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太阳升起的时候
初一 记叙文 993字 556人浏览 zhaoxl_1991

东京一连下了两天的秋雨,衬衫加小西装的打扮已经略显单薄了。好在干净的街道上看不到泛黄的树叶飘落,一切都还没进入到萧瑟的冬景呢,这给人心里以莫大的安慰,就像是占了什么便宜一样,莫名地欣喜。

清晨起了个早,推开窗却发现雨停了,这让人很是落寞,仿佛朋友间的不辞而别一样,心里面多了很多牵挂的滋味,却终也说不清楚。

从锦系町出发,周末乘新干线的人很少,而且几乎都眯着眼在打盹,有的耷拉着脑袋,有的掩面靠在座位上,也有的干脆卷缩在角落里,样子都可爱极了,或许有人还在做着梦呢。 我在靠近车门的位子上坐了下来,黑色的拉杆箱横放在身边,耳麦里轻轻地响着陈绮贞的声音,眼睛散漫地一会看看电子站牌,一会儿望着窗外飞驰的楼群发呆。

偶尔会听到报站员那慵懒的声音,标准的东京语,尾音拉得很长很长,仿佛在说梦话一样,干净清澈而性感地让人羡慕嫉妒。

这是东京以东的地方。城市慢慢地从薄薄的雾气里清晰开来,蜿蜒的河流偶尔穿过列车的脚下忽然就不知了去向。车厢里人来了又去了,始终不显拥挤。就这样一直向着东方、向着成田机场、向着太阳还未升起的太平洋,飞驰在靠近东京湾的轨道上。

列车过了千叶以后,仿佛只是一瞬间,窗外的视野便开阔了起来,突然也发现周边的乘客几乎都不见了。到了物井,才恍然大悟过来这是到了日本的郊野,因为可以看见远处有很多密布的竹林,金黄色的不知名的小植被像毛毯一样覆盖在大地的温床上,偶尔有零星的小农舍像睡眼朦胧的小孩子一样苏醒起来。其实是什么都看不仔细的,没有潜意识里期待的在田间耕作的妙龄女子,甚至是欧巴桑;没有动物,没有水渠;没有一块翻种过的田地,没有一样看上去是有农人存在的迹象。这样的失望一直伴随着新干线哐啷哐啷的轨道声经过佐仓并又经过了酒酒井。也许和这片土地是没有缘分的吧,我心里这样默想着。

伸个懒腰,成田机场便到了。匆匆地在免税书店里买了村上春树的小本书。匆匆地进入安检通道。回头看看,空旷的候机大厅里没有人挥手说沙扬娜拉。

这个国度的人们,给过关怀给过温暖也曾给过点滴的感动,但停留在记忆最深处的仍然是影像中八格牙路那根深蒂固的仇恨。

ana的航班很是准点。飞机腾空而起后在海面上空盘旋,打开玄窗我才发现太阳早已是光芒万丈了,似乎很近,近到触手可及一样,摊开手掌,果真温暖就握在了手心里了。 毫无征兆地就开始想念起老家了,那个秦岭以南巴山以北叫做陈家坪的地方。而它却不是飞行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