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一堵墙作文讲评
初一 记叙文 10157字 2233人浏览 禾晞之殇

就是那一堵墙(讲评)

一、墙的含义、作用理解

1、阻止人们前进的障碍

2、保护人人们不受侵害

3、划分事物的界限

二、审题:墙的作用,由此引申出墙的比喻义,

三、立意必须思考的几个层次:

1、比喻性题目,一定明确揭示题目关键词在你的作文中代表什么,你要写的是什么墙;

2、这堵墙怎么了

3、该怎么对待这堵墙,建筑还是推倒

四、写作中出现的几个问题:

1、扣题不紧。题目是“就是那一堵墙”,而好多同学却写成好多墙。

2、观点不清:对什么墙始终说不清,写不出怎么办,滞留在“阻隔这一层次”。方法化实为虚,如:“就是那一堵政治意识的墙阻碍了和平统一,加强对话,一国两制,求同存异;就是那一堵自卑的墙将我深深的围在其中„„

3、无独立思考,人云亦云

4、记叙文始终不说那是一堵“什么样的墙”,或者只停留在“是什么墙”层面;不知道用细节用事件写出思想上如何转变,如何推倒越过那堵墙。

五、评分依据:

1、始终不点出是什么墙的,43分下

2、立意只在“墙让人迷失,/墙让人成长”层面。41-44分

3、只写墙之厚重,不写对墙怎么办或者只是一带而过写“推倒”,43分

4、空谈用坚贞,纯朴,真理,至善,去打破这堵墙的„„44分下

5、无针对性和现实内容,不超45分。

优秀习作

就是那一堵墙

2010.10.3

老婆婆的家有一个院子,一堵墙围着它。夏天的时候,院子里长出了几朵蒲公英。蒲公英们长的一身纯白模样,簇成一小团一小团的,可爱极了。最小的那一个叫小小。她不仅长得最小,胆子也特别小。怯怯懦懦的,什么都怕。 老婆婆有一个小孙子,特爱玩。有一天,小孙子心情特别好地在院子里蹦蹦跳跳,一不小心摔倒了。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把空气摇晃得厉害,形成了一股风。这股风使蒲公英们一阵摇晃。这个时候,那些被摔倒的小孙子压着的草疼痛不堪地集体呻吟了起来:“好疼啊,我要被压扁了!啊——” 小小紧张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自言自语地说:“真险

真险!天哪,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幸好他没有在我这儿摔倒,要不然,我一定会死掉„„”

老婆婆走过来,扶起小孙子,嗔怪着拉着他走开了。刚刚被压倒的小草里,有些已经坚强地努力地爬了起来,重新摇曳在风中了。而另一些,也不知道是压得太厉害,还是懒的爬起来的缘故,依旧躺在那里。

小小看着他们心惊肉跳起来,忍不住尖叫:“死了!他们死了!”

“没有死。”一根刚刚挺直身躯的年长草转过头,无奈地看着小小,“哪儿会那么容易死呢,我们小草的生命力可是很顽强的。他们呀,是在趁机睡懒觉。”

可是小小依旧无法相信,因为她看到他们一动不动。小小一直觉得生命是很脆弱很脆弱的,所以她还是胆小如鼠。 终于,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蒲公英们要飞翔了。他们要飞出这堵墙,去更远更广阔的世界延续生命。有一天,突然刮起了很大很大的风,最大的那个蒲公英兴奋地说:“机会来了机会来了!现在就是我们起航的时候了!”说完,她很使劲地扭动了一下身子,挣脱后乘上了风。

于是蒲公英们都陆陆续续地飞走了。他们清脆地笑着,开开心心地飘过了围墙。

可是小小害怕极了,她一点儿也不敢飞。她很担心,担心自己扭坏了身子怎么办,担心自己飞不起来摔死了怎么办。眼看着同伴们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小小站在原地,又急又怕。

“快飞啊,小小。”

“快飞啊,小小!”

“快飞啊,小小——”

大家都在召唤着自己,声音一点一点弱下来,身边只剩下最后一个同伴了。

小小我们走吧,再不飞就要没机会了。”最后一个同伴拉了拉小小急切地说。

“可是„„可是我怕„„”

“一生总要遇到一些困难挫折,你要是不肯努力,难道要就这样让你这条延续了那么久的生命老死在这里吗?你长了这么大不就是为了这一刻的飞翔吗?”

