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酱油小费作文
初一 散文 5486字 3045人浏览 我的忍耐不了了

经济时代 消费家庭

阅完漫画不忍感叹:原来在当下经济“爆炸式”发展的社会,连一个家庭都如此具有“经济头脑”——父亲懂得利用金钱酬劳为“诱饵”提升孩子积极性,而孩子更是利用当今时兴的物流业标价反将父

亲一军,其“机智”真是令人始料不及。 只是此等“聪明”“算计”,竟出现在孩子的童年,是否理智之行呢?

“明码标价”的家庭关系,在我看来,非但失去了原有的温情,反而还增添了无尽的铜臭味,看似“精明”的背后实则反映出了家庭教育的缺失。

美国曾有机构做出过研究,结果表明若将家中母亲每日所做得家政工作明码标价,她们每年将获得超过四十万美元的收入。然而事实是,母亲们仍旧不辞辛劳地每日照顾家庭,无人“议价”,更无人因“收入不足而”罢工,缘何?因为亲情的浓厚或寡薄,从来不是以金钱为尺度衡量的。从经历极其痛苦的分娩生子,到数十年如一日的抚养子女成人,并没有所谓“两元小费”维持她们的积极性,带个她们偷乐的,实则是家人幸福的笑容与真挚的感谢,这是远胜过冰冷的金钱的。漫画中父亲以小费来助长女儿的积极性,从本质上讲就已违背了亲情维系的条件,更毋须提及在这等环境下,孩子将来会有几分“无私”的心。

此外,家庭教育中过早地掺入“交易”因素,

也十分不利孩子身心健康成长。不可避免,随着网络贸易的不断发展,“网购”“运费”“送货上门”等一系列字眼早已充斥生活的各个角落。然而作为家长,应让孩子清楚地认识到所谓交易往来,只是沟通联系外界物质的一种去向渠道,它们不应适应于人,更不应用于最亲的人。孩子尚小,“算计父亲”也不过是有样学样的无心之举,然而倘若父亲没有意识到孩子教育价值观上的偏差并加以纠偏的话,久而久之孩子便会将经济交易上的讨价还价手段运用到人情交往上并以为然,那时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家庭教育应以情为本而轻于利,切忌本末倒置。否则儿女“消费父母”的闹剧只会一幕幕重演,“精致利己主义者”终会成为未来社会的“大多数”!

以钱之名

小学语文课本中登过这样一篇文章:儿子为了向母亲多索要零花钱,利用做家务之事给母亲列了一份账单:扫地50元、倒垃圾一次2元...... 自以为大计将成,心满意足。

那位母亲也用一份账单回复了儿子:吃饭0元、洗衣服0元、生病时的照顾0元,...... 儿子被堵

得哑口无言,功败垂成,只能悻悻溜走。

这篇文章与漫画中的情节颇为相似,有异曲同工之妙。漫画中的小姑娘,在帮爸爸买酱油的的时候,因爸爸一句“快点”,实现了从“普快”到“特快”的飞跃,小费加码,爸爸吓掉下巴。

虽说童言无忌,可小孩子的懵懂之言也有大梦初醒恍然大悟一般的真实。本是儿童为了博得零花钱的耍赖之举,也着实让家长寒心:含辛茹苦十几年将你拉扯大,你却于我讲“普快”与“特快”的区别?炒菜加油分秒必争,哪里有空听你这口舌之辩?况且这小小年龄,1元2元已经算得分明,锱铢必较的本领可与葛朗台相较,倘若长大,是否又只讲金钱,连父母、朋友之间的情谊也皆可抛?长此以往,,还有谁敢同你交朋友,连父母也不再像你幼时掏心掏肺对你好。

