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
初三 记叙文 880字 239人浏览 yfengl

“八月一日晚观广东卫视,为庆祝南昌起义七十周年,记者走访您老人家,忽然勾起我们母子埋在心中的一段往事。心想是否巧合。我即挂电话请教妈妈,答曰:‘姓名、年龄吻合’,命我写信问候。我母亲现年八十一岁,抗日战争时在揭阳普宁参加青抗会训练班,导师是独九旅x 先生(江西籍)。在学习期间,x 老留下难以磨灭的光辉形象,永驻母亲心中。从我幼年起就总听母亲提起,铭刻在我脑海里。x 老离潮汕后,音信渐杳,多次投书均无回音,成了母亲心中死结,如能解开,深感万幸!”

抗日战争期间,爷爷曾在广东部队160师效命。160师于庐山一役后回到广东休整,改编为独立第九旅驻守潮汕。在爷爷的大力斡旋下,独九旅与当地的抗日救亡团体“青抗会”结成合作伙伴,并在日军进犯潮汕时一起喋血战斗。因此信中所说的这位令他母亲难以忘怀的青抗会训练班导师,一定是我爷爷无疑。

回信不久之后,一天我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异常热闹。妈妈悄悄告诉我:“写信的人来了。”

那是一位面容端庄满头白发的老人。时隔六十年,八十一岁的Z 女士竟然在儿女的陪同下,千里迢迢地来到南昌看望故人。我不知道他们六十年后再度重逢的时候有没有“执手相看泪眼”的场面,只看见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不说什么话,只是微笑地看着身边九十几岁的爷爷。

我常觉得老人的心灵世界是个谜。尤其是经历过许多惊涛骇浪而涵养极其深厚的老人。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又有过什么样的感情。说实话,我看不出爷爷对于Z 女士的到来有什么超越故人重逢的惊喜,然而令当年年少的我震撼的是,Z 女士的眼神里分明是极力压抑却依然无法掩饰的爱情。当一张衰老的面容呈现这样的神情,看到的人无法不为之动容。

直到现在我还忍不住常常想象他们当年初遇的情景。她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他是风华正茂的青年。我看过爷爷年轻时代的照片,他并不能算是常规意义上的美男子,可是相貌清正,凛然有自尊,目光“闪闪如岩下电”,加之文采飞扬,有一股典型的坦然率真的民国范儿。作为青抗会训练班导师的他站在讲坛上,意气风发,议论时政,我毫不奇怪台下的她会仰慕于这种人格魅力,一眼便是一生。

樱花树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