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回家的路
初二 记叙文 1276字 93人浏览 zheng1311313

【导读】我们在那里生活的日子里,悲多喜少,短短半个月时间,亲眼目睹了3位脑癌病人撒手人寰,那生离死别的动人场面不堪回首。

兄弟要做脑瘤手术,成为全家人的一件大事,经济方面倒是次要的,精神压力却牵动着每一根神经。因为这是开颅,不但对兄弟是第一次,对我们这个家族的祖祖辈辈来说,都是破天荒的事,大家提心吊胆,祈祷菩萨保佑兄弟度过一劫。

兄弟动手术的医院,是西南一家权威医院,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之前,我们到处托人,希望找到一个技术过硬业务能力强的医生,为兄弟实施手术。后来总算如愿以偿,一位40左右年龄的教授负责主刀,才算减轻了我们的一点压力。

兄弟的手术很顺利,3个多小时的时间,他被平安地推出手术室,我们看到了希望,提起的心有了着落。在其后康复的日子里,我和我的妹夫,在兄弟的病房里两班倒。

走出医院的大门,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大道,整条道路的银行、邮局、商场、餐厅和旅馆都是冲着医院来的,形成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偶尔一两家卖花圈之类的门户,也在此处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病人和家属活跃了这里的氛围,带来了人气,也带走希望和遗憾。我和妹夫租了一间20元一天的私人旅社,除了一张勉强可以栖身的床,其他一无所有。

大凡到这家医院来就医的人,多半已是病入膏肓。兄弟的病室全是脑瘤患者,是一般区县医院无可奈何后转来的危重病人。每个病人至少都有一名专职陪伴,或者妻子,或者儿子,或者兄弟姊妹。大家相处一段时间后,同病相怜,成为熟人,互相帮忙打开水,取药,买饭,好像一家人那样亲热。

兄弟手术后的一两天里,处于昏迷状态,手术时他被麻药麻醉得很深,因为他是大手术,周身必须全部麻醉。他平躺在床上,大脑的右侧手术钻孔的位置,接出一根细细的塑料管子,术后留下的血液,从管子里渗透出来,不红不淡,滴在一个塑料袋子里,供医院化验。

三天过后,兄弟睁开了眼睛,他以孱弱的声音,呼唤了一声大哥,我立即俯下身去,示意他不要说话,看得出兄弟很痛苦,他的眼角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

我们在那里生活的日子里,悲多喜少,短短半个月时间,亲眼目睹了3位脑癌病人撒手人寰,那生离死别的动人场面不堪回首。一位来自璧山县的中年男子,患了脑瘤,但是他的肿瘤位置非常特别,生长在大脑的中间,增加了手术的难度。在准备手术的日子里,中年男子很活泼,喜欢说笑,讲一些他们乡村的故事,逗得大家乐不可支。据说他是一个农村供销社的主任,年富力强的时候,突然感觉人的视力下降,几将失明,成为睁眼瞎。后来到这家医院才查出了隐情,是脑瘤压迫视神经所致。起初,中年男子的情绪很好,思想开通,常常劝导左邻右舍的病人和家属,放下包袱,克服困难,去争取胜利。可是,到了他动手术的前一天,医院脑外科主任找他谈话时,他一下变得寡言少语,与过去判若两人。回过头来,我

们积极地开导他,让他鼓足勇气上手术台。

再后来的情况,我们不是十分的清楚,因为中年男子手术后,被转到了重症监护室,全病室的人只有祝福,祝福他平安无事!

在医院的精心治疗和家属的悉心照顾下,兄弟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一个月之后,我们找了一辆车,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让兄弟走上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