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记事之包饺子传奇
初三 其它 1406字 66人浏览 海阔天空tomtan

春节记事之包饺子传奇

春节记事之包饺子传奇

过年有一个形象的名字叫“春节”。

每逢春节,人们里里外外便忙个不可开交了,我们一家三口也不例外,忙着“出门”、 “送礼”,像往常一样驾着五彩祥云回老家。

过年当然缺不了美食,那就数让人口水直下三千尺的“饺子”了。到了爷爷家,一家人便盘算着包什么馅的饺子,刚好爸爸馋韭菜了,别人送的韭菜多得是,不用愁馅不够了。

爷爷家的设备简陋,妈妈极不情愿的从南屋里拿了一筐韭菜,让我给她打下手儿。我洗个韭菜是很艰难的,没有现成的温水还得掺和起来,要不然我的玉手接着就变成冷冻猪蹄了,我暗自在心里叫苦:小白菜,地里黄,两三年,进了白菜筐,硬了梆,没了香,隆冬到,投身咸菜缸。

洗了一遍又一遍,着实让人着急呀,怎么好像是越洗越脏似的。还要顺头顺尾不能打乱顺序,要不然就不好切了,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成功的走出来阴霾! 洗的差不多了。到了要包水饺的时候,我往床上一倒呼呼大睡了起来,就不管世事了,放手认他们去吧!

春节记事之包饺子传奇

过了不久,在睡眼朦胧中,粑粑一遍又一遍的把我叫起来吃饭,不知为何我今天十分疲惫,所以我依旧躺在床上静心休养,粑粑可能一趟一趟的烦了,就没再叫过。我一刹那间满血复活了! 撞开门,冲到饭桌上就海吃海喝,那是不可能的----最近有点浮肿,急需减肥,旁边妈妈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好像生怕我吃急了噎着。

话说回来,这饺子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就是破了几个,翠绿色的韭菜撒了一铺盖,妈妈你该当何罪!妈妈的供词是肉切的有点儿大,下的时候破了几个,要不然还是很完美的。幸亏我这次没参与包水饺和切肉,洗清了嫌疑,吃了不少,还蛮香的,沾着醋吃还颇有几番滋味.

我在爷爷家几乎就是简单的流程:做饭-吃饭-睡觉-做饭-睡吃饭-睡觉,这是个死循环,也不知道我哪来那么多觉睡,多半是闲出病来了。

除夕夜的那天,中午刚吃过饭,没一会儿的功夫爷爷就下达任务了。命令我和妈妈立刻包水饺,我听了之后立马制止妈妈包韭菜馅儿的,自从那次大伤,我还没恢复功力那,自然不待见韭菜了,妈妈说要包素水饺----豆腐、粉条水饺。

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南屋把一整块儿豆腐和一扎粉条儿拿了过来。妈妈把豆腐一点一点肢解了,把粉条儿用锋利的大剪刀剪成了好几截儿,放了盆子里泡,直到泡软了才全放的菜板上,我还没有下达任务,就悠闲的呆望着洗手盆----爷爷此时此刻正在门口坐着懒洋洋的晒太阳,时不时的探出头来监督我们,防不胜防! 我一回头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妈妈正在把一坨粉条儿敷了手背儿上,一脸陶醉,妈妈飘渺的视线好像透过我看到了别的什么,我又一个猛回头,什么都没看见,难道是我多心了吗?

妈妈辩解说她手冷,粉条儿还是新鲜出炉的,相当热乎儿,便敷了手背上取暖,依我看我可以不用吃了,妈妈看见正在她作案的时候被探出头来的爷爷看到了,她顿时就笑得不知所措了,我听了妈妈描述爷爷探头探脑的样子也捧腹大笑了起来。

并且我又有一个重大的发现,妈妈的左手的无名指上戴了颗戒指! 也就说刚才,妈妈把粉条儿敷在了这颗饱经沧桑的戒指上面,不知道那颗戒指已经多么的油污了,这还得进行考证。反正怎么着我都少吃水饺! 幸运的是这次水饺一个都没破,但是想想我妈的罪行就没了食欲,不过少吃就是有助于我减肥。

我眼睁睁的看他们把水饺吃下了肚,简直太凶残了! 我们边吃边看春晚,确实不好看,打发时间还是可以的,就这样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过了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