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的一条河
初一 议论文 1382字 210人浏览 曾宁平

一轮干干净净的明月照彻着太行山的上空,照彻着四十年前那个元宵之夜的历史记忆,照彻着十余万渴望天堂之水的林县农民的不朽身影。

每一个新年的第一个圆月之夜,都是一个万家团聚的夜晚,一个在屋檐下挂满灯笼和祝福的夜晚,一个围着火炉聊着家常享受温暖的夜晚。可是,就在这一天,河南林县的十万子民却抛家别舍地爬上了巍然挺立的太行山,登上了通往天堂的云梯,在这个最明亮的月夜为渴求心里的那一滴水而进行了一场盛况空前、举世闻名的元宵大团聚。

无疑,这个夜晚的那一轮圆月,现在已然被收藏在了中国的历史画卷里,一起被收藏的,还有这个元宵夜晚团聚在太行山的十万林县子民的巨大背影。

在中国,万里长城、都江堰、灵渠、长江三峡、葛洲坝、红旗渠,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都是中国顶天立地的文化符号。可是,在这举世闻名的浩大工程中,完全由中国普通农民人工开凿完成的工程,只有红旗渠;工程量耗资最少的,也是红旗渠。在中国异常困难的六十年代,这项巨大的工程中若干本来应该用现代科技才能完成的流程,却被这十余万人用他们与生俱来的坚韧和信仰支撑起来了。那一滴水就高悬在太行山的绝壁天险上,谁能帮他们取下哪滴水?他们知道,只有他们自己!开凿这条“天河”,他们虽然严重的缺资金,严重的缺技术,严重的缺经验,但他们不缺勇气,不缺力量,不缺血性,不缺信仰。

中国的水利工程,古代最令人震撼的是都江堰和灵渠,现代最令人惊心的是葛洲坝,长江三峡和红旗渠。但是,秦始皇修灵渠,却是用他不可一世的暴君手段迫使成千上万的秦军和民工紧急抢修的一道水上军事要道,这条河流最早的功能不是灌溉田地,而是用来运送粮食和武器的,他的作用和八达岭长城如出一辙,都是战争的产物。葛洲坝和三峡的修建,得力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好时机,得力于中国水利天时地利人合的好时机光,他是中国水利大业的巍巍丰碑。而红旗渠的开凿,正处于中国最困难的时期,想给与援助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我们苦难的林县人们却没有任何抱怨,更

没有因此而熄灭他们内心里天堂取水的火焰。

在这个英勇无畏的群体里,我们必须要记住一个人就是杨贵,当时的林县县委书记。是他,第一个点燃了这道民间修渠的火种,点燃了林县人民天险取水的壮志豪情,点燃了十万修渠者征服自然的精神火炬。秦始皇用他的暴力迫使那么多的秦军和民工修成了灵渠,杨贵却用他体恤苍生的无痕大爱激发十万林县人自觉的踏上了险峻的太行山,踏上了向天堂示威的精神苦旅。

一只只山鹰在太行山的崖壁上盘旋,一群群山鹰在太行山的崖壁上矗立。这些山鹰用他们结实坚韧的利喙雕刻出一幅中国的近代壁画,这些山鹰用他们刚劲柔韧的翅膀临摹出一幅中国的油画巨卷。

这是我面对红旗渠产生的第一个臆想。

我知道我这种臆想非常肤浅,我知道我这种臆想根本不能准确的言喻十万修渠人在那个时代所经历的苦难和艰辛。因此,我只能凝视满渠的清波,追问自己的内心:我们心里的那一滴水在哪里?

那一滴水就是我们精神的源头。

只要那一滴水还储藏在我们的内心,精神的河流就永远不会干涸。

四十年后的今天,林县已然不再是林县,而变成了林州市,变成了真正的人间天堂。

在林州行走漫步,我们看到红旗渠的水就像清新的空气一样滋润着这里的树木和花朵,滋润着这里的城市和村庄,滋润着这方地域时尚现代的容颜。但林州人始终都铭记着这来自天堂之水的那一股清澈的源头,那由十万修渠勇士精神内部的十万滴水汇聚而成的红旗渠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