下消散殆尽?

当人们搓揉着迷糊的睡眼,打开窗户如获新生时,诗人早已朝着夜风追逐的方向前进,沿着老人未曾走完的道路前进 这样的坚定是否值得我们去信任? 这条路的尽头是否又是另一条路的起点? 如果根本不存在答案那还要不要继续寻找? 只知道,那些从记忆深处吹来的风又往记忆深处去了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5)

砰——啪!”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米花的巨响打破了街道的平静,仿佛要震慑到人的大脑深处去这些年头已经很难在街上看见爆米花的摊贩了,现在听来,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仿佛看见了自己童年的身影

小时候,总能在路边看到几个买爆米花的摊贩那葫芦状的爆米花机,在我眼里仿佛是被施了魔法的容器只听摊主的一声吆喝——“爆米花咯——”,围在周围的小孩子们都会迅速捂起耳朵,接着是一声好似雷神发怒的巨响,那些玉米的小小颗粒,就像是争相炫耀一样开出了一朵朵白花

那时的我很喜欢爆米花,却对刺耳的声音感到十分惊惧,从不敢独自一人去买爆米花

这时妈妈仿佛就会看穿我的想法,她总是带着我大手拉小手儿地在街上闲逛,就为了陪我找到一个爆米花摊贩儿

每当摊主吆喝起来时,妈妈温热的双手就会及时地紧捂住我的耳朵,不时地向后退一些,再退些忽地一响!从我耳中听到的巨响就变为了闷闷的鼓声,不但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还挺好听哩!

每当我问起妈妈害不害怕那声音,她总是会微笑着说:“为什么要害怕呢?那可

是让玉米粒开花的咒语”我听了后不禁来了兴致,爆米花的声音在我心中仿佛也变得亲切无比

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妈妈独特的“加工”下,被编写成了神奇的乐章,让我的童年生活不再那么单调,仿佛充满了爆米花的“香甜”,让我难忘至今

人生就像是被置于留声机上的一张张唱片,在唱针下奏起回忆的乐曲,咿咿呀呀地倾诉着过去的时光,有的在时间的磨合下音质早已模糊不清 然而,有一种声音令我难忘,它还是那么的嘹亮,仿佛还是昨天一样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22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