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窗前白月光
初一 散文 1341字 255人浏览 dirtyclean洁洁

月凉如水, 月光从窗外沉默地探入, 静静触摸在脸上, 没有声响。帮朋友写完鸡肋似的材料,已是半夜五点。没有睡意,躺在床上,往日里一些影像映入脑海,怅惘。随手打开床头CD ,不经意地却听到这首《白月光》,音乐从天穹倾泻而下,氤氲整个卧室,击中心脏,泪千行。

大提琴一折三叹,钢琴幽怨,每个音符敲击心头那软软的忧伤。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天读一段文字,一个曾经心中默念过千遍的名字跳入眼前,如剌入心,良久未缓过来。出门办事,随口问司机“你生命中遇到过一个的人, 提到他的名字,你都会心疼良久”。司机轻快干脆回答“没有,我老婆是我第一个”。听之,投以羡慕目光。我知道他已结婚三年,跟妻子感情很好,常在我面前夸他的爱人这好那好,感觉他的妻在他眼里就是个投入凡间的天使。后来一见,是一个长相很普通有些很柔弱的女子,但在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爱原本就不只有轰轰烈烈才会使人心生感动。在他们彼此眼中,守望着属于自己的小小幸福。回来的路上,车内音乐轻吟低唱,沉浸在淡淡忧伤里。司机突然冒出一句“象你这样的女孩子太少了”,不想问为何而言,看着掌心里一滴水怎么样凝成珠。

“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尽君一时欢,拼将一生休。想起六十年前那位在新婚日不求幸福永久,只“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张爱玲,明知自己深爱的那个人拿着她的稿费去包另一个女子时,一向骄傲的她却依然踏上开往温州的船,面对湍流江水,她会是何样的心境?难道真应了“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吗?在温州的那半个月,她与胡兰成及另一位女人生活在一起,以她的骄傲又是何等心境?“倘使我不得不离开你,不会去寻短见,也不会爱别人,我将只是自我萎谢了”。但是必竟是自己一生全力以附爱着的人,回到上海,仍常常从稿费中拿出钱来寄给这个男人,直到一九四七年,与那人缘尽放手。我想越是希望幸福园满的女子越觉得孤单,擦不干回忆里的泪光。张爱玲是如何写出那句令人肠断心碎的“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在美国深居简出之时,又是以何种心来读那个男人写的风流自传的,书中将她普天大卖?也许是看透了生命的冷漠,她会选择费赖,会听话地将一心想要的孩子打掉?每想起她,心都会疼,懂她怜她。

“三杯泪眼蒙, 人世几时逢故旧 ;一曲肝肠断, 天涯何处觅知音,相思泪两行, 刻骨铭心总难寻”。

白月光

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

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

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

却欲盖弥彰

白月光

照天涯的两端

在心上

却不在身旁

擦不干 你当时的泪光 路太长 追不回原谅 你是我 不能言说的伤 想遗忘 又忍不住回想 像流亡 一路跌跌撞撞 你的捆绑 无法释放 白月光 照天涯的两端 越圆满 越觉得孤单 擦不干 回忆里的泪光 路太长 怎么补偿 你是我 不能言说的伤 想遗忘 又忍不住回想 像流亡 一路跌跌撞撞 你的捆绑 无法释放 白月光 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 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 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 却在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