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江南
初一 散文 622字 159人浏览 carriechenhm

水墨江南

江南,我梦中的金苹果,以一碟淡墨水粉涂抹的画幅。牧羊女温情的蝉翼,是牧鞭下穿行的风景。

轻轻掀开江南的群角,那些雨燕呢?那些深巷呢?那些画舫呢?噢!远离红土的江南,水灵的调子在拍打游子倾斜的门槛啊!

是谁诱惑我今宵醉卧杨柳岸头?是谁敲响村子尽头的梆腔?有是谁在低唤我儿时的乳名?

是情人摇响檐头风铃的颤抖?是姐姐手握杜鹃放歌?还是母亲的银发灿动? 次刻,江南雨季深深浅浅淅淅沥沥。

呼一声江南,游子的心魂坠入泪的重洋,漂泊去了。

江南,我伫立在你吊脚楼前的光圈,我徘徊在你南腔北调的石子路上,我在寻觅八百年前遗失的那枚铜符。

屋后的瓜秧,绿似秋水。

庭院里寂寥的石榴,年年绽放湿漉漉的乡愁。

江南,你是唐诗宋词婉约的风姿,你是巴楚土着豪放的铁琶,顺手推开汉时的小轩窗,秦时的明月如镜高悬。

穿越十二月的风雪,我在民间拾着流传传的故事和散佚的词句。

举一杯乡音,如诗,以浪漫情调放逐自己,飘过厚厚的时空,多年的往事,骤然哽在我的瞳孔中----显影,我蕴藏内敛的生命,因你斜揽一件蓑衣的空灵而释然。

故乡,故乡,我只是一颗大树上的叶子啊!

千万重山水,八千里路云和月,叠叠绕指的红豆相思。

镂入心版的画幅是江南。

莲枝挺拔水乡的精髓与憧憬,鸥鹭剪影池塘的蛙鸣与荷香。这织就的西兰卡普,我该以怎样的情怀跌用于你的岸边------江南,

碎碎的马蹄已敲响六朝乐府的驿道;

喃喃的雨雀在低语檐头深奥的行板;

淡淡的乡愁行走寂寞绿苦的巷陌; 轻轻的夕照思念田间小令的寒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