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河边》满分作文
初一 散文 10834字 610人浏览 我的处女地

那河边

黄荷佳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题记

春水潺潺,流动着纤柔的血液。静静地于杨树下吟唱亘古不变的情怀。

沿岸,席地而坐。努力将自己与自然间泥土的芬芳融为一体。尘埃落地,细细地将自己在空气中的烦闷解脱在目然之中。

一切都那样惬意,那样迷人。

河边沿是一条较浅的溪。犹如两个兄弟,本源自一方,一面因追求生活继续奔腾,一面因享受生活而分支成流。

脱下一直忙忙碌碌的鞋子,暂且先放下世间过于匆忙的琐事,让温柔的溪水抚过肌腱,让轻和的春风掠去疲劳,让和煦的阳光披散肩上,成为一直梦寐的剪影。

一条黑色小鱼缓缓而过,而又匆匆离去。倏而,便又回游。伏下身子,用水微拍着粼粼的水面,又可见两三条鱼儿扭动着身子转圈圈,披着金色的霞衣,它们快活地游着,就像是不理会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危险,不理会可能会有顽皮的的少年将它们装入剔透却丑陋的玻璃瓶中,不理会突如其来的雨花点点。

突然之间,阳光仿佛减弱了三分,淡蓝的天空逐渐灰暗,继而变为透明而干净的白。 日暮西山。

它们悠然自在地摆动着鱼尾,缓缓地顺流下去,仿佛几个天真童稚的小孩细细观察着这世界,观察过春意绿色,观察杨柳春风,落日余晖,观察这陌生却欣然的岸中人。

它们相互旋转,黑色的精灵在水中演示了生命中无畏的另一番风景。回游,顺势,低流,似乎一切都无关紧要,一切都只是幻影,享受生命比痛苦地延续而担忧生命的终结,要,快乐得多。

沾衣拂面,穿上那一直忙忙碌碌的鞋子,静静地回想。

现在真的很忙,难得有闲暇到这河边走走,看到了比我小得多的精灵中蕴存的舒适生命,我忽地领悟到,春日中黑色金光,闪耀出的另外一般风情。

如果,来世可以做一条这样渺小而幸福的鱼,哪怕是时光如流,岁月即逝,也好了吧。每一天都这般快乐,没有压力,如此般与大地亲吻的感觉,享受藏于泥土中的香味,捧一把清水,洗去脸上的假面,独来独往,真实自然。

踏着余晖,走回了家中的那条路,我踩着美好的欢喜,与那夕阳。

余,非鱼。

那河边

八(7) 徐雨晨

那人,那山,那水。

那河边,那记忆,那人间。

江南古镇,烟雨霏霏,天青色,烟雨浓,淅淅沥沥的没有了终点,河水冲击着两岸的卵石,急速,却又不失江南的古韵之美。水滴流婉转地歌唱,奔向没有际涯的终点。

雨不知疲倦的飘了数日,似乎永远没有终点。空气中挂着沉重的露珠,吸入鼻腔,重重的压在心头,固执的不肯散去,着实让人厌恶,又和父母吵架,连那繁密的雨水也无法熄火。我的心累了,真的累了。我径直走出家门,也曾回头奢望过一缕焦急的目光,可是没有,

一切都是幻想。我像只无助的四处流浪的野猫,在雨中漫无目的的前行,泪,雨早已分不清楚,只感到舌头的苦涩,内心的酸楚,终于不知走了多久,也分不清路在何方,世界浩大的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孤苦绝唱。

雨不再淅沥,我的头上只剩下一片温存,抬头一看一把伞遮住了我的上空,是晴天,伞上的图画是那么的美,照亮了我小小心中的阴霾。一双带着温暖的手拽起了我,拉着我走向河边的廊桥,一块干燥的毛巾出现在我膝上。一切的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的心中有了遗失的安全感,那双手是多么的温暖,毫无理由的使我迷失自我,这是爱。爱很肤浅却又很深沉,它能温暖你,这便足矣。我望了望她,她也望了望我,微笑在她的脸上绽放出从未有过的美好。她为我擦头发,那细腻的让我想起了母亲曾给过的爱,那么温暖,那么美好。如果时光可以停止,我宁愿让它永远停在那一刻。这个陌生女子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去依靠,她抚抚我的发丝,温和的说:“孩子,以后不要再淋雨了,爸妈会心痛的。”这句话浅浅的触到了我的心扉,掠过我的心悸。她走向那河边,在河对岸微笑,那么美,那么甜蜜,那河边洒下了最美记忆。