让人不禁唏嘘,这小姑娘,钻入钱眼,怕是无药可救,但细细想来,这仅仅是小姑娘的错吗?就如同矶鹬一般,小鸟妈妈未曾喂食,小鸟就不会产生“张嘴妈妈会喂”这种认知,那么家长在之前未曾有过相似的行为,小姑娘有怎会渐渐懂得以此为胁讨价还价呢?家长为了鼓励孩子多做家务,以零花钱为诱导的初心是好,但却在潜意识中培养了孩子以金钱为重,凡事皆以金钱为衡量的思维,这才出现了漫画中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往深处去说,为什么家长会以这种方式教育孩

子?孩子又怎会懂得“普快”与“特快”的区别?这个世界物欲横流,蝇营狗苟,积极赚钱固然不错,但我们能否做得多些,在金钱上多添几分人情、添几分善良呢?起码,这样可爱的小姑娘,应该快乐的含着棒棒糖去打酱油,而不是与爸爸因2元钱而争得“互死方休”!

是亲情,不是生意

当爸爸将两元的“小费”给予女儿时,女儿便要求父亲为自己的“特快”买单。女儿天真无忌无可指责,但当成员为家庭的贡献只用金钱来衡量时,充斥于家庭的就已不是亲情,而是生意。

马克. 吐温在《母亲的账单》中辛辣地讽刺了彼得为自己的小家务向母亲索要报酬的行为。倘若小彼得的家务可以用金钱衡量,那么父母为孩子提供的生活又岂是小彼得承担得起的?因此,我不反对给予孩子零用钱,我反对用报酬的方式为孩子的小家务买单。

当格朗台对他的女儿说;“我们两清了,这不过是桩生意”时,我不曾体察过她内心的情感,在他眼中,亲情,不过是生意,而用金钱为孩子的小家

务买单,又何异于切断了他们给于爱和温情的神经,使其如风中残破的蛛丝羸弱的招摇,使他们在金钱提供的虚妄的满足感中沉溺的口眼泛白,从此丧失给予爱的能力。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幽默的讲,使劳动者失去锁链的《共产党宣言》,不应迈进父母与孩子的“劳资关系”,为孩子的家务争得报酬,家里没有契约,有的是熔铸于血浆,沉积于骨髓的亲情,不应混杂有铜臭味。

为孩子的家务给予报酬,会给孩子的价值观带来无可挽回的碾轧,以至于在成年后流毒无穷:我不止一次见过手足相残,为了区区一点利益兄弟翻脸失和,老死不相往来;我也不止一次见过孤独的老人,无助地在街头无助的哭泣,他们孩子的大门如安全的屏障,阻止他们父亲母亲孤独的渴望。孩子幼小时给予的“小费”却在父母年老时成了如今的“报酬”,又如何不让人痛入骨髓呢?如何不令人寒心呢?

退一步讲,就算孩子的家务可以被用金钱衡量,父母对孩子的安全,难道能用金钱衡量吗?小到衣食住行,大到人生规划。相比之下,孩子那些微不足道的家务又算得上什么呢?买酱油时多给两元也无妨,只是告诉他用作零钱即可,为什么一定告诉他这是小费呢?

所以,用“报酬”的方式为小家务买单是不妥的。既然父母曾无私地为家庭做出了贡献,孩子又

为什么为自己的小家务而获得报酬呢!

有样学样,定生不良

漫画中焦急的父亲用两元小费对女儿“委以重任”, 本以为女儿会“乘奔御风”,不料却被女儿以“特快与普快”之问身陷抵牾,我们不难发出“有样学样,定生不良”的感叹。

父亲予女儿以任重本无可厚非,但这看似并无大碍的两元小费却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父女的日常生活中需要这样见外,抑或是物质化吗?上行下效,女儿也乘机和父亲做起了买卖,这样令人哭笑不得的物化案例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父母用钱激励孩子奋进,长辈用礼物催促后生努力拼搏,我们仿佛生活在一个物质化的证券交易所,生活的自然与温情被明码标价,人们置身其中却不觉有何不妥,孩子们有样学样,用物质透支自己的内心,如此这般,定生不良:长此以往,终累大德。

