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与第九交响曲
初一 记叙文 1808字 956人浏览 优伊叁叁

贝多芬与第九交响曲

志鸟荣八郎

每当我聆听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时,就要想起雄伟的富士山的黎明。那强烈的感受似乎令你浑身都为之震撼。

正如那座富士雄峰,第九交响曲傲然耸立在古今众多的交响乐之林。

罗曼·罗兰评述《第九交响曲》时写道:

“《第九交响曲》是汇流点。从非常遥远的地方,而且是从完全不同的地方汇集来的许多奔流——一切时代的、人类的各种各样的梦想和希望,都混杂在里边。而且,它和另外8部交响乐也不一样,也可以说它是从山顶俯瞰过去的一切。由于《第八交响曲》和《第九交响曲》之间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它的视野变得格外宽阔,所以才能俯瞰着他的‘生涯的全书’而飞翔。”

这部《第九交响曲》,可以说就是贝多芬的“生涯的全书”。罗曼·罗兰还说:“贝多芬的一生,有如暴风雨的一天。”的确,他的一生就是悲惨的苦难的延续。他出生在“不幸的星光”之下,少年丧母,他不得不为了照顾酗酒的父亲和弟弟们而苦斗,好不容易才盼到他和朱丽叶塔·格依恰尔蒂的恋爱将要成熟,却又横遭失败,26岁就患了可诅咒的耳疾,终于导致他决心自杀。

“我向你们(弟弟们) 告别。我本来相信能够治愈到某种程度,但是,连这一线希望也失去了。就像秋天的树木叶落枯萎„„”

这是摘自俗称“海利根施塔特遗书”中的一段。是1802 年10月10日写给他的弟弟们的。这是一部催人泪下的、悲痛的遗书,

贝多芬在海利根施塔特遗书中写道:

“唉,我总不能不完成应该做的工作就离开这个世界吧。我就是抱着这个心愿,才继续活下去的。”

鲍尔·贝加说:“尽管尘世的欢乐拒绝了他,但是,他深知亲手创造的喜悦远远大于那些。”

贝多芬鼓起勇气站起来了,他扼住了命运的咽喉,而且是挤命地把它咬断。现在,在他的面前闪烁着晨曦,一条新的道路敞开了。罗盘针恢复了正常,扬帆启程了。他那英勇的求生的精神,终于赶跑了死神。

他的第二人生,是他奋发图强、勇于创造的时代。他从社交场里摆脱出来,与大自然和自己的心灵作伴。他逐年胖起来了。名曲也逐年多起来。交响乐从《第三交响曲》(英雄) 到《第八交响曲》,相继问世,到他45岁时(1815年) ,又开始了他的第三人生。

“在痛苦中求欢乐”是贝多芬当作信条的高尚的语言,他 默默地忍耐着像潮水一般涌上来的桎梏之苦,期待着欢乐,期待着不知何时才能实现的人生的目标„„ 那一天终于来了。1824年5月7日《第九交响曲》的首演,使他戴上了桂冠。贝多芬那年54岁,也就是他逝世前3年。

奥涅格尔说:“贝多芬的失聪促成了他内在的成熟,有助于集中他的天才,把他从时代的无聊和庸俗中解放了出来。”可以说是中肯之言了。假若贝多芬生于富家、或者他是个常见的脆弱的天才、而且没有完全耳聋的恶运,恐怕像《第九交响曲》那样的杰作也就无法诞生了。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痛苦的过程成长其后盛开的欢乐之花就愈高洁、愈鲜艳!

贝多芬并不是莫扎特或者舒柏特那个类型的天才,虽然他也是天才,但他是一个勤奋型的伟人。如果你注视他的生涯,聆听他的音乐,你就会认为只有用“伟人”这两个字来概括他才最恰当。特别是听过《第九交响曲》,就更加确信无疑了。

在他完成《第九交响曲》之前的五六年,是他一生当中受到最严酷的肉体折磨的时期。耳病愈来愈严重,和别人说话不得不借助于笔谈。肺炎、黄疸病、眼疾、肠胃病,相继缠身;经济上也十分贫苦。

然而,他铭记着“卓越的人的特长是在不幸和痛苦的境遇里,默默地忍耐”,长年忍受痛苦、寻求“欢乐”,他终于在音乐史上建起了永恒的金字塔。

在贝多芬57年生涯当中,最激动人心的一天终于到来了。

演奏《第九交响曲》时,正指挥由乌姆劳夫担任,贝多芬也手执指挥棒站在指挥台上担任副指挥。但是,耳聋的贝多芬不可能听见乐队和合唱,队员们盯着乌姆劳夫的指挥棒,贝多芬的指挥棒只是在空中徒劳地划着圆弧。

演奏顺利结束了。当乐队奏完最后一个音符时,听众以暴风雨般的掌声来赞美大师的新作。但是,贝多芬没听见。他背向着听众,茫然呆立着,真是悲剧。人们被他的身影引出眼泪,同情他的女中音歌手拉着他的手转向听众。这时他才发现听众们的狂热,听众的激情传到了他身上,他颤抖着,他胜利了。

掌声经久不息,他被5次请到台上。当时,对宫廷里的人物也只不过鼓掌3次,由此也可看出听众对这部新作狂热的程度了。

我们千万不可忘记,拿破仑和希特勒都立志武力征服世界,但是,终于未能实现。然而,贝多芬,他仅仅以二曲《第九交响曲》就倾倒了全世界。音乐的力量有多么伟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