我要让自己这条延续了这么就的生命老死在这里吗? 我长了这么大不就是为了这一刻的飞翔吗?

小小抚了抚自己的胸膛,深吸一口气。堵住我的不是面前这座墙,而是我心里的那座墙。我一直害怕着它,其实它一点也不高啊。

最后一个同伴也起飞了。小小很用力很用力地扭了扭身子,终于搭上了最后一阵风。她轻轻地一跃,借着风力,看到了墙外更为明朗的世界。

就是那一堵墙

我们都是墙,都将自己的伤隐藏在背后,以自己光鲜的一面示人。我们被幸福挡在墙外,然后颠沛流离,直到我们相识,相依为命。

——题记

我认识苏与默沉,两个同样命途多歼却倔强的女孩。我们的相识是一场意外,同时绝不仅仅是场意外。我们命运的线从平行到相互交织,仿佛是上天注定。于是我静静地坐在这,静静地写下我与苏,我与默沉的故事,心痛抑或憧憬,我都坚信,我们会好好地活下去。

一、没有阳光的墙后

苏写下:“我在沙地上涂鸦彩虹,天就晴了。”我一时唏嘘,哽咽无语。苏那颗孤独寂寥的心,在阳光照不到的墙后。我用墨水笔一笔一划记录下她的时候,想起她曾那样跟我说过话,我忐忑不安,甚至希望她就此打住,我怕她承受不了向我坦白没有父亲的事实,会因此崩溃。然而她的话让我松了口气,她有父亲,一个已不再属于她的父亲,我想:苏,至少他还活着,再怎样他还是你的父亲。“他打电话来说叫我妈不要再打电话给他,他怕破坏他的新家庭。”你假装冷血但内心气愤地告诉我。“父亲,对你来说只是一个无谓的称号。我是那么想告诉你。”可是我说不出口,我不能自欺欺人。我们在现实面前,溃不成军。

二、墙后的向日葵

“你总是给我臆想让我坚持到天亮,但你不懂我那寂寞的倔强。”

默沉抬头的时候,我便顺着她仰望的方向眺望,追寻阳光。零零星星地,碎了一地。我很少写她,因为我描摹不出她,甚至她的轮廊,也逐渐模糊,但阳光照射出的弧角,我依旧

记得。

我所爱的人们,总写一些悲伤的文字,默沉,和她坚持着的理想与爱情,与她的青春,我都一一见证。

默沉不爱右边,她与他也从来在一起。但我篡改了剧本:默沉与右边相爱,然后分离。其实她的爱情,不过是可怜的卑微的渴求。她并不相信爱情,却爱把“飞蛾扑火,义无反顾”挂在口边。可我知道,你在说谎,在欺骗所有人,包括右边。海子说:“在黑夜里,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生存、爱情,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你所谓的爱情,不过是编织了华丽的借口,来掩饰内心空虚罢了,你喜欢这首诗,为此我将它刻在心中,反复吟哦。

我知道你是受过伤的孩子。

你将沉默这两个字倒转作为自己的名字,在人墙中筑起更坚固的一道墙保护自己不再受伤。你看过太多人为了功名利禄不异背叛自己的理想,你听过太多人无病呻吟,你蔑视过太多出卖精神的人们。可你也讽刺自己一无所成。于是你在沉默中选择灭亡。你明白你这样让我多心酸吗?你一直都是那株墙后的向日葵,再苦再累再阴暗,也清醒决绝地仰望太阳。 无论这条路有多么不平坦,无论前面是悬崖还是险滩,我们都将傲视一切。

