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叩诗歌的大门活动计划
初一 记叙文 2162字 342人浏览 zengweijiang

“轻叩诗歌的大门”综合性学习活动计划

计划人: 计划日期:

“轻叩诗歌的大门”综合性学习活动计划

计划人: 计划日期:

……我夺过他的小木船,也摔在地上,就这样我们的友情破裂了。可是后来在一次体验训练中,他把剩下的最后一点水给我喝了,那时候我才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朋友,我们就和好如初了。

„„“水„„水,现在要是能够酣畅淋漓地咕咚咕咚喝上几口冰凉的矿泉水,那该多好啊!”面对这样艰苦的野营体验训练,这可是最大的享受啊!可是看看我空空如也的水壶,毫无准备的我早已经是“弹尽粮绝”了,同学们的水也不多了,这个时候哪还忍心去“借”呢? 只有舔舔干裂的嘴唇,背着重重的行囊继续前进。骄阳似火。我仰着看看那红彤彤的太阳,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身子失去了平衡,幸亏有双胳膊及时出现,我才没有倒下。转头一看,原来是他----陈明,那个我故意弄坏他木船的陈明,那人我在心里发誓“老死不相往来”的陈明。他慢慢扶我坐下,拿出自己的水壶,“啊,救命的水啊,多么美味的水啊!”我抄起水壶,仰起脖子就灌进了一大口,恨不得淋遍全身,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坐在旁边的陈明津津有味地看着我“狼吞虎咽”,好像这水就是吃到他的嘴巴里一样,“你„„你渴吗?”陈明双手托着腮,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略带无奈地说:“我是有准备的人啊,哪像你,做事情就是这么顾头不顾尾,才多久没管你,你就成这样了呀!哎哟,就知道你是这德性,早就把你的那份给预备上了。诺!现在你喝的就是你喝的那一份啊,喝完了可没有谁愿意‘借’给你了!”哈哈,原来是我的这一份啊,那我可不客气了,接着又是一场“恶饮”,最后还剩下几口留着备用。只见陈明麻利地帮我背起行囊向前走去,我缓缓跟在后头。眼看就要到目的地了,只见前面那个瘦弱而坚强的身影突然直挺挺地栽了下去„„原来,他一直没有喝水!

……我夺过他的小木船,也摔在地上,就这样我们的友情破裂了。可是后来在一次体验训练中,他把剩下的最后一点水给我喝了,那时候我才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朋友,我们就和好如初了。

„„“水„„水,现在要是能够酣畅淋漓地咕咚咕咚喝上几口冰凉的矿泉水,那该多好啊!”面对这样艰苦的野营体验训练,这可是最大的享受啊!可是看看我空空如也的水壶,毫无准备的我早已经是“弹尽粮绝”了,同学们的水也不多了,这个时候哪还忍心去“借”呢? 只有舔舔干裂的嘴唇,背着重重的行囊继续前进。骄阳似火。我仰着看看那红彤彤的太阳,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身子失去了平衡,幸亏有双胳膊及时出现,我才没有倒下。转头一看,原来是他----陈明,那个我故意弄坏他木船的陈明,那人我在心里发誓“老死不相往来”的陈明。他慢慢扶我坐下,拿出自己的水壶,“啊,救命的水啊,多么美味的水啊!”我抄起水壶,仰起脖子就灌进了一大口,恨不得淋遍全身,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坐在旁边的陈明津津有味地看着我“狼吞虎咽”,好像这水就是吃到他的嘴巴里一样,“你„„你渴吗?”陈明双手托着腮,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略带无奈地说:“我是有准备的人啊,哪像你,做事情就是这么顾头不顾尾,才多久没管你,你就成这样了呀!哎哟,就知道你是这德性,早就把你的那份给预备上了。诺!现在你喝的就是你喝的那一份啊,喝完了可没有谁愿意‘借’给你了!”哈哈,原来是我的这一份啊,那我可不客气了,接着又是一场“恶饮”,最后还剩下几口留着备用。只见陈明麻利地帮我背起行囊向前走去,我缓缓跟在后头。眼看就要到目的地了,只见前面那个瘦弱而坚强的身影突然直挺挺地栽了下去„„原来,他一直没有喝水!

……我夺过他的小木船,也摔在地上,就这样我们的友情破裂了。可是后来在一次体验训练中,他把剩下的最后一点水给我喝了,那时候我才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朋友,我们就和好如初了。

„„“水„„水,现在要是能够酣畅淋漓地咕咚咕咚喝上几口冰凉的矿泉水,那该多好啊!”面对这样艰苦的野营体验训练,这可是最大的享受啊!可是看看我空空如也的水壶,毫无准备的我早已经是“弹尽粮绝”了,同学们的水也不多了,这个时候哪还忍心去“借”呢? 只有舔舔干裂的嘴唇,背着重重的行囊继续前进。骄阳似火。我仰着看看那红彤彤的太阳,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身子失去了平衡,幸亏有双胳膊及时出现,我才没有倒下。转头一看,原来是他----陈明,那个我故意弄坏他木船的陈明,那人我在心里发誓“老死不相往来”的陈明。他慢慢扶我坐下,拿出自己的水壶,“啊,救命的水啊,多么美味的水啊!”我抄起水壶,仰起脖子就灌进了一大口,恨不得淋遍全身,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坐在旁边的陈明津津有味地看着我“狼吞虎咽”,好像这水就是吃到他的嘴巴里一样,“你„„你渴吗?”陈明双手托着腮,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略带无奈地说:“我是有准备的人啊,哪像你,做事情就是这么顾头不顾尾,才多久没管你,你就成这样了呀!哎哟,就知道你是这德性,早就把你的那份给预备上了。诺!现在你喝的就是你喝的那一份啊,喝完了可没有谁愿意‘借’给你了!”哈哈,原来是我的这一份啊,那我可不客气了,接着又是一场“恶饮”,最后还剩下几口留着备用。只见陈明麻利地帮我背起行囊向前走去,我缓缓跟在后头。眼看就要到目的地了,只见前面那个瘦弱而坚强的身影突然直挺挺地栽了下去„„原来,他一直没有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