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阳作文900
初一 记叙文 1225字 306人浏览 草雨之田

寒假时,一天起得很早,我依偎在床头,正粘着钻花。屋外雪下的很厚,玻璃被狂风打的吱嘎, 吱嘎地响。外面又冷又黑, 好像有无数怪物在厮打,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怒号。姥姥不在,爸爸出差,妈妈做饭是能吃死人的。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买豆腐脑去。

我脱去绒绒的大睡袍,冻得我一哆嗦,赶忙穿好衣服。套上羽绒衣,又披上一件压风的大衣,戴好绒质的围巾,帽子手套。拿着钱和钥匙,提着手电筒走出家门。

走在路上,穿着雪地棉还觉得冷。我推开市场的大门,一片寂静。不会没有人吧!我经过一家家商铺,都挂着布帘,我越来越失望,叹了口气。本篇文章来自资料管理下载。突然眼前一亮,奔向豆腐脑店。面对我的又是那个裹着一块厚头巾,穿着那套洗掉色的棉衣棉裤。因为现在天还黑,她还用农村那种外面套铁丝,里面罩蜡烛的灯照明。迎面吹来的风,打在未遮严的脸上,生疼生疼的,像被刀削去一层皮。

阿姨,来两碗豆腐脑,一碗辣的,一碗不辣的,再来两根油条。我递去二十元。话音刚落,那阿姨把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双通红发紫的树皮手,把一条条奶白色面拎上面板,双手伸进凉凉的油碗,一蘸,一点,就始揉面团。我扶眼睛的功夫,就搓好了一根,瞬间就滚好了五六根。这时油锅也热了,将面一抻,便丢进了油锅。一转身,拿起两只碗一字摆开,掀开贴锅盖,舀了一大勺浓汤,哗,哗,哗倒进碗里。又揭开木桶盖,用一种短柄浅底的小铁勺,一撇,一扬,一层薄薄的豆腐脑在空中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啪的一声,一片半透明的豆腐脑便落入碗中,像往平静的湖里丢块鹅卵石一样。

阿姨又用一双比我胳膊还长的筷子挑起,油酥酥,金灿灿,咯吱脆的油条装进食品袋,一起放在柜台上。

突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衣衫褴褛,一手住着拐杖,一手提着帆布袋,活生生从鲁迅口里拓出的祥林嫂。老妇人小心翼翼得打开折的皱皱的十元钱,眯着眼沙哑着嗓子说:大妹子,今儿是我的生日,买碗豆腐脑两根油条开开荤,咱也腐败一把。我心想:呐尼?过生日吃豆腐脑,我吃的可是草莓冰激淋蛋糕呢!还开开荤!什么情况?晕!

哎呦!老嫂子,大寿大寿,今天我请客拿好,您回去慢慢吃。阿姨笑脸迎上去。

what! 我没听错吧!什么免费,这可不是平常的阿姨啊!我差点下巴脱臼了,痴痴地望着阿姨。她平日里吝啬得连五毛钱也不放过,今天竟如此大方。

阿姨打开了话匣子:孩子怎么了?

唔!我不知道为什么她&&

我为什么不收老人家的钱是吗? 阿姨接过话茬。

我似乎冒昧了,声音小极了:是的。

多子,无夫,无职,还上了年纪,能帮衬就帮衬点吧!阿姨叹了口气说。

我突然心生敬意,本篇文章来自资料管理下载。我仔细端详着面前这位农村妇女,大冷天早早起来做早点卖来维持生计,生活多难还帮助有需要的人,她好伟大。

我回到家,换上常服,凝视碗中的豆腐脑,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位乐善好施,助人为乐的农村妇女,她那张红得有点傻的脸,真美!

此时天已大亮,一米米阳光透过橱窗映在我脸上。我轻轻放下勺子,伏在窗前凝视花坛的白雪在一点一点融化,一点一点消失殆尽,一点一点的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