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阳光折射进他们的心灵
初二 散文 2554字 70人浏览 谢老板的小员工

让阳光折射进他们的心灵

定远县青山中学

随着我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社会产业的转型,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农民走入城市,在广大农村也随之产生了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留守儿童。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是近年来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我国有着占全国人口50.32%比例的农村人口,农村教育的发展与提高直接关系到全民素质的提高。

上海浦东新区靠近海边的曹路镇,十年前我便在那里深深感受到留守儿童的教育已然是个问题。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大街上总有一些不务正业的、无所事事的,蓄着异发,着装奇怪的青少年,或骑着摩托到处疯窜,或聚在小吃店把酒言欢,或在KTV 鬼叫狼嚎,据当地居民反映甚至有些少年还逃脱不了小偷小摸的嫌疑„„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打工家庭的子女。他们小的时候,由于父母长年外出又没有办法和能力带着孩子一起走进城市,将孩子托付给父母一方或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而留守的少年儿童正处于成长发育的关键时期,他们无法享受到父母在思想认识及价值观念上的引导和帮助,成长中缺少了父母情感上的关注和呵护,极易产生认识、价值上的偏离和个性、心理发展的异常,自卑、性格孤僻、行为怪异、叛逆,一些人甚至会因此而走上犯罪道路。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正日趋严重,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关注留守儿童,不仅仅是给于其物质上帮助,言语上的关怀,行为上的支持,更为重要的是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真正走进他们的心灵,让爱的阳光折射进他们内心最灰暗的角落。TA 缺少亲情,你就多给一点爱的眼神甚至创造足以撒娇的情境,权当你领养了个孩子;TA 缺少勇气,你就多给一点鼓励,即使是取得微不足道的进步;TA 缺少理性,你就多给一点建议,引导船舶回到正确的航向;TA 缺少朋友,你就摇身一变,再去充当一个知己,细心聆听每一份的倾诉;TA 遇到了困难,你就多给一点帮助,凭借爱让你们走的更近„„

一、做留守孩子的代理家长,而不是“名义家长”。

在各个学校开展的留守儿童帮扶活动中,有很多老师认为当代理家长只是一种形式,随便应付应付就可以了,还有人认为捐点钱就行了,我觉得这两点都是认识上的误区。留守儿童需要的不是形式上的活动,也不是经济上的支持,他们缺的更多的是爱,是理解,是交流。做代理家长,虽然仅仅是代理,也要像个家长的样子,我们每个人要么是为人子女,要么是为人父母,都知道家长给予孩子的,没有应付,也不单单只有金钱。

二、提升留守儿童的自信心,让留守的世界也充满鲜花和掌声。

许多留守儿童“想表现”的意识很强烈,但是因为没有自信心而畏惧在人前表现的现象非常严重。为了让留守儿童有足够的机会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教师应鼓励他们参加各种活动,并敏锐发现他们的“闪光点”,珍视他们的点滴进步,让他们也有足够的机会发挥自己的才能,品尝成功的喜悦,进而认识自身的价值,实现自我评价,扬起进步的风帆。

我的班级里有个学生叫宁,父母每年只在春节时才回家一次,她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她活泼开朗,但是却缺乏自信。一次演讲比赛,她在班级的初赛中表现

突出,被同学们选去参加校级比赛。可是这个时候,她却出乎意料要退出了。经过多次沟通交流,我了解到她是怕表现不好,被人笑话。我找她聊天,告诉她她的长处,肯定她的优势,还游说了班里另外两名同学去给她加油鼓气,她终于克服了障碍,参加了角逐,并且取得了校第二名的好成绩。

看着她成功后面对全校师生的灿烂的笑脸,我沉浸在感动之中。

三、正确引导留守儿童理性思考,把握人生航向。

留守儿童正处于情感波动最为强烈的时期,他们对外部的世界和自身的变化等一系列问题都亟待有人给予指导和帮助。又因为他们的生理和心理没有发育完全,周围社会现象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因此容易误入歧途。而往往这个更需要特殊关怀的群体却也正是学校和老师放逐的对象,对那些“问题儿童”管理,有的老师在教育无效时干脆放任不管,任其自流。

一个有责任感的老师,他的眼睛不会放过任何一学生的成长动态,即使他是留守儿童中的特殊儿童。他用他敏锐的目光,细腻的情感,适当的手段,温和的语言,百分的耐心,去关注,去感化,去引导,去劝告,去纠正每一个将要走上错误道路的孩子,对待留守儿童更是如此。

四、杜绝阴暗冷漠侵蚀留守儿童心灵,与他们共撑一片天空。

留守儿童的心是最脆弱的,最敏感。他们往往自我封闭,孤独,忧郁。郁结在心的情感,太久了,必定要发泄,否则,对身心都是极大的摧残。可他们是那么敏感,不愿意表达自己,不愿意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老师要关注每一位留守孩子,用心帮助他们走出心理误区,鼓励他们从孤僻、封闭的阴影中走出来,敞开心扉,快乐成长!

斌是我们的班长,刚进入初中时,他告诉我他是留守儿童,父母都在上海打工,爷爷奶奶带着他生活。他比较沉默、但是自立、正直,管理班级头头是道,我暗自庆幸他离开父母也能健康成长。可是,没多久的一天,他迟迟没有来上课,我打了电话,却没人接听,只好去家访。走进低矮破败的瓦房,屋里几乎没有像样的家具,粮食袋子堆得到处都是。我很诧异,眼前的两位老人,怎么有从事农业生产的能力呢?“你们能干得动吗?”“不干不照(行)呀! ”爷爷说着转过头去。我奇怪他的举动,疑惑地看他,他的眼里分明是抑制不住的泪。在我的询问下,才得知斌的父亲2010年患病去世,留下高筑的债台,母亲外出打工,这两天斌要退学回家帮忙„„多懂事的孩子!他却一直瞒着我实情,甚至曾经一再要求将县里领导送他的书包转赠给班里一个孤儿!多么纯洁善良的一颗心哪!那一天,我对着忽然变得弱小无助流着眼泪的斌只说了一句,“你必须回去上学,为了离世的父亲,为了辛苦奔波的母亲,为了白发苍苍却仍要在田间劳作的爷爷奶奶!”第二天,他又回到我们中间。从那以后,我经常找他谈心,我们成了朋友。一颗裹着坚强外衣的心终于有了温度,他的脸上,笑容也渐渐多了。

总之,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的中心是留守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为留守儿童创造健康成长的心理环境和空间,真诚地关爱他们。不记得曾经在哪篇文章中,到这样几句:

“ 我愿做一面镜子,映射出善良的你

我愿做一面镜子,映射出真实的我

我愿做一面镜子,映射出纯洁的他

我愿做一面镜子,映射出这美好的世界”

只要我们都愿做一面闪亮的镜子,爱的光和热一定会折射到他们的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