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那花开花落
初二 记叙文 1136字 84人浏览 十六红小童鞋

多少,也不在于他对整个社会的影响,而在于她是不是她自己。出去溜了一圈,呼吸着外面弥漫的气息,有不知不觉发现要做回自己就要先认识自己,而认识自己并不那么容易做到。更何况自己是没有任何标准可言的。我是因为不认识自己猜去人认识自己的,那我既然不认识自己怎么能确定我此刻所想的就是对的呢?我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个成为困扰我致命的问题。如是说,这个问题真是无法解决。如果世界上有上帝的话,大概也只有他能够知道我真真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了。可能“自我”自人出生就在尘世迷失了吧!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世上存不存在“自我”已经不重要了吧!重要的是自己给自己树立一个自我,当然,前提就是做回自己④ 学着享受一切回到家,看到桌子上大袋小袋的礼物。便开始享受起来,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我并不反对奢侈的生活,但是更加注重适可而止。人只有一尊躯体,这尊躯体所需要的东西是很有限的。即使是传说中的食而无厌的昆虫也有吃饱的时候。以前跟着朋友出去,她们经常是在满足躯体那有限的需要之后,难免再想为它提供点什么,因为多余需要的那部分物质对于躯体来说是一种享受。而满足享受是人的天性。便不知觉想到有一次,黄宏维拉着我去逛街,那天我们吃了很多东西,他问我还要什么,我说饱了,什么都吃不下了。结果他还是把一个棒棒糖塞进我嘴里,出乎意料的是我还把它给吃完了。或许这就是满足了温饱后的享受吧!但人的欲望仅仅是满足享受吗?突然想起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有一天走过集市,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不禁叹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我用不上的东西。”没办法啊,欲望的无休止膨胀就是这么的让人逐步走向奢侈。想到这里,又想起那一次生日,黄宏维专门去学了一个街舞,结果在网吧跳得脚崴了,死活要我安慰一下,给了安慰还要唱首歌作为补偿,虽然五音不全,却还是硬巴巴的厂里几句,这不就是躯体外的享受么?现在想想已经太过幼稚。我以前只把快乐、幸福、甜蜜一类的感情当做享受,却不知精神上的享受绝不局限于此。对于难过、痛苦、孤独一类的情感,往往是不敬远之,一旦与此类情感不幸交臂,便马上给自己找件事来忙碌一番,或找个人来加以倾述,或对着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发呆之久。总之只想赶紧逃离他们是困扰,就如同躲避瘟疫般。倘若还是跳离不开,便开始麻醉自己。使头脑暂时停止转动,让时间来帮自己收拾残局。想想别人说的,时间会改变一切的。开始强制自己要有一种看轻看淡一切的心态,是人都会遇到不愉快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早和晚。不管之前是多么的畅快淋漓,海誓山盟,,最后终将一无所有的离开,连着回忆的尸体都不带走,呵呵,都认识到这点了,还有什么不能看淡什么不能看轻呢?我相信,只要我以后抱着这样的心态去追求新的事与物,便能站在万物之上,领略俯瞰的快感,任那花开花落,冷暖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