三,向日葵与我们的梦想

我用第三人称开始叙述,用第二人你写尽悲欢。沈从文说“我们的手,是一颗心灵走向另一颗心灵的桥染”。我知道,同时也不敢奢望用笔在纸上刻下我们的年华。我们被现实这堵墙

挡得无处可进,无处可退,我们的理想在飞上蓝天之前便轰然倒地。我们悲愤,叹息,无奈,再筑起那堵更深的心墙,隔绝外物。我们以为不会再痛,可是我们一直在痛。

默沉是我,而苏同样坐在这,写着我们的文字。我们都很坚强,都以向日葵自喻,乞望并追寻阳光。

当阳光照亮那堵墙时,我们成长,并推倒那堵人墙、心墙,去寻找属于我们的幸福,去实现我们的理想,仰望此刻的太阳。

我想给故事安插个温暖的结尾,阳光照亮的那片葵花海里,我们不再躲在墙后,而是勇敢地微笑,如此安详。

就是那一堵墙

爸说,其实,在充足的阳光下,这是个尘埃遍布的世界啊,万物都在以自己的状态生存。爸用一句文学语言,说出他的感受。然后眯着眼睛坐在墙根,不再说话。

——题记

生命黄昏

爸难得有个不疼痛的日子,是的,这样的日子对他和我们就如同过节。牵着父亲的手,带着希冀走出这片只属于死亡的空灵。

爸喜欢这样的午后,喜欢这样不被禁锢的闲庭信步,因为不必无奈地躺在病床,四周灰冷的坚壁,锈蚀的铁栏永远定格的凄怆,所以他贪婪地用目光捕捉每一处风光,目光不

再呆滞,净澈地像个小孩。

柳树叶子绿得有些深沉,槐树羡慕柳树比它早一步在进成熟。还有风,绵软的风用鹅毛的手掌,做了一个慢动作。树枝不动,一些身体柔弱的树叶动了动身姿,转身又看看四周岿然不动的同伴,有些害羞,马上噤声不动,用意志抵抚风善意地挑逗。鸟来了,小小的麻雀在槐树丛中唤来唤去,像个聒躁的媒婆,可惜,它的巧嘴说不动叶子的飘落,它们铁了心,跟随着树枝迎接每个季节的考驻。

但父亲的生命就似那随风摇摆的叶,有些泛黄,有些调零,摇摇欲坠的那道生命曙光。我知道为爸做这些小事是有尽头的,不知道哪一天,为他做些什么的权利就不再属于我。

最辛酸的秘密

父亲的腔是虚无的黄,皮肤像遥远岁月的一张纸,被时光滤去了所有水分。然后是锋利的刻刀,在这张朽腐纸上刻满了沧桑。

父亲的命一直很苦,一直都过着煎熬!尝尽了酸楚,但„„他什么都没说!

父亲是个单身,因为家贫,时常揭不开锅,媳妇跟人跑了,只丢下害病的儿子去追求所谓的幸福。孩子的腿有病,一拐一拐的,父亲为了他不断的奔波劳碌,似乎活着的使命就是拼命地攒钱去医好他的孩子,即使衣衫褴褛,即使早已瘦骨嶙峋,只为了一步步去接近那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孩子也很懂事。学习优异,勤恳朴实,这是他父亲唯一的慰藉,苍老黝黑的脸上一丝久违的笑颜(记忆中,父亲在妈离开之

后就变得冷默)。这样的日子一天天从指间滑过,太过匆匆,来不及回首!不过„„

工地上传来恶讯,在一次高空作业中,刚强坚韧的父亲倒了,从二十米的高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工友被这惊险的一幕吓得不知所措,空气中挥着不去的茫然,当工头来到了现场,他紧紧地抓住这个男人的手,不断地呼唤着父亲的名字,不过换来得只是父亲静默的沉眠。

当父亲被送进手术室,苦病的儿子也接受了医治,说是一个匿名的好心人捐十万元帮助他。“嘀嗒,嘀嗒„„”生命的时钟不断地旋转。这罗盘的指针在结束的边缘摇摆。“叮”两人被同时推出了手术室,儿子的手术非常成功,他可以像一个正常人走路,而父亲却永远要承受着身心的剧痛。“嘀嗒,嘀嗒„„”时光继续流走。

就是那一堵墙

我知道为爸做这些小事是有尽头的,不知道哪一天,为他做些什么的权利就不再属于我。

而那一天,真的来了。

踏进家门时,二哥正在床上听着爸,我从二哥怀里接过爸,看着他的脸,不知所措,他没有意识,我知道,这次是真的了。他不会再回答我。而今天却是月圆的端午。

而后是一阵雨,一阵急雨,落了下来。我固执地说这是上帝为爸滴下的眼泪,晴好的天,突然间杪下了雨,上帝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是吗?我接过父亲的骨灰盒,把他贴在心口,我轻声对他说:“爸,在走一次这尘世的路,咱回家,这

