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弥游记
高一 散文 1294字 184人浏览 彼岸佛babyla

前往须弥山的路上,两岸随处可见深红色的断崖,一层一层经了时间的风化,被岁月磨砺成这副样子。

同行的人说是丹霞地貌。

果然形如其名,色若朱丹,艳若云霞,只是长久地一路看下来,如同读卷帙浩繁的一部书,被它古老而惊心动魄的面容震撼至无法喘息。如此,再前行有一湖碧水静卧,成为须弥山赠与的怀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来须弥山一游的人,大抵是为了瞻仰大佛的圣相,我们一行人并无导游,也无行程催赶,只是慢慢地向上走。山上一草一木皆沾了灵气,幻化成精灵,夺人视线。中途有人来卖桃核念珠,买了三个,那个卖念珠的小孩约是山里长大的,主动指着大佛叫我们去:“须弥山就是有大佛才好看,你们不去看大佛?”

说来也对,我们从远去望去,大佛端坐莲花,衿带飞扬,眉目端和,走近才觉气势之宏大,所谓“高大妙法,种种庄严”是也。除乐山三佛外,它便是规模最大的佛像,然而我们却觉得一佛占不尽一山风光,遂双手合十,叩首,然后便向更幽深的山地寻路。

红岩经风干,表面龟裂成稍触即碎的尘,一步步扶将下来,两只手掌像极非洲女人用本地颜料涂染过的样子。沉淀出一种古旧的朱砂色,上山的路越发难走,偶尔还会遇到之前从山上散落下来的碎石拦路。于是取道栏杆外,踏着一山石继续走,甚而触摸高处孤绝的一株迎客松。凉风习习,祛了正午阳光所带来的燥热,绕过碎石区,仍旧翻回旧路,去传说中的宝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半路上差一点就以为已经到了目的地,三殿九窟重门掩映,峰路绕,另有一树一树菩提环生,顿觉应是佛家重地,然而真正的宝殿还在更上头,这里的香火供奉的是三位女性。

我们上去之后什么叫做“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宝殿只有一个恢宏的石门,九级台阶外加两根石柱,此外别无他物,我想象中要比方才“送子殿”更为堂皇或比一座古刹更为幽寂的场景完全没有。或许整个须弥山就是它自己的宝殿吧?那么,我现在已身在宝殿中了,阿弥陀佛!

高也高到极点了,路是陡峭到了顶,方直向山脚蜿蜒。桃花洞区的桃花是错过了,不过还留有桃果观赏,两旁的石面上刻着许多字,一瞬间心痒也想刻,最终是忍住了,朝着愈发浓重的阴凉之气奔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大约在山三分之一高度,我们走到了休息区。没有其他游客,只剩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张石桌旁守着一堆桃核工艺品。我们是累极了,也走到石桌旁坐下,女孩子问我们:“要手钏吗?”我举了举手中的念珠算作答复,她笑笑,依旧安静地坐着,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娴雅,如一朵带露的莲花。

“多大了,请问?”我开始和她攀谈,她垂眉说道:“八岁。”

好小的孩子,我想:“那你叫什么名字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柳容”她有些羞怯地低着头,仍旧微笑着。她的名字我问了三遍,依旧没有听清,她也有可能叫作刘容或者柳泷,但我宁愿这样称呼她。

柳容在说话的时候永远是微笑的,我不知道是否须弥山大佛脚下繁衍出的芸芸众生都自有一种端庄而宁静的气质,仿佛傍菩提而生的莲花。她的语气极其平和,眼神是安祥而清澈的。虽难见多美丽,却仍旧拥有让人肃然起敬的力量。最终我们有了一张合影,我的长发她的短发叠緾在一起,难以分辨,就像她说起了自己的学校和生活时交叠的手指。

下山的路依旧蜿蜒,沿愈发清凉的风来至桥下,一湖碧水洗去双手红尘,且回望大佛端坐莲花之上,从此不复得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