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夏天
初三 散文 4字 276人浏览 可爱的213a

童年的夏天

老舍在《四世同堂》里写道,“在太平年月,北平的夏天是很可爱的。”倘若今天再让他写,不知道又会写出怎样一段北平的夏天。想想今天的御厨,应该不太可能出现在小野堂或是野茶馆里的了;哼着四郎探母的,恐怕也只有大院里的阿姨这样的退休老教师了;倒是瓜果梨桃的品种越来越多,口味也越来越混搭。而气温,依旧是燥热无比。

今年,北京的夏天,气温依旧燥热。

一早下楼便钻进开着空调的车子里,开到公司,立刻又钻进开着空调的写字间,下了班,开着空调车回到开着空调的家。窗户四闭。直到完全入夜才会尝试打开一扇,若是外来的空气不热了,就把各处的窗全部打开。若是还热,就索性继续把整个家封闭在开着空调和空气净化器的屋子里。。。。。。

大人们多不喜欢夏天。好像离了空调就活不了。但对小盆友来说,夏天意味着冰淇淋和蓝天下的戏水。高高的大树树荫下任他们奔跑嬉戏,草地上可以随处捉到小蝴蝶、蜻蜓和小蚂蚱。有池塘的地方更是好,可以喂小鱼,捉小鱼,淌水踩水,一不小心就会湿了衣服裤子,凉快刺激。

喜欢看一群孩子疯跑。像排着队的大雁,当然没那么整齐化一。想起小时候,那个年代,每天放学回来都会在家门外和一帮孩子一起奔跑。有个大一点儿的男生很幽默,总喜欢站到男生的对立面上,带领着小女生们到处“占领地盘”。一天傍晚,在一顿狂跑狂喊之后,他几步冲上一个小土坡,对着下面大喊,“太好了!以后这块地就属于我们女的的了!”瞬间引来女生们一阵狂笑。他就这样用改变自己的性别来讨好我们这些小女生,太可爱了不是吗?

那时候没有太多新鲜花样的玩具,而最让人留恋的是放学后和伙伴们在房后的荫凉地儿里跳上一小时皮筋、打沙包或者跳格子。因为要竞赛,有运动天赋的我总是作为Team Leader之一,和另外一个Jing Gang Chui(石头剪子布),谁赢了谁要人。就这样分成两队,每队从脚脖子、膝盖、大腿、腰、肩、头,一直跳到手举过头顶。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居然能跳过手举过头顶的最后一个级别,还真是很自豪呢!热得不行了,正好迎面走过来推着冰糕车的大娘,赶紧临时跑回家,抓上大人留好的几个钢镚儿,回去买了就吃上了。边吃着沁凉的冰糕,边看着面前的几个大红脸傻笑。

就算是不想去幼儿园,也照旧可以一个人在家里过家家,甚至在雨天,屋内暗得要命的时候,也可以搬把小桌小椅,直接坐到屋门口一平米不到的带顶棚的门台上,玩着买东西卖东西的游戏,任由飘飘而来的细细雨丝打湿桌面上的小人书封皮。

今天的孩子们离不开大人。而今天的妈妈们想的更多的是:要把玩变成专业。才读到幼儿园小班的孩子,已经被各种精心挑选的课程占据了业余时间。还有一些大型儿童娱乐中心里,各式各样的巨形道具模拟着各式各样的场景,大型攀爬架项目可供爱运动的小盆友。当然这些都不免费,而且通常至少需要1位大人陪同。朋友圈里总能发现某位友人家的孩子又拿到了某个证书。看到的妈妈们开始为自己的孩子火急火燎,未雨绸缪。

有些孩子还有了手机IPAD 。他们整小时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电子屏幕目不转睛。各式各样的电子游戏或是动画片们让他们痴迷。而大人们一边报怨着为什么现在的孩子们都能玩上这些东西自己还管不了,一边趁机“偷赖地”躲到一边忙活起自己的事儿。。。

孩子们越来越聪明,越来越进化。但是我不知道在他们的眼中,童年会是个什么样子呢?几十年过后,哪些如过眼云烟,哪些又会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童年的夏天,就像一场风吹过了荷塘,泛着青青的波,像是越飘越远;回过神来,其实它还在那儿,依稀可见。

Sherry

2014年7月15日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