“流浪的小猫遇到了慈善的妇女,妇女给了它一杯暖暖的牛奶,给了它温暖。” 我是那只猫,无助的猫在河边遇到了温暖,从此便不再孤单。

那河边,我们相遇;河两岸,我们观望;心际间,我们温暖;人世间,我们爱过。 那河边,那个人,那份爱。

我在河边,观望我的青春,看得平静而又沉默,观望逝去的温暖。——后记

那河边

八(2)班 夏心怡

无意中,我邂逅了那么一朵花。

清晨,那河边,它静静绽放。

我凑下身子,仔细凝望。翠绿色的茎有力地托着两朵花苞,花苞中,露水盈盈,将饱满欲绽的花苞衬得水灵动人,花瓣颜色至上而下由浅到深,是我喜爱的玫红,在清纯中带些妖娆。它静静伫立河边,欣赏着自己倒映在水中的样子。

我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它们开放的样子,一定很美,很美。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那两朵花竟同时盛开了。花瓣褪去了原本原本的青涩,越发明媚动人,挑逗人心,两朵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犹如画家雕刻出的精致,完美无瑕,层次分明的花瓣由里到外,仿佛隐藏了数不尽的奥秘,待人去发现,斟酌,它们宛如两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河边嬉戏,玩耍,微风拂过它们的脸庞,带着些许清晨特有的杂草的芳香,它们沉睡其中,摇曳身姿,舞动起纤细的腰肢,在风中曼妙起舞,妩媚无比。

我已深深陷入其中。

傍晚,我来到河边散步,空气中氤氲着芳香,流萤飞舞,星辰满天。恍惚间,我仿佛听见了那两朵花在窃窃私语:

“我舍不得你。”

“你一定要带着希望走下去,连同我的生命一起,开除最美的花朵。”

随后几天,我发现其中一朵花越发娇艳,而另一朵花却逐渐枯黄,细细的茎无力地拖着花朵,苟延残喘。最后,它死了,悄无声息,离开了人世间。而另一朵则傲然挺立着,似

乎在享受全世界的人都惊叹于它的美丽·····

“有一种花叫双生花,它们同时开放,而其中必须有一朵花死去,为另一朵提供养分,导致一朵美丽动人,一朵枯败凋零。”

我惊异于这样的伟大。不惜牺牲自己而成全他人,将自己最好的东西也给了别人,它虽留恋于人间,但能让对方更好地活下去,开除最美的花朵,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枯黄,衰败,一蹶不振,这需要多大的忍耐力和无私方能铸就?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不舍方能凝结?在它临死前,它一定高喊过:“我不后悔,我也曾美丽过,辉煌过,这些已足够,而我唯一的寄托就是希望我的好姐妹能成为世上最美的花,这是我唯一的夙愿。”

活下来的那朵花依旧傲然于河边,它笑着,笑得很美,以至于眼眶中盈满了泪水······· 那河边,一束灵魂永垂不朽,它守护着自己的夙愿,至死不渝······

那河边······

那河边

八(7) 陈祎玮

夕阳把花树燃烧成了一幅经年的油画,柳絮上下纷飞着,清浅的水面依稀映着你,那莞尔一笑,那河边,那个你。

——题记

已然是黄昏,在炎热的夏天,天却还大亮着,一阵阵暖流拂过我颜前的短发。轻快的步伐穿行在青石小弄间,踏出几许幽香来。

刚做完作业,就提着早已编好的网兜,来到这河畔,河水清得发蓝,略微透出这古镇所存在的古朴气息。在这儿,偶遇了你。

那不经意的莞尔一笑,早已敲开了我的心扉,在这古朴的小镇中,那乌黑发亮的一头秀发上,盘着一支翠绿的发簪,绿得沁人心鼻。

你蹲在这河岸边洗衣服,连蹲的姿势也透出几分雅致,小心的漂洗着一件件不华丽却很秀丽大方的衣服。而我也裹起裤脚,应声踩进水里。水不深,刚好淹到半个身子,脚踩在鹅卵石上,小心的摸索着小鱼小虾。

