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校园(龚亦非)
四年级 记叙文 1809字 196人浏览 chinahuman84

阳光校园,我们是好伙伴

不管你去了哪里,要记得,有我,你的好伙伴,在充满着温馨和阳光的校园里等你。

—题记

我叫葱头,是秀水小学的一名六年级学生。秀水街上的少年,结合了公鸡的好斗、黄鼠狼的鬼祟和没完没了的破坏欲。我正是其中的积极分子。以往,我们常跟着大我们一岁的毛头偷别人家的地瓜、用弹弓打别人家的玻璃、用石子扔麻雀„„于是,街上总有几家父母受到邻居的指责:“你家地瓜又拔了我家狗的毛!”“泥鳅他娘,我家柴火又被烧没了!”“对不起,真不好意思,我一定好好教训他!”母亲们只好赔礼道歉,等邻居走了,她们便穿着拖鞋,系着围裙,风风火火地拿着扫帚追赶自己的孩子,“你个小兔崽子,有本事别回来吃饭!”夕阳里,孩子的嬉笑声和母亲的责骂声回荡在整个秀水街。我很喜欢这样快乐、放肆又无忧无虑的生活。

他叫梧桐,是秀水小学教导主任的儿子。他胆小、个儿矮,但是好学、出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学生。他喜欢课堂和考试,几乎每一节课每一个老师的提问,他都会倾着身子高高举起一只手,每一次考试,他也是第一名。五年级刚开学,他随着父亲工作调动来到秀水小学,虽然同在一个班级,但是我们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他做他的学习标兵,我们跟着毛头到处撒野。那时的我对他这种好学生很不屑,但没有想到,我最终会和他扯到一块。

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传染病,街上的广播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宣传着预防措施,每几天总会有一两个学生从学校消失,被送到医院隔离,古怪的药味弥漫整个大街小巷,校园里的学生和老师都人心惶惶。终于,我还是染上了这个传染病。开始的我是喜悦的,因为生病代表着悠长的假期、挑剔的胃口和无所忌惮的坏脾气。第二天午后,当我在卫生院里吊盐水时,梧桐红着眼走进来,身后跟着他的父母。梧桐也得了传染病!我心中忽然恐慌极了,我利索地拔掉了针头,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我内心很不安,我居然生了和梧桐一样的病,我只想去问问小伙伴们该怎么办。我轻车熟路地朝毛头家跑去,毛头家的门虚掩着,我推开门,带着哭腔喊:“毛头哥„„”毛头恶狠狠地吼道:“你找死啊!得了传染病还到处跑,滚!”沮

丧、失落和愕然将我包裹起来,我两腿发软,但仍然坚持去找其他小伙伴,结果同样是自找难堪。一连串的碰壁,犹如疾行的船触及暗礁,碎裂之声久久回荡在心。我回了家,坐在小板凳上哭泣。原来所谓的友谊这么脆弱,原来所谓的伙伴就是这样的。我茫然无措。

第二天,我的情绪终于好转。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和梧桐成了形影不离的病友。我们渐渐熟络起来,我跟他讲田里的故事,夜间的故事,讲捉鱼,讲爬树„„他总是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但是眼神出卖了他的憧憬。直到有一天,他说:“真羡慕你们这么自由快乐„„”“你也可以这样啊,为什么非读书不可呢?”我打断了他的话。“葱头,我问你,你认为什么是活着?”“活着,就是和毛头他们一起疯闹,好像自己离不开他们,一伙人好像是张连在一起的网,离了他们,我感觉自己像个游魂„„”

“我不这么认为,就拿你说的网来比喻,每个人都是一条线,但离开了网,线还有很多作用。所以,我想最重要的是让自己强大起来,也只有努力学习,才是唯一的路。”梧桐瞪着眼,坚定地说。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这天梧桐的言语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

我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天埋在书堆里,上瘾似地做各种各样的试题,梧桐陪着我,教我方法,与我探讨。很快,我出院了,在母亲的陪同下捧着一摞书和试卷出了院。街坊们见了我,诧异地问:“这是那个葱头吗?”母亲笑笑说:“真不知道他中了什么邪?”我不愿多说,我只想用能力证明自己。

病好的我立即回到了学校。梧桐说得没错,在这样阳光的校园里接受知识,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去卫生院看梧桐,他总是十分开心的样子,但他的身体似乎日渐消瘦,病情也迟迟没有好转。后来,他被接到了市里的大医院接受治疗,我们之间也没了联系。

小升初考试如期而至,我的成绩十分优异,被县城的一所重点中学录取。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小伙伴们都跑来我家祝贺说:“葱头不错啊,大家知道你病好了,所以都来看你了„„”我沉默不语,因为在这一天,我得知好伙伴梧桐由于病重去世了。我越想越烦,便甩下小伙伴们,一个人跑到田埂上,一直呆到夜晚来临,一直呆到泪水开出花朵变成星辰,一直呆到微光照彻心底的每一处荒凉„„

许多年过去了,我已垂垂老矣,我又回到了秀水小学,那个充满阳光的校园,有我和他的故事,有我曾栽下的成片梧桐。

初三(10)班 龚亦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