拒绝物质化的生存,家长首先要做好表率,自古就有言传身教之说,父母的举动都会让孩子受到也能够受到影响,其实随时随地给予小费的行为源自于他们工作的需要和人际交往的需要,如何在工作和生活中转换身份,如何不让社会上的铜臭浸染无分辨能力的孩子,这才是家长们应思考的问题。在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中,“铁面爸爸”李勇信在教育儿子过程中,灌输的是基本的守则,决心不

让孩子过早的陷入成人世界物质泥身之中,父子之情,情深意浓,日常相处,自然和谐,没有了物质的烦扰,李勇信与孩子之间建立了更为纯粹的信任与情谊。

拒绝物质化的生存,孩子也应具有良好的分辨能力与良好习惯。社会的许多孩子正是缺乏对物质金钱的正确对待能力,才会向父母“讨价还价”屡试不爽,孩子要知道比金钱更重要的是父母与自己间的温情与一家人和谐生活的美好,别让自己的小聪明伤害了父母的心,别让有样学样成为成为自己缺乏分辨力的盾牌。 拒绝物质化生存,我们才能诗意地栖息。 有样学样,定生不良,让我们拒绝以物质衡量情

“金钱奖励法”是功是过

当画面帮父亲买酱油的跑腿费升级为特快和普通的不同价位,你是捧腹大笑,还是掩卷而思?当微不足道的琐碎家务,成为孩子小金库的条目,我究竟该称庆孩子的“懂事”,还是讶异于愈加昂贵的“懂事费”?

全球化将一针充满西方教育理念的针剂注射进中国父母的皮囊。不知从何时起,一些家境尚好的家庭建立起“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刷碗一

次五元;整理房间一次十元„„包含不同价值量的劳动被货币衡量。而这种用货币衡量的奖励制度更被冠以“西方先进教育法”。起初影响尚且微小,可伴随着家庭条件的改善和各种信息的轰炸,许多中国父母也缴械投降了——毕竟网上说,比尔盖茨幼时受益于学会理财;毕竟书上说,哈佛女孩刘亦婷借此学会自立„„

我说,对“金钱奖励法”趋之若鹜的父母们,愚谬!

我们无法将五千年中国传统的伦理观强扭到西方个人主义的藤蔓上。“金钱奖励法”的理论基础是:个人独立自由至上。利用人性对财富本能的欲望,理智而合理地占用孩子的自由。浸润着希腊先贤人文主义的露水,享受过新航路开辟的土壤,仰仗那理性启蒙的光芒,西方思想中劳有所得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故“金钱奖励法”一以贯之而瘦小良夥。

于中国则不可。在教导“冬则温,夏则清”的弟子规中,在夫子“不顺,何以别之”的循循善诱中,中国人的父母与子女关系不但被提至极高的道德义务,而且浸润着恩情的人文关怀。我们向来是不以金钱来衡量这种关系的,因为蕴含于此等关系的“孝”已经是个人行为的最高准则之一。

因此,当中国父母利用“金钱奖励法”使懒惰的孩子脱胎换骨并因此沾沾自喜时,他们也同时陷入了一种矛盾:认父母身份为砝码驱动孩子难上加难。

幼儿三观尚未成熟,以“金钱奖励法”驱动孩子会潜移默化中影响孩子的思维定式。逐渐地,父母发现孩子更自私功利了,须知,此绝非孩子之错,而父母更不会贪婪地奢望:孩子既懂事又勤快。

所以,鼓励孩子仍应以德育为主,从小事博之以文,约之以礼,循循然善诱之以达理想之境。

“家务报酬”不应喧宾夺主

漫画中向父亲索要额外的两元“跑腿费”的小女孩令人啼笑皆非。然而,事实上,这种情况在现今的家庭中并非罕见。孩子把家务当任务,当作父母的责任,因而不愿主动承担。而急于鼓励孩子做家务劳动的父母想出给报酬的方法,却在无形中加深了孩子的错误观念。

