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让我难忘(700字)作文
初一 记叙文 7592字 9299人浏览 陆小路爱全

精选作文:那一天让我难忘(700字) 作文

冬天来了,风在空中如刀子般在人身上无情的划着。它从来没有那么冷,没有那么狠。可是,今天的你怎么了?难道连你也开始欺负我了吗? 我从来没有这么没有头绪过。走在大街上,一切只是过眼云烟,脑中只有那天悲惨的景象,不忍想起,又不得不想起。 舅妈,你放心走吧,我一定好好学习,您不要担心了!说着这样的话,心里却是舍不得。看着舅妈痛苦的表情,心如刀割。舅舅在一边不断地抽着烟,眉头拧成一团。他一定舍不得与他生活二十多年的贤妻吧。小姨坐在床边抽噎着,那声音真的好刺耳,客厅里坐满了人,我看见了,那刺眼的寿衣,我真想把那衣服撕烂,让他们知道,舅妈不会有事的。守在舅妈身边,只想与她在一起,一起重温那些美好的过去,可是,舅妈呀,您可以睁开您那温柔的双眼,与我做最后的道别吗? 头好痛呀,真的不想再想了,可那股记忆却不由我控制般映入我眼帘。 妈妈,不要离开我们,你说过的,你要陪我长大,然后让孝顺您,我都没有逃,您怎么能早走呢?姐姐在一旁大叫着,口里一直重复这句话,到最后尽成了小声的自言自语。守在她的身边,我心中的痛便不由地更深;望着她,回忆着过去悲悲喜喜的事,没有得落下了不争气的眼泪。滚落的泪珠中只有过去的事情。只有守在她的身边,我心里才充实。 舅妈的眼珠不断地动着,因为她想着要睁眼再看我们一眼,嘴不断颤抖着,因为舅妈好多好多心里话要对我们说,舅妈呀,我真的好想对你说:我好喜欢你。 她走了,走时,没有对我说一句话,哪怕一个眼神。她走了,脸上满是慈祥。 想着这些事,心真痛,真乱。真的好想撞到电杆上去。那一天,真让我难忘。我现在,只想记住该记得,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能接受的。初二:沐月明

篇一:《难忘那》优秀作文

难忘那朵蘑菇云

初一(12)朱静煊 抬起头仰望天空,湛蓝的背景布下,几丝云朵飘荡着,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它们渐渐凝聚,仿若一把白伞,仿若一只蘑菇,而后,慢慢地,似乎成了一个爱心状??

我不禁想起了那一天,令我难忘的那一天。

早上,天阴沉沉的,预示着大雨的到来。果不其然,下午,便开始下雨了,并不十分大,可我却开始埋怨了,“爸爸今天下午又有重要会议,不能来接我了。现在又下雨,到家岂不成了落汤鸡了?”

我家离学校虽不远,却也有十几分钟的步程。而爸爸似乎把重心放在了工作上,很少来接我。

上完最后一节课,同学陆续离开了,我正想冒着大雨冲出校门,却被警卫伯伯叫住了,“中午你爸爸送来了一把伞!” 我稍愣了一下,待接过那把白色水纹的伞,一股感动,一抹惊异流入了心底:“爸爸还一直记着我哪!特地赶在会议之前给我送来了伞!”

我轻抚着伞上粒粒的水珠,想象着爸爸送伞时的情形:他撑着这把伞,在雨中小跑,脸上兴许有几分焦急,几分歉疚??

我心中顿时有一种甜丝丝的气息弥漫开来。

撑起伞,行走在雨中,雨丝轻打在小水洼里,一如父亲的抚摸,慈爱,却依稀有水花激起,而后,以那滴慈爱为中

心,荡起圈圈涟漪。

手中的伞上,传来美妙的“雨点奏鸣曲”,那白色的柔光泻下,将我笼罩。

不久,雨便停了。我依旧行走在小巷中,那把白伞,也仍未舍得收起。远看去,天空一碧如洗,而那抹白色,更如一片云朵,一片纯洁的蘑菇云。它并不十分起眼,却撑起了我的整片天空。

难忘那把伞,难忘那片天空,难忘那朵蘑菇云。

难忘那件外套 初一(13)班 马妙苗

时代在不断进步, 走进商场里, 花花绿绿, 五花八门的衣服便争光恐后地映入眼帘, 纵然这些衣服精美无比, 可始终及不上我记忆中的那件朴实无华的外套, 那令我久久无法忘却的外套。

“哗——哗——”大雨不断冲刷着地面,狂风无情地刮落树叶,卷起灰尘,使这片天空变得灰暗无光,“呼!”又是一阵风袭来,我不由打了个哆嗦。唉,应该听奶奶的话多穿点衣服的!看,现在变天了吧! 那时还不懂得体谅长辈的我连忙打电话叫奶奶为我送件外套。具体通话内容早已忘记,但仍牢牢记得的是奶奶焦灼、担忧的语气。

