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无题
初一 散文 882字 49人浏览 白哲曦

我独自地在这城市间走着,踽踽独行。

太阳被凄冷的月无情地逼下山,狠毒的月将浓稠的墨重重打翻,顷刻间,恶魔一般的黑色贪婪地吞噬了原本纯澈到一尘不染的天空,用邪恶的黑侵染了原本洁净温润的蓝色绸缎。月孤独而骄傲地俯视人间,脸上却有藏不住的惨白落寞,弱小的星辰都怯怯地躲在远处,看着月在这没有光明的夜中孤傲而冷艳地起舞,鬼魅而凄凉,带着一种罪恶的美。

我如同行尸走肉般在城市里行走,看整个城市在尘埃里咳嗽。一辆辆曲线圆滑的小轿车发出尖利的怪笑耀武扬威地呼啸而过,卷起迷蒙的漫天尘雾,叫人看不清对面的人或事,一种恶意的掩饰。路边瘦弱的行道树忍受着令人窒息的尘埃,显得可怜而无助。我有些茫然,却不知为何。刺眼的霓虹灯得意地向人们卖弄着自己艳丽的妆,炫耀着那令人无法忍受的过于炽亮的光芒,它灼伤了我的眼。我厌恶地摆摆头,却看见一个个妆容精致的女人踩着足以把水泥路钻出个坑的高跟鞋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妩媚地走着猫步,那”咚咚“的声音是水泥路的抗议。我讨厌这种人,因为他们走到哪,哪里就有一片如同毒瘴的香水味在空气中挣扎。我叹了口气,继续走着,走着,依旧孤独。不远处,有一个建筑工地,轰鸣的机器声令人们的心狂躁地跳动,漂浮不定,叫人们不能成眠。我急促不安地行走,行走在这无边无际的迷宫里,迷失了自己。我仿佛掉进了一个大泥沼,浑浊,肮脏,臭烘烘的泥浆得意地往我嘴里猛灌,争先恐后地冲进我的耳朵里,我的眼睛紧闭着,却还是钻进许多泥糊,如被针刺的触感立即袭遍全身。我感到天旋地,难以呼吸,头疼欲裂。我加快了前行的脚步,希冀着能赶快找到一个什么安宁的地方避避才好。可我渐渐绝望了,周围可怕的一切将我包裹,咒骂我,踢打我,我有些恐惧,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我开始飞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终于,我看到了一个小巷口。我的眼睛顿时变得闪亮。我狼狈地躲进去,大汗淋漓,听那可怖的风在巷口恶狠狠地嘲笑我。我蜷缩在角落的阴影中,享受着迟来的安宁与温和,同时也疑惑,疑惑这个繁华的城市为何如此昏聩,疑惑这里为何令人无比晕眩,疑惑这个喧闹的城市为何如此沉浸于灯红酒绿之间。是的,只是疑惑。因为我无法解答。

我独自地在这城市间行走,踽踽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