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津
初二 记叙文 536字 37人浏览 花和尚耍酒疯

审美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太远了轮廓就模糊了,看不清;太近了则只见部分不见整体,瑞士心理学家布洛如是说。这句话我是分外同意的,细想想太远了太近了两个方面都言的很有理,可是实际操作时问题就来了。比方说审美的一方面欣赏一篇文学作品,按理论太投入了不好,太有距离了就冷漠了也不好,可是什么样是好呢?于是,我被“适当的距离”中的“适当”这个词给难住了。经常有这样的经验,曾经困扰自己的仿佛堪比世界未解之谜一样的难题,在时间的车轮向前滚动若干,以及这个过程中我的学识与智慧的生长,突然地,就那么一瞬,像太阳突然跳出地平线放射万丈光芒一样短暂的须臾,问题就这么迎刃而解了。可是,在这个问题上,“适当”目前依然在我的头脑中和玛雅文明,庞贝古城以及百慕大三角勾肩搭背的站在一起,我愁眉苦脸的看着它,朝他翻白眼,这都无用,郁闷依旧。虽然,在它挑衅的目光下,我撼摇了我的阅读习惯以及鉴赏根基,但是我想,如果有这样一篇文章,仅仅读了第一章就让我从原本带着挑剔与审视的眼光,以及对与我同龄却光环加身的作者微妙的嫉妒心理,变为彻彻底底的折服,并产生数万人中脱颖而出她当之无愧的感觉,还迫不及待找出她所有的文章来研究。那么,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可以毫不犹豫以及果决的给它盖上大大的刻着“精彩”的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