次我抱你。”

结束了,不过那个世间最辛酸的秘密,成了儿子心中永远的一堵墙。

就是那一堵墙

那墙,轰然倒塌,却幻化为你无言的爱„„

——题记

我总是无数次的做着同样一个梦。梦中的你,无情地挣脱我稚嫩的手,撇下满脸泪痕的我。那么决然,头也不曾回。如果说梦境能反映一个人的真实情感。那么,我是不舍你离开的,妈妈。如果我还是当年那个我,我会哭着奔向你的怀抱。但可惜不是,我的成长使我有了一种冷漠,掩饰着内心的我。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丢下我?早在你离去的那一刻,怨恨就已在心中筑起一座高墙。随着时间在不断前进,那墙越来越高,连我都不敢抬头仰望它的高度„„

你会偶尔给我打电话,直到现在,每次和你接电话,我总是泪流不止。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那是血缘连接的情感。你每次问我想不想你,我总回答想你又不会回来,不如不想。我知道你会难过,但想你我又怎么说出口。床角的那个娃娃是你给的,走的时候你说让它陪我。你却不知道,多少次我的泪浸湿了它的脸颊。

我渐渐长大,到了中考的时候,你回来了。你说是来为我打气的。你热情地打理着我的一切,我始终冷漠地逃避着。

那么多年你不在身边,完全不了解我在想什么,我喜欢什么。你总在晚饭后给我倒一杯牛奶,殊不知我喜欢的是淡淡的茶;你给我买的衣服。那么鲜艳,我爱的却是灰白黑„„看你一次又一次的弄错的喜好,尴尬的走入我原本的生活,我不禁有些恼怒。亦或是一种伤心,一个母亲竟然完全不明白我要的是什么。我听到爸爸抱怨我的冷漠,埋怨我不该这样。可你依然默默为我做着一切。深夜里一句贴切的问候,书包里多出的一个苹果,甚至书桌上多出的一盆仙人掌„„

这一切都在融化那堵墙,那堵心墙,一点点,一点点„„可那么多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中考那天,你一大早就起来给我做早餐。你不停地唠叨着,记得带这个,记得带那个,别紧张,好好考„„那一刻,我觉得心被温暖着,幸福的。许多个清晨,我都是啃着面包推着自行车在上学路上,你的早餐没有面包熟悉的感觉,却让心变的饱满。

你在考场外陪着我,烈日下,你和别的家长一起焦急地等待着。走出考场,看到你在人群中拼命的朝我走来,我的眼湿了,梦中你离去的那一幕出现在眼前,宛如昨天。而现在,你却这样推开阻碍,又重回我的世界来„„

坐在餐桌帝,看着你在厨房准备午饭。我发现这才是我向往的生活。一个家,有你,有我。桌上放着我的杯子,从前总是孤零零的,现在旁边多了一个,那是你来后买的。那多像我,还有正在厨房开心做饭的你。回头,一抹阳光斜照在你身上,我好像看到你的背上有一对翅膀,那是天使的模

样„„

深夜,看到睡在我身旁的你,忍不住伸手碰了碰你的手,睡梦中的你轻轻握住了我,将我的手紧紧握在手心。心中那堵墙,已被你浓浓的爱融化„„

妈妈,现在的我开始慢慢习惯有你在身边。你不在身边的那些年,或许爱一直在身边。如果以前的我喜欢一个人游离在街头。那么,现在的我,更希望能握着你温暖的手„„

因为我知道,你是我的天使„„

因为我知道,我是你的天使„„

就是那一堵墙

草长莺飞的季节流水傍势而下,抚过我的脚丫,她站在那堵墙边,阳光倾泻下来,温柔了那堵坚实的墙和她那双苍老的眼睛。我朝她飞奔过去,她却微笑着摆手离去。醒来,梦中的记忆让我不禁泪如雨下。

春天到了,故乡的白花又开了。已经记不清这白花第几度开了又谢,谢了再开。总记得每次踏上奶奶家后院的小山坡上,那堵破旧却显得异常坚实的墙边长满了一朵朵清秀的小白花儿,奶奶总会摘一朵顶漂亮的小白花儿轻轻地戴在我的头上。然后,我笑了,奶奶那被生活打上坚实烙印的脸上也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