忽然,一条鲤鱼游过,我兴奋得奋力一扑,结果扑了个空。溅起的水无疑在你脸上绽开了朵朵的花,此时,我丝毫没有听见些许娇气的叫喊声,只是那把刷子刷着衣服的声音,轻快朴实地在心灵的鸣响。

我还是在水中不停地嬉闹着,天色未暗,只是那夕阳缓缓向下沉,火红的染红了半边天我却全然未知晓,继续玩着,而那把刷子的声音也一直和着水声在岸边回响,这大概是夏天的江南小镇美妙的黄昏交响曲吧。

时间在我的笑声中渡过,不知觉中背篓的鱼儿也满了,也许是累了,疲了,表情渐渐松弛了,当我上岸时,无意的眼角余光又瞟到了你,一木桶的衣服整齐堆着,夕阳映得她白皙的皮肤上添了些羞涩。青色的裤子上水已爬满了膝盖,明显的水痕在裤子上荡漾,在风中,我隐约看见白皙侧脸的嘴角上有笑意在浮动,在风中留下碎碎点点——温馨的感到。

这古朴的小镇上,在这绿意盎然的河边,也许是上帝的安排,让我遇见了你,领略到了那另一种美丽,带着丝丝清凉的感到。

古桥下,那河边,飘逸的长发飘落发簪在青石板上叩响,不经意的莞尔一笑在风中也荡漾在天边,空气中尽是甜蜜与温馨。夕阳——红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后记

那河边

八(8) 王西

当江南水墨氤氲的雾气洗净了高举的双手,骏马踩碎了秋风在冀北辽远的草原上撞响沉重的鼓点;过往滞留的桥上霜寒漫步凝固了黎明,那河边,灰色的夜晚依稀了眼眸明亮的烟火。

——题记

灰色的夜幕降临了,漆压压的黑掩盖了大片天空,星儿时而走场,露一面而后又潇洒的离去。河水汹涌地翻滚,张着大口咆哮而过。风也凑着热闹,呼呼地吹个不停,它们在浪中翻腾,抱着层层巨浪,飞向高空,而又狠狠地砸下来,噼噼啪啪······

彼岸的曼珠沙华,娇艳如试,赤红色的在星空下生长。我深吸一口气,我知道,我将经历我人生中的最大难题。

哦!我是一只泥人,我需要到那河岸去,我拼命地往自己身上叠加湿泥土,我要强大! 第二天,太阳照射在我身上,我索取温度,使我变得干燥而坚硬,因为我要到那河边,我要过河!

养精蓄锐之后,我开始了冒险之旅······我伸出脚,试探地伸入水中,一个波浪过来,我的脚趾便无影无踪!但我不会放弃,彼岸便是春天!

我凝视着河水,深吸一口气,目光一凛,闪过坚定,纵身跃入了河中,“沙——”河水剥去了我的外衣,侵蚀了我脆弱的皮肤,我深知时间紧迫,迈起脚步在水下跑着,我冷眼看着唏嘘不已的石子,强忍着疼痛,向彼岸进军。突然,层层波浪向我冲击而来。“啪咚咚——”声音震耳欲聋,冲击力使我幼小的身躯打转在波涛里,沙石渐渐散离我的躯体,不,不能就这样垂死挣扎,死在这无尽翻滚的波涛里。我挣扎着起来,迎着浪头而去。

睁开紧闭的双眼,近了,更近了,彼岸就在不远处,我奋力地走着,这时,我已经快燃烧殆尽的趋势了,咬咬牙,一冲,用尽最后一丝力,跳上了岸边,欣喜便溢满了整个心窝。原来,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我触摸曼珠沙华的赤叶,那是红宣的荣耀的徽章,是我奋勇不惧的眼泪。那河边,有我凝固的梦。

