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论文写作的五结合
初一 议论文 2211字 347人浏览 亦我只是我

议论文重在说理,讲不出道理,就不能令人信服。然而,在学生的作文中,讲不清道理或者全然不讲道理的现象却很多。究其根源是有些学生只会简单的引用,而不善于对引用的内容进行辩证、全面、具体的分析。做好“五结合”,对纠正学生作文中“观点加例子”的套路有很好的作用。一、因与果作文时如果止于事物的结果,而忽视更深层次上对原因的分析,就会使说理停留在表层。只有将因与果结合起来深入分析,才能把道理讲得深刻透彻,才能充分揭示事物的本质。具体操作时既可以先析因后说果,也可以先说果后析因。例如:许多人才都各有所长亦各有所短。按照十全十美的条件选拔人才,得到的只能是既无明显缺点,又无突出优点的庸才。这种人对上百依百顺,对下“好人主义”,如此,倒不如某些有缺点也有优点的人。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人尽管有缺点,可是毕竟有一技之长,若能像园艺师对待花儿那样,尽量使优点得以发挥,他们就能独当一面——何乐而不为呢?因此在选用人才时,正确的方法是不求全责备,而要扬长避短。这段文字,作者先摆出自己的看法,即选拔人才时,与其选拔那些“既无明显缺点,又无突出优点的庸才”,还不如选拔那些“有缺点也有优点的人”。然后分析这样说的原因,从而得出选用人才“不要求全责备,而要扬长避短”的结论。显然,没有原因的分析,论证的力度会大打折扣。二、实与虚这里的“实”指用作论据的事例,“虚”指对事例的假设分析——正面事例从反面假设,反面事例从正面假设。通过假设分析把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突现出来,让读者明白“这样做”的必要性与“不这样做”的危害性,从而达到更为深刻,发人深省的说理目的。例如:据说战国时有燕国人到赵国都城邯郸去,看到那里的人走路的姿势很美,就跟着学,结果不但没学会,而且连自己原来的走法也忘掉了,只好爬着回去。倘若这个燕国人能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在学习赵国人走路姿势的同时,融进自己的步伐特点,说不定还会走出被他人羡慕推崇的步伐,何至于爬回燕国呢?这段文字先从反面列举“邯郸学步”的事例,然后从正面进行假设分析,即事说理,虚实相生,对比鲜明。不仅突出了盲目模仿的危害性,而且指明了学习借鉴的正确方向。耐人寻味,富于启发性。三、正与反客观世界中的事物都是正反并存的,在写作中遵循这一规律,进行双轨思索,从正反两个方面论证,往往能使文章构思更加严谨,说理更加透彻。例如:言谈上表现旷达,而行为拘谨,斤斤计较,是表面的旷达;遇事能拿得起放得下,即使不张嘴,人们也能从中体味到旷达的意境与胸怀。旷达的人遇到挫折时,看得开,想得开,放得开;不旷达的人即使遇到生活中的小波折,也会食欲不振,郁郁寡欢。总是游离于斗争之外,与世无争,是无为而不是旷达;悟透了人生之有限和宇宙之无穷,不在小事上悠而能从小事中超脱出来务其大者远者,才是真正的旷达……这段文字中的三个句子都从“怎样做才算旷达”,“怎样做不是真正的旷达”正反两个方面进行对照说理,让人对“旷达”的内涵有了全面、清晰而深刻的认识。四、点与博“点”就是选择单个事例,对其进行较为具体而详细的叙说和较为全面而透彻的剖析,从深度上证明观点;“博”就是选择一组事例,对其进行简略而精练的概括和分析,从广度上排比拓展。“点”用笔较繁,适用于人们不够熟悉的事例;“博”用笔较少,适用于人们较为熟悉的事例。二者结合,便能详略得当,论据充分,论证有力。例如: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才更有可能获得成功。和志刚虽然失去双臂,但他相信自己不比别人差,不受别人冷嘲热讽的左右,不动摇拼搏的决心,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汗水,才练就了令人称赞的“口”书。只有像和志刚一样,才能在某些方面比那些健全的人更出色,才能一步步靠近自己的梦想,成为人们的榜样。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海伦·凯勒在双目失明、双耳失聪的情况下,相信自己能行,终成19世纪伟大的人物之一;贝多芬在双耳失聪后,仍相信自己能谱出更好的乐曲,最终创作了《第九交响曲》,震惊世界;爱迪生在一次次失败后,仍相信自己会成功,最终成为“发明大王”。可见唯有相信自己,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动力,才可能不断走向成功。第一段用点例,对失去双臂的和志刚的自信心理、自信行为和自信收获做了较为全面的叙述和议论。第二段用博例,每个事例只做简单交待和点评。由于采用了不同的叙议方式,4个事例的运用不但不显啰唆,反而更显力度和理性。五、事与理“事”指事实论据,“理”指理论论据。事实论据能直观地再现情景,理论论据可以借名人的话增强论证力度。二者结合是议论文常用的写法。

例如:是爱迪生吧?他一手拿蛋,一手持表,准备把蛋下锅煮5分钟,但是他心里想的是一个发明,竟把表投进锅里,两眼盯着那个蛋。是牛顿吧?专心做一项实验,忘了吃桌上的饭菜。有人戏弄他,把那盘菜换成一盘吃剩的骨头。他饿极了,走过去想吃,看到盘里的骨头叹口气说:“我真糊涂,我已经吃过了。”主动地彻底地忘,需要上乘的功夫才办得到。《孔子家语》:“哀公问于孔子曰:‘寡人闻忘之甚者,徙而忘其妻,有诸?’孔子曰:‘此犹未甚者也,甚者乃忘其身’。”徙而忘其妻,不足为奇,更有忘其身者。人之大患在于有身,能忘其身即到了忘我的境界。这段文字围绕“忘”这个话题精心选材,前半部分列举爱迪生“煮表”牛顿“忘食”两个故事作为事实论据,说明名人“忘”之“彻底”与“主动”,后半部分引用《孔子家语》中哀公与孔子的话作为理论论据,阐明“忘”是一种功夫和境界。事理结合,论证透彻,发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