奶奶告诉我说,从前,那堵墙是在她与爷爷结婚时盖的房子。后来,爷爷去世了,那房子也旧了,但奶奶舍不得离开这生活很久的房子便在山坡上盖了幢新房子。但那堵墙被固执的奶奶留下了。

渐渐地,那堵墙周围的空地上长满了白色的花儿。奶奶说这花儿晒干了可以做药材,她要多摘一些,卖了,给我买裙子,于是我也在这白色花丛中钻来钻去,希望能在夏日到来之前买到一条裙子。

背蒌里的花渐渐多了,我却在这白茫茫的世界里找不到奶奶了。

“奶奶,奶奶„„”我急得泪水溢出了眼眶。

“XX ,XX „„”隐约听见奶奶急急地呼唤着我的乳名。 “奶奶!”我急忙擦干泪水,朝着奶奶呼唤我的地方跑去。一棵枯枝绊倒了我,我竟没有在乎。因为我听到奶奶在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

拔开一丛白花儿,奶奶就在眼前。我飞奔着扑进了奶奶的怀里。泪水夺眶而出,奶奶爱抚地摸着我的头。“下次不要再乱跑了,知道吗?”嗯!我坚定地点点头,把头深深埋进了奶奶的怀里,吸吮着奶奶怀里温馨甜蜜的味道。

一天„„两天„„花儿都谢了,夏天到了。

奶奶抱着我坐在墙边乘凉,手里细细地数着那叠零碎的钞票。一张„„两张„„数到最后一张时,奶奶笑着告诉我钱够了,可以给我买裙子了。我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急忙拉着奶奶到商店里买了那件心怡已久的裙子。

我拉着初摆不断旋转着,宛若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奶奶开心得抱起了我,嘴里说着:“我的乖孩子真漂亮!”我轻轻地在奶奶脸上亲了一下。那折有皱纹的脸上绽出了更深的笑容。

我到了该上学的年龄,爸爸把我接回家中。“XX ,好好学习,回来奶奶给你买裙子!”车子开动了,奶奶还在喊着:“记得回来„„”

当学生的学业限制了我去看望奶奶的次数,我浑然不知这会使我后悔我的选择。

虽然我的奶奶一生都在操劳中度过,可是我的奶奶是要成为百岁老人的啊!

记忆如此地坚强,即使被时间辗过那一定要发芽生长。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却使它开出了花。

又是一年的春天。

当我再次踏上这座小山坡,倚靠在墙角,无数的花辨轻轻摇曳,承载着我的思念。

就是那一堵墙

清晨,当9岁的米勒起床洗涮完毕,吃完早餐之后,到学堂上课。这是他每天都要干的事儿。但当他走到广场时,却看见许当兵的人用铁丝网将街道分开。许多人想过去,但被那些士兵给挡了回来。“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米勒这样想到。于是他走到一个士兵面前怯怯地问道:“叔叔,我想过去,能让我过去吗?”那位士兵看了看他,摇摇头:“不行啊,孩子,不能过去。”“但我还要去上学呢,再不去上,我就要迟到了。“孩子,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出现这种想法了,因为要很长时间,这两边的人都别想到对方那去,也有

可能是永远。” “为什么?”“因为,我的国家是战败国,只能听别的国家安排。”“为什么是战败国?” “就是国家与国家打架,谁输就听谁安排。” “为什么要打架?我们国家打输了,跟我们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这„„”士兵终于被问倒了,说实在的,这些问题他想都没想过。

就在米勒要回去时,发现有几十个工人在那儿修建墙,还有几个企图过来的男人和士兵扭打在了一起,有几个妇女无助地跪在地上,绝望地望着对面。米勒回到家时,看见父亲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母亲坐在床上无声地哭泣着,“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只见米勒的父母亲在听到声音后,愣了一下,马上到米勒身边拥抱着他,不断地叫到“感谢上帝,你没到那堵墙的那一边,找也找不到你„„”米勒迷惑地望着自己有些神经质的父母,了解情况后,父亲去上班了,还好,他的工作在墙的这边,而母亲只是在别人家做家务。