那,是夕日欲颓的沉鳞竞跃;

河,是永恒不灭的勇敢的考验;

边,是助一臂之力而又阻挡前进的高墙。

但,那河边,有我定居一格的雀跃。

那河边

八(3)班 卢愿

在梦里,马良的画笔勾勒不出你完美的脸,波动的琴弦跳动了你炽热的心······

——题记

那纯真的流年逝去已不再回来,将点点痕迹烙印在你苍老的脸。

我天生喜欢水,我喜欢看跳跃的水精灵滑过我的指尖,我喜欢闻清水洗涤后洁净衣服的香味,我喜欢看河里千万条鱼儿争相跃。

愿意天天陪我去河边的是爷爷。

我喜欢在河边找地玩泥土,把泥土用水掺和着,闻夹杂着花儿的泥土芬芳的香味。爷爷就用水桶带我去河里抬水。

我喜欢吃夏天河里的野棱角,不用煮过,用河水洗洗就吃,那甘甜的没有渣的菱角带有河水干净的味儿。爷爷总穿个破筒鞋帮我去挖菱角,每次都带上一大串淤泥,甚至扎出了血,那次看见河水微微染红,开始我以为是夕阳的余晖带来的恩赐,但直到把手放进河水里感觉到一种血腥味,我才急忙哭着喊出来——“爷爷!我不要吃了,我不要吃了,你快上来!”但我的哭声却让爷爷努力地游进河中心,我最大的菱角,当他把一大串水淋淋,如玉般的青菱角递给我时,我摸着一个个似乎被血微微染红的菱角,却怎么地张不开嘴。

我喜欢坐在河边看鸟儿飞,看鸟儿婉转地鸣叫,总想有一双雪白的翅膀,飞离亲人,奔向天空那无尽的怀抱里去,爷爷会坐在我旁边,用粗糙的手摸着我的头,唱着六七十年代的老歌,把我催入了像鸟儿一样飞的五彩的梦里。可爱的是,梦里常出现一只大鸟,黑溜溜的眼睛注视着我,我总能读懂真心与关切。

我喜欢那河边的一切,我也喜欢那美丽的河,似有一股清冽的河水正流进我的心田,辛勤地灌溉那几株早已打枯的小树苗。

现在我已久不回去了,上一次回乡下,家里已搬完了,正要拆屋子了,爷爷一直让工程队等到我回来的那一天,看最后一眼房子。我看着那栋老房子,掩藏了我多少欢笑的老房子,即将消灭,心里有几分说不出的酸意。

“陪我去一下河边吧!”爷爷对我说。

我于是拉起爷爷的手,牵着那我一个童年的手,走向河边。

河水依旧清洌,依旧纯洁。我把爷爷的手放进水里,洗却了那么多念的污垢,爷爷的手回到了本色,但仍如树根那么枯黄。我们望着河水的源头,听着“叮咚叮咚”的山涧流水声,相视一笑。我们坐在河边,坐在有独特香味的泥土上,看着夕阳最后亲吻地平线······

那河边,总有一张衰老而完美的脸,向我微笑;总有一种天籁的声音,唤我回去! 哦!那河边,我的童年!哦,那河边,我的爷爷!

那河边

八(1)班 张鑫璐

阳光咬破黑暗的唇。

彼岸,春暖花开。

——题记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名字可以那么难割舍。沿着时光的轨道航行,那段从不曾远去的曾经。

我不想说他的名字。就称他为F 吧。他曾在黑夜里给我一束光的力量,他曾在冬天给我最温暖的快乐。

记忆犹新的便是那次统考,科学是我的弱科,每次科学考试都会紧张得要命,一个黄昏F 来到我的课桌前,那时我正在奋笔疾书,便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他敲敲我的桌子,说:“不要给自己过大的压力,会把自己闷出病来的,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的话里透着不可拒绝又温暖人心的力量,也许是对他的信任,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他带我来到走廊前,用手指向不远处的一条小河,笑着对我说:“看,它们多快乐,它

