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凄美的荒野舞蹈
六年级 记叙文 1419字 132人浏览 czkiller3

在凄美的荒野舞蹈

我是一只鹤,荒野是我的家园。我在草木芊芊的沼泽啄食,我在苍郁清幽的松林栖息,常常随仙翁遨游天宇。我是吉祥之鸟,似乎没听到有谁卖鹤肉,大概嫌我太瘦。但人们喜欢我,秀颀的身体,宽展的翅膀,天才的舞者,还有奇绝的嗓音,读《诗经》就能知道:“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怀着满心的期望,我离开荒野。荒野已经很逼仄,但周围还闪动诸多欲望的眼睛。很快,我轻松地坐在工业老板的办公室里,空调送来舒爽的清凉。老板慷慨陈词,描绘壮丽前景,我激动得差点忘了来干什么。最后,他肯定地说,煤炭要继续开采,钢铁要继续冶炼,医药化工更不能停了,节能减排嘛,“等企业有钱了坚决执行! ”此时,他桌上的电话铃声频频响起,他拿起电话说个没完,我只好告辞。

出门来到一位老农的田里,他慈祥地聆听我的环保演说,之后微笑着说:“知道,知道。”我自家吃的菜就不施化肥不喷农药。但是,卖给城里人的一定要喷药,不然歪瓜裂枣的,没人买,也不高产,那可就赔苦啦。

我打起精神去拜访官员,他们管理着一方水土,且素质很好。果然,我和这位官员非常谈得来,他也是忧国忧民,兢兢业业。他说,绿色GDP ,当然不错,理想之路,但操作起来很难啊。这位官员客气地送我出门,临走,拍拍我低垂的翅膀,语重心长地说:官场有些事,你还是不太明白嘛„„我是搞不明白,聪明的人类怎么愿意在浊气和酸雨中行走? 愿意吃农药残留很高的蔬菜? 愿意住甲醛弥漫的房子? 也许真是我的适应能力太差。

奔波劳累,饥肠辘辘。我迈着伶仃的细脚走进饭店。华丽厅堂,流水宴席,人们只顾推杯换盏,菜肴几乎未动,顷刻间,鸡鸭鱼肉哗啦啦倒进垃圾桶。有人计算,长一斤牛肉至少要一百多斤草料,啃去一大片绿地。这样丰盛的一桌,肉、菜、粮食、美酒,恐怕要糟蹋上千平方米绿地。中国人一天要浪费掉多少桌这样的酒席? 消耗多少绿地? 我不敢去算,大概是个惊人的数字! 我在德国就看到美丽的淑女精心地拿面包擦盘子,然后吃掉,盘中只有一点点番茄酱而已。中国人好面子呀,处处讲排场,如此这样浪费实在太多太多啦! “面子”真像满天乱飞的蝗虫,不客气地啃咬着珍贵的绿地。

回我的荒野去! 真有些愤愤然、戚戚然。当我悲凉地降落时,又大吃一惊。原来,有人来算计这片可怜的湿地了,他们指手画脚,无非在这里修修建建,耕耕种种。这怎样了得! 即便是耕种也会阻碍这里的“顶级”生态系统。这里是“地

球之肾”呀,他们不知道这里一平方米的土壤里就有蚁类、甲虫、蚯蚓、蜗牛等一万多个,一茶匙的草地含有50亿个真菌,世界上千万种的物种都藏在这个天然基因库里,几十万种高等植物、动物在这里繁衍。没有这些动物相伴,人类难道能独自在地球上生存吗?

我长长地悲鸣,悲鸣,杜鹃啼血一般。我要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声音。我抬起头,看到落日在天空涂抹出灿烂的金色,金色掩盖不了未来道路的泥泞与坎坷,漫漫长路我依然要走下去,直到我疲惫地倒向大地。风来了,还等什么? 我们起舞吧,鹤舞翩翩,用我们柔软而洁白的羽翼,去阻挡沙尘,去扫除冰雪,奏响大自然的梵音。继续起舞吧,为了天空更加湛蓝,为了江河更加澄澈,为了大地更加葱绿„„

班级:护理系1101班 姓名:曹琳玲 2012年6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