上天是公平的,在米勒失学几天之后,有一位退了休的老教师把附近没有学上的孩子聚集在一起教学,孩子们在空闲的时候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那一堵墙了,当然,墙的那边有着孩子的无限幻想,也不知道那一边的房子是不是和自己以前见到的一样,有时也有一些年轻人看着墙咒骂着:“该死的墙,该死的战争。米勒每天较开心的事就是在饭桌上听自己的父亲在工作的地方听来的一些事。哪家人,把汽车弄到楼上,飞过那一堵墙。又有一些人在家的后院准备挖出一条地道,通向墙的那一边„„总之,人们为了到对面,发明出了

千奇百怪的方法。就这样,时间一天天地过去„„

“米勒,快起来,我们要去了。”这是米勒的母亲在喊,“我早起来了。”米勒今天显得异常兴奋,一家人在通往那堵墙的路上,碰到了许多的人,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走到那一堵墙的旁边,过了一会,又来了一支队伍,还有一些工人,只见工人的手中都拿着榔头,时间一到,这些人用榔头使劲砸向这堵他们建造的墙,没多大工夫,墙砸通了,人们一窝蜂地冲上前去。此刻,不少是不认识的人,人们都在拥抱彼此,享受只属于他们的喜悦,兴奋。

这一刻,拆除的可能不仅仅单纯的是一堵墙,还有人们心中的那一堵隔阂。

就是那一堵墙

孩子在10岁之前是对父母的崇拜期,20岁之前是轻蔑期,30岁之前进入理解期;40岁之前则是深爱期;直到50岁,才是真正理解父母这是丁俊晕的父亲丁文钧在儿子生日时这样感叹道。

或许,人,真的需要到达一定的年龄才能体会其中的意味吧。

我与父亲„„

从小的印象中,他就是一个不善言辞却又固执、石板的人。很多时候,喜欢一意孤行的他,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的厌烦。

我总是带着点畏惧与更多的不奈烦去面对他,因为他的

不理解与‘专政’时常干扰着我们之间原本就不善言词表达的亲情,真像你隔了一堵墙一样,知道彼此却跃不过摆在眼前的阻碍。

小时候到初中写过很多关于亲情的作文,有涉及到家庭亲情之类的。我无不例外的选择了写母亲,就算写不出来瞎编我还是会选择写妈妈,而不是那两个字‘爸爸’因为我总是感到他的渺远,当时很多同学写爸爸时都爱写“父爱无言,像一座山一样的沉重,像海一样的深沉,可是在我眼里那些话就像死水里的水草一样,泛不起任何波浪,激不起任何共鸣与感触。

有一次,关于上课外补习班的问题,我和他从刚开始心平气和的谈论到因各挂已见的争吵到最后他顽固的像司令一样,不顾我的意愿与感受下发命令一般地吼道:“你必须去!”我与他长期积累的不满与厌烦立刻爆发了,我也尖声的反驳吼了回去:“我就不去,不用你管。”于是,两个人像怨妇一样,不断的吐苦水的同时刺伤对方。总之他说的最多一句就是,那是为你好!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但我一想到这句话我就感到委屈,他总是用这句话来搪塞我,却总是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只是以他自我的眼光去看待问题,认为这是有利的,对孩子将来好,我也相信很多家长也会这样,但是,他是我父亲,是我人生的榜样,他与其他家长没有什么区别时,我就感到难受与心痛。那次争吵之后,他依旧坚持地把我‘送‘到补习班上,当我以红肿的眼睛望着班级里的同学时,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不解与疑惑但我没有管

这些,我只是感到了阵阵的颤抖,那时我真的有那么一点恨他。

就这样,心中也慢慢垒起了城墙,放学回家后从开始偶尔叫喊一声,我回来了,变到见面时茫然的侧身走过,然后关门,上锁,或许那次争吵不算什么,但矛盾终究是摆在那里的,这是事实,他似乎也默认了这种‘潜行动’有时他总会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感到阵阵的快感与可笑。

