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
初三 散文 1044字 398人浏览 wang452905329

曾几何时,一切都已不是原样……

—题记

轻拨琴弦,筝鸣冉冉,每一声都悠长清远,如此清幽的琴音,却在时代的重压下变了韵味。一声扫弦,铮铮的声音便从腔中迸出,嗡鸣不已。有气势且不失高雅。然,时代是不会让它留下的。取而代之的是热烈的舞曲,它有激情,有活力,能带动整场的气氛。于是,在人们的心中,不知何时,筝,变成了一个只会嗡嗡响的配角,再没有了它应有的地位,清韵悠扬的地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算是名曲乐吧,只是我从这包含感谢和赞美的乐曲中,再听不到一点筝的影子。就这样,我弹下来了,考完级。但现在却不会弹了,再不会了,连调子都想忆不起了,就这样忘记了,仿佛从未会过,就这样轻轻的一带而过了,半年的时光,就这样被轻轻的擦拭掉了,没有一丝痕迹。可,为何呢?为何它没了痕迹,没了踪影呢。我想,应该是没有了灵魂了吧,应该是我们从没交换过灵魂吧,我为感触它,它也未感触我。它终究还是筝曲啊,但没有筝的灵魂在,它应该就是一个游魂吧,飘渺的,没有依靠。所以,我不记得它了,因为触摸不到,感触不到。于是生疏了,隔膜了,不再联系了。

《茉莉芬芳》也就是《茉莉花》很好听吧。江南的悠扬小调,甜美,恬淡,自在。用筝演奏应该是绝配吧,都是悠扬的。然,不会的。人们习惯了宏伟的音乐了。就算是洁白的茉莉花也逃不过。它变味了,变得有点像外国的卷纹草了,变得像交响乐了。不再是好一朵茉莉花,不再是江南小调了。再不是了。他有茉莉的躯体,却不是茉莉的魂了。他变得像一位雍容华贵的贵妇,而不是恬美清秀的江南美人了。就像美人总会随着时光的流逝,一身的容颜终会褪去,当已不是柳叶细眉、樱桃小嘴、瓜子脸,当已不再是金琢玉刻时,会怎样呢?仍是千娇万宠?不会了吧,再也不会了吧。就像是云烟,一旦过眼了,就没有了吧。于是,筝也一样,暗淡了,退幕了。

清淡点有何不好呢?一个个的单音,简单,但连起来却是一曲行云流水。宫羽徵羽,徵羽宫羽,羽宫羽徵。虽是简单的轮回,却别有一番韵味。勾托抹托,抹托勾托,托抹勾抹。就算是简单的指法,但也气贯长虹。就这样,又有何不好呢?难道非要噪的双耳都嗡嗡作响了才肯罢休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就是最初吧,筝的最初吧。清清淡淡,悦舒己见。随着行云流水的乐音,让思想流露。就是因为最初是这样的,才会有高山流水,伯牙钟子期的相遇吧;才会有渔舟唱晚,渔火黄昏的邂逅吧;才会有寒鸦戏水,鸭水嬉戏的欢乐吧。才会有千古乐器——筝,才会有万年绝唱——高山流水吧。

琴音悠悠,高山流水。筝鸣瑟瑟,何觅知音。嗡嗡作响,过眼云烟。两知相遇,唯有最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