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微笑(王倩)
高一 散文 871字 37人浏览 EE紫薇莲

那抹微笑,触动了我的心灵

笑,是普通的。笑围绕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有夸张的大笑,有淘气的偷笑,有含蓄的微笑,有涩涩的苦笑„„

在医院工作的我,似乎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对病人的痛楚已由起初的痛心到了淡然。而妇产科最近住进了一位特殊的病人。一位身患绝症却怀有身孕的母亲。当我第一次见到这位母亲时,她的头发已因做化疗而掉光了,脸色苍白的可怕,但那以双不大的眼睛却依然有神,也流露出即将为人母的慈爱,她的床头摆满了胎教的书。她正拿着一团毛线织着什么。我走上前说:“站在医生的角度,我建议您不要冒险生育。”她微微牵动发白的嘴角微笑着说:“这是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一和小生命因我而被放弃。”她说这话时声音很轻,但透露出不可动摇的坚定。我不再多说,默默转身离开。

每次查房时,总能看到她在织东西,但身体的原因,她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做检查和休息。也时常看见骨瘦如柴的她化疗后没食欲却为了婴儿的营养逼自己吃营养品,却大部分都又吐了出来。但我却没见过她皱眉头或哭泣,这确实让我很疑惑,似乎她整天都慢微笑着的。一天查房,她正听着胎教音乐,我轻声走过去,她冲我微微一笑。我不禁问:“为什么你总是微笑呢?”她答说:“母亲的情绪,会影响胎儿的情绪,我想让宝宝知道快乐而不是痛苦和悲伤。”我愣住了,为这简单的回答中饱含的伟大的纯爱。此后,我便更关注这位母亲。与她闲聊中,听她说的最多的也是关于幼教的。字里行间都流露出母亲的柔情。

时间过得飞快,这位母亲也要动手术了,这让我禁紧张起来,似乎回到了刚到医院实习的那种感觉,冲满了紧张感。那天晚查房,那位母亲似乎看出我的担忧说:“王医生,放心吧,我相信会成功的,来,笑一个,我和宝宝才会放心。”第二天,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又见到了熟悉的那抹微笑。心中顿时充满信心。“哇!哇!哇!”响亮的婴儿哭声响起,仿佛是那世间最美的旋律。我把婴儿递给母亲,又见到了那抹微笑。顿时明白那微笑包含太多“母爱、坚强”。无一不让我感动。母子平安。那母亲把那毛衣穿上婴儿身时,才知道那母亲不停织着的是给孩子的礼物。

直到今日,我依然记得那抹微笑,触动着我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