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我为自己泼下一盆水——写在一年后
初二 散文 1185字 272人浏览 吃掉世界的口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

歌谣的歌谣藏着童话的影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孩子的孩子该要飞往哪去

总是疑惑,一年后的我在哪?可是一年后我却还活生生的记得一年前我是站在哪个地方的哪个经纬度想着这个问题的。这个时候总沉思,我是有多么的无路可去,一年不短的时间竟然还可以印记那么清晰。这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了。问题在于我究竟是好印记的那类孩子还是忘性的斯卡拉。我知道那些都是尽力隐藏的温柔。因为不说就不懂而说了也都不懂的只是事情和人的成长。山田大心说,人生有三种味道,是咖啡。茶和酒。我盯着字幕问为什么。她说,咖啡如同其颜色和味道,茶亦同而反之,酒生性刚烈如同困守金銮却少了后怕。我听了只管沉默。

让你离开谁的世界有何不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是个容易失眠的孩子。小的时候总感觉那是很好的安稳时间而现在却感觉是被遗弃在人潮后的末端,深深的快要掉进陌生的国度。夜晚开始笼罩它的狰狞在每个人的深夜。一直都是习惯关了灯才入眠的,好像是在做最后的绵薄之力来赎悔不堪言的罪。原本欢天喜地的天花板变得远不可触,在消失,在离开,在后悔,在逃避。一点都不像顽皮的孩子不会不想家。然后自己变得渺小,小到渺茫。连自己都可以看见自己是比桌子小而狼狈的做在椅子上下坠。掉到眼睛里最后的地方还能缩下去在被惊醒一身汗。躺在床上只能面对空旷而安静到极点的房间,颤抖着身子睁大和手掌一样空洞的眼睛在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毁灭下沉的圆状体。其实它就那么大。我总会想起老舅。他也是个失眠的孩子——我想是这样的。总是零晨两三点了再进房间盖被子然后坚持睡下一两个小时送舅妈出去。舅的眼睛永远保持着一个温度和状态。却没人怜惜。我会觉得他可怜,可他是幸福的,他可以拥有我所不能的放肆。那是件温心的事情可是在揉捏自己是身体。记得有人说人总是在四十岁之前用身体换金钱,四十岁一过,就用金钱换身体。我想舅是不会这样做的,他宁愿死死的沉睡在咳嗽中也不要让身体做药品的实验。那样的血本更不值得让人留恋。

后来我们都还在,只是十年后都不一定谁还认识谁。

我对洛说过,别再这样了,把那些都忘了吧。那些不快乐不不应该再记着。会让人心疼。然后那是最后一次我看见她躺在半夜的马路上卷缩着身体哭。后来再也没有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c说过世上最寂寞的植物是柳,在明媚的春天它抱着满怀白色的心事,抖落在空气里,随着风飘,一点一点的白。我一直觉得不是这样子的。它独屹不过是因为不想让人看见那疼痛的伤口和结了疤又有新痕的残伤。就像不知什么时候惧怕夜晚到莫名其妙哭得伤心和畏惧没人近距离在身边一样恐怖。抹和山田大心听后寂寞的停止所有运动。洛说看见我空洞的手掌在眼睛里,所以我的眼睛也异常的空洞。

他们都是寂寞的孩子。一群长大却依然没人理解的人。站在人群的最末端感觉是要掉在了深渊的陌生国度。都是在七月二十一这鬼月最后一天巨蟹座朝九之前出生的。然而他们却陌生。

我们都还在。很好很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