们永远带着一股冲劲和对自己的自信,你也应该相信自己的不是么?我相信你!”说完,他看着我,眼神里的是肯定和信任。那个人,那条河,给了我黑夜里一束光的力量。

还记得那个冬天,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场大雪,不知道是温度低还是近几日来的试卷接连失利,竟觉得寒冷刺骨。沿着林荫小道,不知不觉就到了F 跟我说过的那条小河,现在它们不再流动,它们结冰了。我在河边的木椅上坐下,面无表情。忽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L 你不该这样的。”我回头,看见F ,他冲我笑笑便在我旁边坐下。 指着那条河,说:“你看,它们不再流动,这里没有阳光,它们没有自信了么?”F 看了看我,指着小河:“到了春天,它们就会像以前一样快乐的前进。”“可是现在是冬天啊。”F 站起来,面对太阳:“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看着他的正经样,笑出声来。他转过身来,继续说道:“L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可以的。”是啊,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我站起身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笑着,这个笑容给了我在冬天里最温暖的快乐。

这片天空承载着我们大大的梦想。

那河边记得那段不曾远去的时光。

黑暗里透出一束耀眼阳光,它在诉说,它在怀念。那段往事以最美好的姿态停留,成为记忆力最鲜艳的颜色。

祭奠。停留。

那河边

八(7)班 卢聪

岁月长河漫漫,流淌过心胸的绿野。

那条河流温情,淌遍我记忆的上岗。

——题记。

站在那河边遥望,夕阳的余晖爬上了我的背,久久不愿散去。这种温暖······记得她也曾在那河边为我带来温暖。

那时的我似乎不懂事,不知道要认真学习,而我却似乎成了被神器重的孩子,偏偏在期中考试里考得格外的好,可这时对我来说似乎是一个不幸。这意味着我一定要开始努力刻苦。

可是以前的那些坏毛病像一堵堵墙,笑着阻挡着我。我感到恐惧,这些毛病在我面前化作一条河,波涛汹涌,深不可测,我想退缩了,我觉得我做不到······

我就呆呆地站在那河边,望着它整天得意洋洋。连那微不足道的鸟儿,鱼儿都嘲笑我是懦夫。心被无限的阴霾包裹着,透不出一丝光亮。

霎时,一道强有力的光芒直冲向那被阴霾包裹着的心,冲散了,透出光芒。她,耐心地与我交谈,一路指导者我。就在我沉入绝望时,她拯救了我。

她每天都会指导我改正错误,跟我将一些道理。从她温柔的目光里,我所看到的是期盼、是关爱、是无尽的力量。让我鼓起勇气,面对那河流。

每天站着那河边,看着它的狂妄被一点点慢慢地削弱,我相信自己能够做到,终于有一天,我与她来到河边,惊喜包裹了我那颗悬着的心,河已在缓慢地流淌,夕阳余晖洒下,泛着浅浅的光,淡淡的芒。

我鼓足勇气,踏过这条河流。不知不觉,回头一望,我已来到河的对岸。她那温柔的目光照耀着我,化作一条河流,淌进心里。随着血液淌遍身体,淌遍了我记忆的山冈······

接下来的路瑶我自己走,还很漫长。她,老师,也不可能一直伴随我们。但老师的鼓励,期盼会随我一同上路,给我勇气······

那河边,是殷殷期盼;

那河边,是浓浓真情;

那河边,是老师的爱;无限流淌,淌遍我记忆的山冈······

那河边

八(2) 胡凝

那河边,我第一次感到时间淌得比水快,也带走了太多不该失去的东西。

——题记

月影星星,身着一袭白连衣裙毫无形象地坐在那河边。低着头,格外明亮的星星将身影投在河面上,我一动不动地发呆,是少了点什么。

他轻轻地走过来,斜倚着一棵树,不说话,他不跟我说应该怎么坐着,如果是外婆,一定会教我搬来椅子,又或是说我脏了衣服。如果在从前,他会把我抱起来,放在最高的那个树杈上。而他就这样斜倚着,什么都不不说。他,或许是老了吧。