日子也就在这种行动中一页页的快速地翻动着。

但生活总是会出乎你的意料,不时地开了一些玩笑。 又是一次作文课,我百无聊赖地转动着手中笔,看着老师走进教室后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写“我的父亲”。我的脑袋顿时没有思维了,当我终于写完时老师已经开始抽名字要读作文了。刚放下笔,老师就叫到我,我只觉头皮一麻,不安地站了起来,开始读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从开始正常的音量到最后的小声以至于哽咽,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想哭。就是这样,作文上写的是父亲帮我听写英语单词,父亲只能读汉字,我慢慢写,以及他每次过来帮我把灯关掉,轻轻关门,我突然发现,我的父亲活在生活的细微处,我发现我的愚蠢,想到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这次是让我心痛,原来那堵墙是虚形的,是我亲手垒了起来,我当时只是在哭,在回想,在想我的父亲。

父爱真的是无言的,原来,我是个任性的孩子,垒了一堵墙但也筑起了这份爱。

就是那一堵墙

像我这样,像现在这样。

困在日复一日的行街,不知彼时的风又该访谁,它拂过你深灰色的胸膛,贴着你的强健臂弯,感受你的血脉膨胀,连同最原始的芬芳!

怀揣着疑惑,手到之处的每一片迷茫;夹杂着不安,眼到之处的每一片彷徨,伸向你,靠近你,倾听你,吐气如兰,跟随着你的娓娓似乎目睹到与你灰色身体相连的曾经过往„„

“吾乃不来,何来国亡!”备染盔军,睁眼战,闭眼战,耳料拂过的风犀利着怒号,漫山遍野红及如此,是谁?是谁持矛顶盾做流泪的抵抗?不是一个“我”,而是成千上万个“我”!我看见火棘浆漫天飞撒,把地炬成最热的狱,我倚靠着你,并不潇洒的挥斩,然后听见齐鼓的鸣动,振人的口令,然后„„我,就这样倒下了,然后的然后,我看见自己的笑,我便知道已胜,看君王抚摸着你,亦同抚措着军已将血泪浸入你实体的我,千万个我,“立碑,朕要返些与匈怒而成的勇士名垂千吏!”最后,我感觉到有人在填补你被成乱击溃的一个个坑点,如灌注我那受万箭之穿的身体;我听到他们在喊你,连同千万个我的名字,齐跪在你面前,感受着无数费统计资料血泪的胜利,被同化了,被赞扬了,你,这堵墙,好一个万里,好一个长城。

现在我的眉心多了一点,我的一只眼睁开了,我看着你跨越了一个无比奇特的时空,就是这里,此时我们一同感受

的这片土地,我看你,一动不动地看着,看到他们把你垒的庞大高伟,铁丝穿透你的身体,穿透你周围的每一寸空气,我屏住呼吸;看着你的挣扎却倍感舒心,后来呢?我看见了我自己,无数个我涌到你的隔壁,呼喊着,捶打着,你深灰色的身体,是的,我要呼喊,我要捶打,我必须必须,只因与你相隔对面的是我的爱人,友人,亲人。我从未如此疯狂,试遍了所有工具,到最后,却被德国的“文明”警察带走。他们要保护你,保护你结实的身体!我无力了,我颓然在地,一次又一次的竭起,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攀不到你的零脚!谁啊!是谁寄存器我如此?谁啊!是谁束傅了我所有的感情?谁啊!是谁让我无聚有离?我在心中咒骂你,成千上万个我在心中咒骂你,我听见有人在高唱,要毁来头,要毁灭!这一次,我们又齐跪在你的面前,影蕴着强迫和叛离的思诸,被同化了,被辱骂了。你;这一堵墙,好一个禁锢,好一个柏秣墙!

现在,我绕着你,真真切切,渴望渴及的感受着你,我触到你脉博的跳动,我跟随着你来回不停的跳动,透过你同样深灰色的瞳孔,我看到我的表情急剧变化,或喜或忧,或怒或怨,像这样,温和,狰狞。

我借此设法预见你的未来,层层中看你被推倒,重筑,推倒,重筑„„他们一定和我一样,不知疲乏,我见他对你谦和有礼,充满景仰,却又看见他对你手脚齐上,破口大骂,只有我明白,只有我明白你在一次次崭新包装下的真实,骨子里的深灰色从未改变,曾经的血和泪从未消夫,你便是你,

即使千变万幻,即使生生死亡,我依然感受你,感受所有的风风雨雨。

像我这样,像现在这样。

我和你,这堵墙。

背靠背,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