我在门卫室等候着,没多久,奶奶便急匆匆地赶到了,那个苍老的身影——无情的雨滴打湿了她花白的头发,大雨挡不住她向我投来的担心的目光,袖管上、裤角管上都湿透了,简直能拧出一大把的水! 我呆呆地看着奶奶,她先是心疼地埋怨了几句,接着便把厚实的外套塞在了我手里,急促地说:“我还要赶回家给你们烧晚饭呢,早点回来!”继而转身回去。

我望着奶奶的远去的背影,捧着,带着近乎虔诚的态度捧着这件外套。我似乎能感到奶奶的体温、气息还残留在外套上。顿时,我感觉这件外套不再像平素看上去那么普通了,它变得高贵、亮丽起来,穿在身上时也比以往要温暖、厚实得多了,因为,这件外套里包含了奶奶对我马不停蹄的爱、呵护、关心,包含了那朴实无华又至高无上的情感!与其说,我

怀着虔诚的态度捧着外套,倒不如说我怀着虔诚的态度仰望着、感受着奶奶对我的爱。

那件外套,如今已不知是送给了邻家的孩子,还是被扔进了垃圾桶,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深深铭刻在我的记忆深处,再暴虐的风雨也无法将这段记忆带走!

难忘那块画板 初一(13)班 黄锦程

我至今难忘那块破碎的画板。

我总是试着寻觅它,但总是徒劳无获。可它总是不时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于是,那记忆犹新的一幕开始涌现、涌现??

那该是八九年前一个闷热的夏天。骄阳炙烤着大地,火辣辣的气息席卷了一切。鸣蝉不知疲倦地在树叶间长吟,树叶儿似乎被毒辣的阳光烤蔫了。一切,都笼罩在烦闷的氛围中。

妈妈已经好些日子不来看我了。平日尽爱捉弄我的表哥也玩起了躲猫猫,遍地寻不着他的踪影。而我只能在外婆的陪伴下画着画儿打发漫长的时光。“唉,都已经放暑假了,不知道大人们还有什么可忙的。”我心想,“不过没有关系,有妈妈给我的画板陪伴着我呢,”我像妈妈抚摸我一样,轻轻地、慢慢地摸着画板。这可是我最珍爱的物品。

妈妈来电话了!我像往常一般专心致志地听着外婆与她的对话。突然,敏感的耳朵捕捉到了重要信息:“晨晨在你那儿还好吧?? ”什么?哥哥在妈妈那儿?她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一个又一个问号打在了我心上。

我一定要问个清楚:“外婆,哥哥在妈妈那里吗?”

“是啊。”

瞬间,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不带我一起去?她不是说最爱我了吗?她不知道孤独的我在苦苦等待她的归来吗?嫉妒占据了我的幼小的心灵,悲伤与失落交织在一起,内心最美好的梦,破灭了。

我从外婆手中取过电话,拼尽全力地喊道:“你,你太坏了!只带哥哥去,不带我去!”我来不及听电话那头的反应,便愤怒拿起画板,狠狠地向地面掷去。刹那间,塑料画板碎裂了。可是,我分明听到了另一个从心中传来的声音,我的心,也碎了吗?

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多么冲动。我飞奔到画板旁,用力抱紧它,抱紧我最心爱、最珍视的画板,抱紧我从不肯给他人却被我亲手掷碎的画板。不知不觉间,眼泪从我的脸颊上淌过,冰冰的,让我顿时回到了理智,内心油生一阵忏悔。依稀听到外婆在咕哝:“唉,你这孩子?? ”

如我所愿,妈妈终于回来了。但我却没有意想中的那般开心。妈妈也不敢轻易来询问我,这块画板成了我们之间内心的阻隔。

我好想找到那块令我难忘的画板,告诫自己。但是我知道,不需要,因为我的心就是那块碎裂的画板。

难忘那汤圆

初一(12)班 焦乐静

“来碗汤圆。”进了早餐店,几乎是不加思索地习惯性地喊了一声。喊完之后才想起来本不是要点这个的。唉,终究还是难忘那汤圆??

在我家生活了十年的爷爷奶奶忽然要回老家了。奶奶不停地叮嘱着爸爸妈妈这这那那,而在我印象中总是沉默

的爷爷似乎更沉默了。

离别的前一天,寡言少语的爷爷忽然小心而又期待地问我:“爷爷给你包汤圆,想不想吃?”

