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回家的路
初二 记叙文 676字 42人浏览 520尹晓雨

一道道山卯,如同弹奏的音符,将故乡的气息淋漓尽致地笼罩在春的景致。一曲曲山歌,如同春天的雨露,将游子满腔的惦念素描沟壑的每一个角落。你看到了吗?山的背后,是故乡的老屋。山卯升腾的炊烟,是弥漫故乡气息的一粒粒种子。山坡上是一群群低头吃草的牛羊,山坡下是一条条交错如织的秀水,远峰上是一片片挺拔的翠绿。故乡的质朴,故乡的浓烈,犹如藏在仙境般的画中。通往故乡的路,每一处都不平坦,都不会轻松地走完。遇到的坎坷,遇到的崎岖,一定是跋涉的主色调。忘却困惑与不快,忘却疲惫与幽咽。只要你找到山道上的驿站,你就找到了归家的方向。遍布山道的每一处驿站,都是故乡播撒的种子。每走一步,距离故乡的距离就会更近一步。路,原本就是心灵的坐标。如飞地行走,流淌的血液,早已染红归家的路。带着疲惫,带着喘息,如掾的巨笔,记载的不是风情,不是心灵的慰藉。而是灵魂的颤抖,心灵的感怀。越过高山,回眸走过的路,漫步时空的长河,竟是如此绝美、妖艳。心疲惫了,就想着回家。不知老屋门前那棵挺立百年的古槐,是否还像以前那样迎风而舞。只要没有遭受斧钺的戕害,就一定不会拦腰斩断。即便慢慢地老去,魂魄也不会消失。故乡近了。夜风里传来的喜悦,是父亲的咳嗽,是母亲的笑容。点上一堆篝火,将湿透的衣衫烘烤,火焰上跳跃的、舞动的每一个符号,都是甜甜的味道。魂归何处,心归何地?故乡啊,游子期待咀嚼的味道,顿时在天际间散发出诱人的甘醇。曾经蜗居的每一处经纬,流淌的都是抹不去的伤痛,抹不去的吆喝。老屋就在眼前。手捧一掬泉水,洗净脸颊的风尘,然后,义无反顾地将逝去的碎片抛向苍宇。记忆的律动,从此不再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