有偿家务作为一种教育方式,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众所周知,欧美国家的儿童大都通过做家务,从家长处获得零用钱,甚至学费。与我国大多“伸手要钱花”的情况不同。数年前这种家庭教育模式也在我国的大城市普及。这自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孩子通过劳动获取零用钱自然会明白父母挣钱的不易,从而养成节俭消费、独立朴素等好习惯。这是枯燥刻板的说教很难达到的效果。因而通过合理的报酬鼓励家务劳动,并不失为一种合理的教育方法。

然而很多父母在为做家务的孩子支付酬金时往往会忽视某些深层次的问题。首先,应当让孩子明白家务是每个家庭成员都应承担的责任,而不仅属于父母。让孩子做家务的目的不仅在于劳动本身,更在于这种行为对孩子尚未建立的“家庭责任感”的呼唤,而后者恰是树立社会责任感的必要基础。然而,过度重视酬金反倒会使孩子觉得家务并非义务,而是有偿的劳动,换言之,可做可不做。 除此之外,有偿家务容易混淆家务劳动的形式效用与本质意义。让孩子做家务并非是因为他将来要以此为业,而是要使他从这个过程中收获热爱劳动、勤劳仔细的美好品质和基本的生活技能。而报酬却把这变成了一种被动的活动,孩子的出发点在要钱,而非劳动与奉献的内在冲动。这何尝不是一种功利性行为呢?况且孝敬父母,为父母分忧本是中华民族千百年的优良品质,现如今却只能用酬劳来换取,岂不可悲乎?

归根结底,家务报酬,只是一种途径和形式。表着永远只通过这种方式才能让孩子做家务。又好比钓鱼,放一鱼饵是为了引鱼上钩,而不是让你放百十次鱼饵把鱼喂饱。把物质报酬和精神鼓励相结合,注重本质,见好就收,永远不让途径与形式代

故家务报酬不应喧宾夺主,宜三思后行之哉。

为亲情加速,为金钱减速

漫画在让人忍俊不禁感慨小姑娘“精明”的同时,也不禁让人陷入深思。仅仅是买酱油的家务活父亲便给小费是否欠妥?小姑娘以金钱来衡量特快和普通是否显得太功利?在金钱面前的教育是否不合适?在教育乃至更多方面之中,我们应该如何对待金钱。

诚然,父母选用金钱奖励的确不失为教育和鼓励孩子的好方法。许多美国家庭都用做家务向孩子支付不同的报酬,让他们明白钱不是白捡的,而是需要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劳动来获得回报。孩子们也通过自己挣钱的过程既体味到钱的来之不易,同时也让他们养成节俭合理规划的好习惯。不仅如此,有大学的教授还通过微信红包奖励学生不缺课,许多手机软件签到学习领取奖金,这些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孩子们做事情的积极性,并让他们对金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然而,是否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要有金钱作为奖励呢?答案毋庸置疑:不是。凡事都用金钱来买,就会让孩子形成错误的世界观:认为什么事都可以

用钱来买,用钱来完成。小姑娘“特快和普通不同价”看似玩笑天真的话语,背后折射的却是三观的扭曲:因为你的要求又加高,所以我有理由向你要更多的钱。殊不知,父母只想通过金钱来奖励你的品质和美德,只是一种提高积极性的方式,并不是告诉你你做事情就是为了钱。大的问题往往是由各种小问题积累起来的。拜金主义的思想一旦形成,便会让一个国家因腐败而亡,让一个社会因争富而混乱,会蒙蔽人的理性,吞噬人心。

不仅在教育方面,在社会不同领域上都有类似的问题。每次淘宝店主为谋取利益而掺售假货卖;黑心的商人为了利而置别人生命于不顾。金钱不仅取代了亲情,取代了家人其乐融融的和谐,也取代了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义。在金钱日渐取代了往常孔子所提倡人与人仁爱和谐的情时,我们在内心所呼唤的,不是过节时高档贵重的礼品,而是那一声抚慰人心的问候与关心。

让情赛过利,用一声温暖的祝福代替冰冷的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