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尽铅华方为美
初三 散文 1022字 122人浏览 费钰皓07

当质朴的本色被强行添加上浮华与艳丽,当古老的文明被强行注入现代符号,当看着百年古城无力反抗,呻吟和着流水传入耳畔,我感受到了古朴本色正在悄然褪却的悲哀。

——题记

当我来时,丽江——这个玉龙雪山脚下的小镇,仍在碧蓝的天空下编织着一个古朴的梦。古镇前那两架巨大的水车,木迹斑驳,在汩汩清泉中动了百年;青石板铺成的小道,沉稳而深邃地诉说着这个纳西小镇百年的浮沉;纵横交织的河道中,水依然吐纳着睿智,缓缓淌过一个个纳西人家;一座座踩上去“吱呀吱呀”的木桥,谦逊地弓着腰,承载着人们的脚步,永远安静,从不招摇;小店里,老者蘸着墨,书写着神秘的东巴文字——中国唯一保存并仍在使用的古老象形文字,神圣而纯净的眼神,默默膜拜着东巴的先达;阁楼上,偶有几位纳西老妇人,穿着早已过时的深蓝制服,头戴着红军帽,咿咿呀呀唱着远古的歌谣,全然不顾游人猎奇的目光,心思淡泊而悠远。是的,我相信,丽江人拜天地作父母,认山水作姊妹,大自然的一切都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这样的古城,才有最原始的古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渐渐昏暗,落日余晖的残红浓厚地映在了青石小道上,这华丽的晚妆好似隆重的告别。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时间,阁楼边,小河旁,木桥上,小店里,点亮了所有明灯,五光十色地闪耀着,招摇着,水波起伏在俗艳的粼波里。人潮一浪高过一浪地涌来,他们欢笑着踏上木桥,吱呀吱呀,仍是这响声。虹灯下,酒吧、餐厅,光彩的行人,光彩的小镇,喧闹着,活跃着。我急躁地寻找着,阁楼的雕花木窗旁,没了纳西老妇人;小店里,没了书写东巴文字的老者,徒留下一幅长卷,周围挤满了七嘴八舌讨价还价的人;安静的流水也在光照下扭动,拥挤着河道,奔向纵深的黑暗;青石小道上足音嚣然,路边湿滑的青苔,滴着黛绿的泪轻轻摩挲着古镇斑斑的皱纹;水车还在起伏,我看到那满脸风霜的绛黑色的老水车无奈地拨着,拨着历史的发条。

迷茫中,在月影下,望着古镇被铅华遮覆,被俗尘掩盖,对着这块曾认为的最后一方净土,我困惑既而感慨,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倾轧着这个古朴的小镇,荡起多少世俗的尘埃。人类引以为傲的现代文明,究竟对这样的小镇是重生还是毁灭?古老的小镇,究竟会不会成为追求某种风格的现代人所精心打造的天堂?青石板、老水车、濡养百年的丽江水,会不会成为现代人利用的资本、挥霍的筹码呢?风在我耳边啸叹,卷起的垂柳也在无奈地摇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多想轻轻拂去历史的尘埃,洗尽铅华,还原丽江质朴宁静的本色,让那纳西老妇人清丽纯净的歌谣,悠远而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