“好啊好啊!”年幼的我拍着巴掌答应着。

爷爷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惊喜。从冰箱里拿出面和馅儿,开始包汤圆。爷爷用一只手小心地拿起一团面,搓成圆形,再用手指在中间挖出一个小坑,然后用颤抖的手拿起勺子,舀起一点儿深红的豆沙,慢慢放进小坑。白色的面粉不时如银屑般从他黝黑干枯的手指缝间掉落,渐渐将他的手染成了灰白色。眉毛不知道何时也粘上了面粉,像圣诞老人。脸上不时滴下几滴汗珠,而他早已顾不得擦去。他瞪大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手上的汤圆,眼珠一动也不动,嘴巴因为过于专注而微微张开。此时,在他手中的仿佛不是汤圆,而是一件艺术品。不,那就是一件艺术品。揉啊揉,搓啊搓,他机械笨重的双手下出现了一个个完美的汤圆,玉玉的的、圆圆的、匀称整齐、挨挨挤挤在盆中,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现出些许光泽,乍一看,似玉、似珠。

其实我吃不了多少,但爷爷却包了很多,用了整整一下午,以至于他包好起身时,变麻的双腿让他试了好几次才站起来。

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圆端上了桌,我盛起一个,轻轻一咬,里面红红的豆沙便都涌了出来,嘴里飘满了豆沙的香甜。

“好吃吗?”爷爷小心翼翼地问。

“好吃!”我回答道,“哎哎,好吃就好,多吃点儿。”话语不多的爷爷用不断给我盛汤圆来表示心中的欢喜。年幼的我不懂爷爷的欢喜,然而,不一会儿,爷爷眼中的欢喜又渐渐暗淡,最终化成一声长长的叹息。随后,爷爷悄悄地转过身,望着窗外暗淡的天空木木地发呆。

我也依然不懂爷爷的悲伤。

如今,爷爷奶奶与我分隔两地,相见已是很难,唯有通过电话联系。那天和奶奶聊完后,爷爷出奇地要和我通话,少语的他仍只有一句话:“还想吃汤圆吗?”

忽然间,我明白了。 “汤圆”,意为“团圆”,爷爷之所以给我包汤圆就是希望能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一个一个汤圆就是爷爷的心啊!就是对我不舍牵挂的心啊!

还想吃汤圆吗? 想,想吃?? 想的更是爷爷。

我尝了一口汤圆。唉,终究还是尝不出那味了。难忘汤圆,难忘爷爷,难忘爱,难忘祖孙情??

难忘那冰凉的水 初一(12)班 李天

在人生的旅途上,往往发生琐碎的小事,当积压到一定程度时,便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多少年了,这般朦胧,却又这般清晰。

每天饭后,母亲总是默默地收拾好碗筷,静静地洗着。日日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没有人注意这件小事。 有一天,母亲的右手骨折了,洗碗的事自然落到了我身上。那时正值寒冬腊月,洗碗水出奇得凉,当我把手伸入水中时,便觉得一股刺骨的凉意渗透全身。心中不由一颤:母亲每天就是这样洗碗的吗? 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只觉得,生活中其实包含太多的艰辛。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母亲伤愈,又照旧洗起了碗。吃过饭,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

几年后,又是一个严冬的夜晚,母亲因病早早地睡了。吃过饭,我又一次洗起了碗。当我再次把手伸进水中时,一种久违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在那一刹那,我记起了几年前的那一次洗碗。多少年了,留在我心里的,还是那份感悟??

忽然,我看见了手上悄悄生起了一块冻疮。顿时,我觉得自己在长期不沾家务中已失去了什么。我心中不禁怦然一动——我在学业上的一切失败之因,是否在于不曾洗碗?

应该承认,生活本身其实很平实,平实得犹如这洗碗。尽管冷,却冷得真切,冷得实在。连这一点冷都承受不了,如何去迎接更大的考验?

我清楚地知道,这两次洗碗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两次简单的劳动。在漫漫的人生路上,那以后的路我已记不清楚是如何走过的,只记得,我曾经洗过碗,记得那入水之后,触手可及的冰冷。

难忘那杯奶茶 初一(12)班 周晓棠

每次,路过那家奶茶店,总是要禁不住诱惑,买上一杯奶茶,暖暖的,捧在手中。“一杯椰果抹茶奶茶,谢谢。”和平常一样,一杯椰果抹茶奶茶,淡淡的一抹绿,配上一些时隐时现的椰果,一阵清香扑面而来。“7元。”店员说道。正当我如平常一般,打算从口袋中拿出钱时,忽然发现,竟然一分钱都没带。而此时,吸管已插入杯中。

就在我万般焦急之时,她伸出了那双热情的手,为我付上了这七元钱。我十分感动,回过头要感谢她时,却发现竟然是她——我的仇人。

我有些尴尬,不知如何是好。就在那时,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清晰地看见,她的眼中,含着些许期待。我还是没能放下心中的仇恨,冷冷地留下一句:“谢谢,奶茶,还是你喝吧!”说罢,便调头准备离去。

“等一下,那个??

