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里花落 梦里花开
初一 散文 1263字 284人浏览 94默默的

风里花落 梦里花开

旷野上的花,开得纷繁灿烂。它们是进化了数亿年之后的被子植物,绽放着各式各样的花被和花冠,酝酿着不同的种子和果实,散发着纯净迷人的香气。

一直迷恋着植物。那些在风中摇曳的绿叶,水分饱满,尽情地伸长着浸润在阳光之下。那些在风里飘落的花被,不仅是一种注定和轮回,更是一种纪念。

野菊花在空气里很远的香气。向日葵的头状花序。樱花的盛极而衰短暂地让人把握不了。那一切的美好,融在记忆的路途里,凝成幸福的印痕。

一阵又一阵的风吹过。留下了什么带走了什么。隐隐的味道很熟悉,不禁回头,满眼的只是空旷。风吹过的时候曾经有人驻足,然后回头对我说,闻到了吗,野菊花的香气呢。好好闻一闻。

风从窗外灌进翻乱笔记本的书页,然后看到花语。忽然想起向日葵花的生长似乎有什么特别之处。是菊科的植物吧?是什么花序

呢?……有人熟练地翻开书查到,对我说,是头状花序。嗯,果然是菊科。

三月的春天有凉凉的夜风,吹起一层一层原先静躺在地上的樱花瓣。樱花树是先长花后长叶,也是很常见的现象。它长在校园的中央,很多的人驻足停留,细细沉醉。有的人以前从未见过樱花。有人似乎想起了什么,问我,你知道樱花祭吗?

飘落的花就像飘落的记忆一样。淡淡的风中酝酿起了长长的梦。醒来的时候,仿佛感觉指间错过了些什么。梦里的风像天空一样温柔。梦里的季节没有花落。

习惯了街道的拐角处是新的深沉的黑夜,偶尔的路灯下映着孤单的影子。稀少的脚步声陌生而急促。路好长,人好少。此时可以遇见些什么?缥缈瘦削的希望里自寻绝望。

再度看到那些熟悉的花时会触动,会微笑,也会流泪。轻轻地从一条小枝处折下,然后把它揣在怀里,坐在黑暗的角落凝望一夜。望着紧闭的门和熟睡的世界。有时迷迷糊糊地浅睡着了,然后被细碎的声音惊醒,然后回家。抱着一朵美丽的花,一朵蕴藏着太多剪不断的情愫的花。

风里空旷,斑驳的石板上有着余香。有人天各一方。于是记忆就变成不可思议的故事。现实里的情节让自己无法相信过去,可是那些花是那么的真实。那么柔软,那么温柔,那么美好纯轻声的空灵的话语。

风还在,一次又一次地抓住我又放开,掠过又回来。 花还在,一年又一年地飘落和滋长,凋零和缤纷异彩。 梦还在,一夜又一夜地虚幻理想流转如云,深沉如海。

可是它们还在不在呢?为什么我找不到了。为什么它们就像扩散得太稀疏太远的香味,就像落入泥土中被深深埋葬被细菌真菌分解为有机质的花瓣。当风行者走过这段路,它们的一切的美都呈现在追随

有些东西,却再也不在。

旷野上的花,开得纷繁灿烂。旷野上的雨,倾洒着生命的甘露,给花海。那是一幅太美的景象,是太美好的彼岸。那是我心里的景象,在梦中反复回环。在这里风中轻飏的花不落,不落,不落。

所以当我看到那些花,抑或只是听到名字,就仿佛一刹那之间梦降临到了现实。短暂地沉醉着。好像有些东西可以永恒,好像在无知的眼中被遮藏的时间的真相投射出细细的光来。

风里花落,梦里花开。

樱花,野菊花,向日葵。乃至玫瑰,蒲公英……一切风景的背后,都只是隐喻着同一个身影。

花让我想起风。想起,风一样的那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