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外公会抱着我坐在河边,抱着我数星星。我总是不说话,他都会耐心地,一颗、一颗地数,对着手指头数。他总是能分清哪些事数过的,哪些是没数过的。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故事,听多少遍都不会腻,我们能一坐一整晚。

“数到第几颗了?”外公突然出声,声音已经沙哑。“嗯?”我愣了一下。我已经不再是数星星的年纪了,他却固执的认为我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

“乱了,重数吧。”我撒了个谎。他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眼镜,他从前不戴眼镜的。月光照下来,撒在他的黑发上,突然觉得那乌黑的头发已经失去了光泽,爬上额头的皱纹记录着时光的流逝。

我用一只手拖着下巴随意地数,他也在数:“八十九、九十、九十一、八十三、八十四······”他的眼神还是那么专注,像是他输错了会把我教错。可事实是:他已经错了。惊觉地没有抬头,只是对着河面数,河面上的星辰不如天上的亮,刚想问为什么这么数,才想起外公脖子不好,头抬久了会累。

微风吹来,河面上的影子颤了一下,他又数错了。从未觉得他离我这么遥远,仿佛这要我松开手,就再也抓不住他了。不知不觉,泪水模糊了视线,我靠在他背上,不让他发现我微红的双眼,他也听不出我的声音已略带哭腔。

才过十年,他还很年轻,可是他真的老了。

春天,在这河边,杨柳依依,本应是勃勃生机。我却怕这月光下满天飞舞的柳絮,不知不觉中爬上他的黑发。

时光还不懂事,带走了太多不该带走的。

那河边

谭羚涓

夜,已到了更残漏尽的时刻,可皎洁的月光依然弥漫着整个大地。天上的浮云到处飘摇。星星依稀可见,那河边,有着我熟悉的背影。

晚风吹动了河面,月光拉长了身影,萤火虫,一闪闪,满是飞舞的钱币。

“爸爸,你看那河,多美呀!”看着面前繁荣的景象,却指着那河说。

“是呀!多美呀!”父亲眼里闪烁着光芒。岁月多去了他曾经的容颜,硬朗的脸部线条却没有因此消失。仿佛有事堆积,仿佛有些伤感,有些失落,他看了看臂上的疤。

母亲告诉我,那条河,是当你父亲和几个朋友一起干的,河的建成,有父亲的一份力。但结果却不怎么好。父亲的朋友为了不让从上面掉下的石子砸伤,便飞快地跑过去,为父亲挡住了石子。但情况紧急,那位朋友为了救父亲,用力将父亲推到在地,疤就这样诞生了。那位朋友因此残疾了,失忆了。

父亲对此十分内疚,河还没修好,父亲的手臂也没缝上针,他便急匆匆地感到了医院。他已不记得父亲了,看见父亲只会傻傻地笑,或是愤愤地哭。

这算是好一些的,之后他看到父亲,头就疼得异常厉害,为了不让他痛苦,父亲只能偷偷地看望。在角落里,堆积了许多父亲的痛苦,他们没有败给友谊,而是败给了时间,石子落下的瞬间。

情况进一步恶化,那位朋友去了另一个世界,这让父亲的罪恶感更重了。他,终于无处寻觅。

听了母亲的话,我常常想:父亲看到这条河时,心里是什么感觉。

应该是撕心裂肺的痛吧。

每次和父亲来到这儿,他眼里总是闪烁着泪光,不知是不是尘落入了他的眸子,微热。 阳光浅浅薄薄地透进来一层,打在脸上铺出阴影,睫毛因此显得厚重。光脚漫步在河沿,清冷的凉意从脚底蔓延至心间,父亲,请别再愧疚了。

是呀,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转眼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后记