能陪我去那儿走走吗?”听得出,她有些不好意思,“奶茶,你也喝了吧。”她追上我,把奶茶一把塞入我的手中。

我觉得有些羞愧,毕竟当初是我先和她吵起来的。于是,我点了点头,奶茶的温度温暖了我的手,直到全身。 我们向公园中的一处娱乐设施走去,一路上我静静地捧着奶茶,时而喝上一口。而她,则是试图来挽我的手,但碰上的,只是我冰冰的手推开了她。

“钱,我会还你的。”我有些不好意思,打破了这沉默。

“我不需要你还我钱,只希望,你可以听我解释几句,可以吗?”她带着恳求的眼光望着我,我难以推辞,只好讲了一句:“好吧,你说吧!”手中的奶茶,已渐渐转凉了。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了娱乐设施的地方。她的话,也刚好讲完,手中的奶茶已快见底了。

这时,夕阳西下。在那金灿灿的夕阳中,我仿佛看到了当初我们吵架时,她那无辜的眼神,和那顺着脸颊滑下的泪珠;她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头也不回地走开;她每一次冲我微笑,我都冷眼相对。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我惊讶地叫了起来。看着她,心中不禁充满了内疚。 夕阳下,两个小女孩,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影子长长地倒映在湖中,奶茶已经喝完了,可我的心却十分甜蜜。那种感觉,说不出的美妙,说不出的幸福。

那一年,我不知喝过多少奶茶,口味各种各样。但那一次,那一杯奶茶,我却永远也忘不了。

难忘那碗面

初一(12) 王安妮

又是一个阴雨天,坐在窗前,路上没有行人,偶尔几辆车开过,听着雨滴打在窗户上的声响,汽车的鸣笛,望着微弱的路灯,思绪的大门被开启,想起了那个雨天。

“轰”,一道金黄一闪而过,打破了原本的寂静。我站在校门口,抬头望望天空,豆大

的雨滴打在地上,毫不留情,不由地叹息一声。我双手抱着头,微弯着腰,迈开步伐,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马路,羊肠小道,终于到家了。全身衣服被雨淋透了,头发全湿了,一阵风吹过,钻心的凉,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外婆,我回来了。”有气无力的说。脸拉得很长,很不高兴,抱怨着:“这天突然就下雨了,没人接我,学校离家这么远,怎么都不关心我一下!”过了好久,没人回答,本来心情很糟的我,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外婆!人呢!”“来喽!”外婆快步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什么。“这老天爷真是的,把我的小孙女给惹火了,快来尝尝外婆的面,消消气哦!”我看着桌子上的面,金灿灿的,如同镀上了一层金,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碧绿的油菜点缀其中,绿的奔放,绿的生机,让人一下子有了力量,有了食欲,垂涎三尺。我急急端起碗,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很舒服,暖

暖的,香气伴随着腾腾热气直钻入我的鼻孔,我似乎沉浸在这美味中,无法自拔。

“什么时候做的。”我小声的问。“看你快回来了,本来只想像平时一样准备一些东西解解馋,可是外面下起了雨,你爸妈那边也没事先说过,你又要一人走了,回来肯定很累,很冷,就给你做碗面暖暖身子。”我愣住了,“原来?? 你们是关心我的?? ”我低声自言自语,不想被外婆听见。“当然了,你妈妈不知道有多着急,往家里打了几次电话,问你回来了没有。”我什么也没说,拿起筷子,尝了一口。暖、香。感受着那腾腾热气,闭上眼,回味着:那份喜悦,如万紫千红的花园蝴蝶漫天飞舞;那份希望,如滚滚清泉涌进荒凉大地;那份温暖,如在黑暗寒冷中感受那一丝光明?? “好吃吗?”外婆微笑的看着我,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亲切,和蔼。这时的我,不知怎的,眼眶早已湿润,喃喃的说:好吃?? ”外婆听了,止不住的笑意漫上眼角嘴角。

思绪回到现在,依然能感觉到眼眶微润,口中含着妈妈做的面,难以下咽,很好吃,但却没有外婆那碗面美味、温暖。外婆,想你了??

难忘那碗面,难忘那温暖,难忘那爱??

难忘那片海 初一(13)朱浩 又一次坐在相片前,照片中幼小的我享受着和煦的阳光。海上,海鸥成群结队地飞翔,带来的一阵一阵风扑在脸上,仍记得给予人温暖的感觉?? 那片海,那份爱,是多么的熟悉,使我至今难以忘怀?? 三四岁时,我跟随父母来到了远在青岛的外婆家。外婆那时大概有五十五岁,虽然已经走完人生旅途的二分之一,但依然时常挂着笑容,和蔼、慈祥。记忆最深刻的是她的双眸,明亮清澈,正如她的明澈的心一般。

在那儿住了一个星期,外婆提出要和我一起去海边看太阳升起的情景。还没见过海的我欣然答应了。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