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问涟漪,爱无言知否
初一 散文 752字 96人浏览 任笑儒

《试问涟漪,爱无言知否》

“爸爸,你看那花真多!”小女孩扎着两个小翘辫儿,一路蹒跚地跑过去,小手里捧着的都是花,脸上留下的是挂不住的笑。正要去拉爸爸的手,但却被这芳香所伫足,摔了一个大马趴。“哇”一声地大哭,漂亮的新裙子弄脏了,那手里的花却安然无恙。“瞧啊,把我们的丫头摔的,来妈妈扶你起来。”小女孩却看了看旁边的爸爸,爸爸站在那里无动于衷,那眼神是那麽的艰定。“我一定要自己起来吗?”“我偏不,臭爸爸。”“妈妈的怀抱真温暖。”小女孩又搂住爸爸,把花送给爸爸,便留下了一道天使的吻痕。他们迎着幸福的春风,漫步在那三月的芳草间。留下了三个幸福的身影。十年后,又是一个春。乌云袭来,黑夜袭来。女孩被隔阂在空气中,透不过气,那颗心被无数座山压着,幸福在哪啊!爱还会重来吗?那花还会在开吗?乌云给她留下了一具枯骸。

“天啊!不可能是这样的,不会的。”这是一个泛雨的夜,原来只是一故梦罢了。那雨渐渐地泛大,透过窗子,也随处可听。只有一点点光,稀而微弱。“妈去那了,不在家吗?”望着窗外的雨点,我不禁有点担心了,想想自己十几岁人的心扉是一扇玻璃窗,虽然晶莹透明,但里面却挂着厚厚的帘子。我再也忍不住了。裹好外衣,撑着把伞,就冲出了家门。走在街上,冷风袭来,禁不住那寒意。雨水把鞋淌湿了。这雨越下越大,雨点打落在泥土里,形成了一滩烂泥。“妈,怎么还没来,这是去哪儿了?”暴雨中的街头,穿梭着点点伞花,却没有一点是属于妈妈的。雨声、叫喊声、车鸣声、泥浆声,天地之间仿佛混为一滩,凌乱而模糊。我觉甚冷,冷至心肺。“难道始终错的都是我吗?他们什麽时候才能读懂我的心啊!”怅望着雨,怅望着天。我麻木了,不知过了多久,雨帘里冒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妈。”奔过去,在爱的怀里,无限的哀怨竟涣然冰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那个雨夜,幸福又重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