那河边

八(8) 楼盈盈

有一种美好超越陌生且留下温醇,有一种美好催人泪下成就亘古。

——题记

阳光三月,风缓缓吹来,留下些淡淡芳香,迷醉人的情思,太阳照在眼睛上,洒落下了星星点点的美好,云朵四处游荡,一不小心地相撞,撞下了片片羽毛,是怀念,是孤独。

黎玚是个可怜又成熟的孩子。

她的面容姣好,细碎的短发显示出别样的生机与活力,唯一不符合美学的是她那双空虚而又略显忧伤的眼神,容易让人想起蓝色,想起碧浪荡漾却寒气透骨冷漠的小河。她的福气去了外地,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她喜欢水,喜欢河的岸边,那是她父母回来的指路标。

黎玚常常在河边守望,从一天中的余晖升起到夜空中露出闪亮的星星,她以为生活会这么平淡无奇下去,可是,那次美好改变了她······

风习习,草曳曳,小河边微波粼粼,宛若飞鸟的羽毛悄然临于河上,宛若大片的珍珠与翡翠铺平洒满金光的大道,宛若梦想的希冀绽放的光芒,黎玚醉了。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你叫什么名字?”黎玚吓了一跳,她抬起头,略微不满地开口:“你不知道应先报自己的名字吗?”女孩微微一愣,转眼微微一笑,额头的发丝迎风摆动,宛若天使,无限美好:“我叫伊芯,一直,幸福。你呢?”黎玚撇撇嘴:“黎玚,离着阳光,十分遥远。”伊芯笑了笑,她从女孩的眼里看出了深深的寂寞,厚厚的冰封住了她的心,伊芯决定唤醒她的温暖。

“呐,黎玚,我从河的另一边来,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说完眨巴眨巴双眼,无限的乞求让黎玚不知所措,微微转过头,别扭地说道:“好吧!”伊芯忽然就很高兴了,这个马虎鬼忽然就忘了自己的言语:“黎玚,给我讲讲你的事吧!”黎玚无语,忘了一下似乎喃喃自语:“我父母在我很小时就去外地打工,我也就是一个留守娃,每天盼着他们回来却总是希望落空,我时常想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一颗泪珠从脸颊滑落,包含着无边无际的孤单,伊芯一把抱住了黎玚,浓厚的鼻音包含了黏稠的关心:“黎玚,你一定要加油,你的父母一定在河的另一边等着你读好书了以后过去。”

自此,黎玚再没看见过伊芯。

时间转来转去,像一个圆,每天重复上演相同的事,那天河边的事像是一场梦,隔世的记忆,笼罩着不真切的迷迷蒙蒙,但是,黎玚学习更加努力了,她也会笑着对别人说:“我叫黎玚,黎明阳光,温暖美好。”因为他知道——只有努力学习,才能不再河边继续守望,才能到达河那边去。

那河边,有着伊芯的美好,黎玚的初醒,而在河那边,有着黎玚的理想,父母的期盼,伊芯的祝福,黎玚知道知识改变命运。

那河边

八(3) 应婷婷

春,却早已有了夏的味道,食堂门口,那不知名的花儿,随风飘散到天地各方。在那底边沁粉的地方,带去人们在它树下的低吟,那朵花也是否可飞到家乡呢?带去我的低语。

——题记

我出生在一个温和的小镇,即使在夏天也感觉不到它身上丝毫的急躁,所以整个夏天,无论太阳将大地考得多么炽热,也会听到小孩子舔着化着的冰棒,大呼小叫的声音。

荷香飘满河面,树枝压低鱼影。那时,小孩子都成群结队去小河边,有时不管认不认识一打一闹就成了铁哥们。河底不是很深有时便赤脚着脚丫走在那光滑,久远的鹅卵石上,每次享受这种世外待遇的同时,也总用脚指把石头扣得紧紧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满嘴淤泥,还会惹得同伴一阵好生的笑。

女孩子们是比较安静的,向来见不得她们在水上玩弄,闲得无聊时倒是喜欢扯掉拖鞋和几个姐妹在河边的树荫下比划的,她们卷起裤脚,卷得很高,生怕会弄湿,树影随风在她们眸边飘忽不定,这时的平静是谁也不愿打破的。反倒一会,会听到“哗——”的水声;河面起了几丝涟漪,脚踢出的水珠在阳光下,散射出童话的色影。

我比较淘气,好事好动,一次我看见邻家的小孩在河中逮到了一整罐的蝌蚪,他无时都带在身边,一路走回家,一路都引来无数羡慕的目光,好像就他有似的。我向奶奶拿来水果罐,在孩子们都午睡时,偷偷跑了出去,跑到河边,蹦入水中,激溅起的水花打醒了仿佛

同样睡觉的荷花,那几颗珍珠从花瓣上打落,滚上几沁香气,便浅浅流入“深渊”中。

在岸边有许多蝌蚪,完全无所防备,几群地簇在那,我慢慢走过去,时不时会打一个踉跄,等我真的走到时,蝌蚪早就擦过浸入水中的肌肤地流过。今天的水,出奇地静,每走一步都好像打破了这宁静的午后,蝌蚪也不厌其烦得躲着我,我一急,冲入水中,可不小心,“啪”水击了一地,到处都散出银闪闪地光,附着河中独有的清凉与淡花香。一只受惊的蝌蚪被落在后面,不等它回过神来,“我抓到了!”镇上回荡着花香。

我看了一阵下午,幸福感涌在心头,水中缓慢飘来一片荷花舟,舟山还点有几些落下的雨痕,花香,兴奋与骄傲充斥着我的血液我把蝌蚪放了,忘了为什么我来此。

夕阳照透香樟树,夏日散满花珠,拍打出的记忆,任由时光飞渡,织布飞棱,正花开不败映我心,流淌在乡边的小河中······

那河边

八(5)班 楼卓涵

暮色的村庄抹去了明朗,只留下氤氲的剪影,晚归的孩童在昏暗中经纬出依稀的呢喃,如夏花般粲然,在那河边。

——题记

我喜欢,行走在那静默的清水河畔,歇宿在叠叠的石岩边,观溪中水涓涓,忆幼时事悦然。那河边,微微泛绿的青草上。

河边嬉戏

“小雨姐姐,等等我,慢一点嘛。”我朝着前方大喊,抖动着蹦跳的小辫子,神彩洋溢着微笑,目光注视不远处——一个比我大三岁的邻居姐姐,身着青布长裤和格子衬衫,扎着一头俏皮可爱的马尾辫。

“小雅,快来看这里有小蝌蚪耶!”

“真的吗?”我很兴奋,双目放光。“我要捉起来,养在家里。”“我来帮你捉吧,你会弄脏衣服的。”不一会功夫,蝌蚪就装满了小瓶子。

“谢谢,姐姐。”我接过她递过来的小瓶子。

午后阳光洒在我们的笑容,河边映照着我们嬉戏追逐的身影,快乐的百合绽放在心田。 日暮溪边

日,坠落程弧线,美以如婉的舞步衬托着河水的红艳,仿佛泛着红晕的少女。

时间如飞鸟,匆匆不经意地逝去,令人措手不及。“小雅,我们得回家了。”带着叹气的口吻,忧伤的黄昏,不舍地分别。

“不,我不,我就要在这河边再待会儿。”姐姐拿我没办法,只好坐在软软的草地上,静静等我。日暮是这么的美,河水映着点点斑红,缀着暗光,浮动着幽香,忽闪忽现,隐隐约约。天暗淡了,沉醉了。我被姐姐牵着,匆忙往家赶,担心父母的责备。

“砰——”我的脚强烈撞击了岩头,我的身体向大地亲密接触,“啊!——”尖叫声穿云透彻。姐姐弯下腰,蹲下,观看我的伤势。

姐姐悲叹:“你的皮蹭破了,我被你回家。”我痛苦地咬着唇,爬上姐姐的背,用手勾住她的脖子。就这样,踏着暮色的田间小路,和着清脆的叮当,回音荡漾在那河边。

我喜欢,倚靠在褐色石旁,漫步在充满童年气息的黄昏河边,赏河中蝌蚪活泼打闹,念如今在远方的邻居姐姐。

黄昏是河畔之百合,在那河边,思念童事缠绕。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