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行
高中 其它 1881字 737人浏览 左手边19881026

峨嵋的秀美和衡山的空灵堪称一绝,但总觉得它们阴柔有余而阳刚不足。于是乎以雄奇险峻著称的西岳华山就另我神往不已。五一刚至,约上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齐赴华山以偿宿愿。

从洛阳出发不到四个小时,我们一行9人已达华山脚下。为了在东峰看日出,我们决定夜登华山,时间定在十点。九点五十正式出发,晚上的华山少了几分凶险而更显宁静,我们士气高昂一路欢歌不断,虽说是刚开始爬,可也见识到华山之险,常常在不经意间吓你一跳,原本是直路一转弯却突然陡峭令人没有任何心里准备,但我们士气十足倒也无所畏惧。渐渐地水泥平路变成了一级一级的青石台阶,歌声少了,呼吸重了,背上的背包更显沉了,华山,开始露出它的本来面目了。

山路越来越陡峭,两边都是峭壁高大的阴影,虽说看不清但其险峻可想而知,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了,只是一个劲的往上攀登。随着海拔的增高,台阶越来越陡,有的地方甚至要爬着通过。这时突然有人喊道:“快到‘一线天’了”。精神不禁为之一震,“一线天”乃华山一险绝之景,以前只闻其名,如今倒要见识见识了。果然,没走几步便觉脚下台阶骤然变陡,抬头一看只见又窄又细的石阶弯弯曲曲伸向前方,远望去似乎没入两块两块巨石之中,跌跌撞撞的爬近了才发现那两块巨石至少有十几米高,顶部靠在一起,下面留一条窄窄的通道,仅容一人通过,而且陡峭非常,青石阶几乎成九十度。大家很小心的往上爬,早已顾不得考究那仅有一线的天在哪里,在巨石中艰难爬行了五六分钟,终于顺利闯过了华山的第一险,回头望去,只见巨石而不见来时的台阶——“一线天”名不虚传。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在我们为顺利通过“一线天”而兴奋的时候,一道路标指向前方——“苍龙岭”。这苍龙岭自然也非比寻常,乃五云峰下一条刃形山脊,华山著名险道之一,因岭成苍黑色,势若游龙而得名。苍龙岭南北而立,其中南高北低形成一斜面,两侧都是万丈深渊,岭长大概一里,宽不过一米,虽说两侧装有护栏,但行走其上仍感惊心动魄。大家几乎是手脚并用,心情之紧张比之过“长空栈道”时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那时一面有山可依,而此时两旁都是深不见底深谷。事后翻查史书得知大文豪韩愈当年过苍龙岭时,见路途如此凶险不禁吓得失声恸哭,甚至写下了遗嘱。后来还是华阴县令派人千辛万苦将他从山上接下,苍龙岭之险由此可见。当我们九人一路跌跌撞撞,互相扶持终于顺利闯过了最艰难的一关时,东峰已隐约可见了。

最艰难的苍龙岭已过,大家的心情轻松了不少,终于能静下心来欣赏一下夜幕中的华山。由于是深夜,四周一片漆黑,远远望去只见通往北峰的山道上登山者手电发出的光芒形成一条闪烁的光带绕着山体直通天际,就像是挂在天幕上的一条项链,璀璨夺目!那有数不清的手电光闪烁的地方一定是北峰,看来已经有很多人到了。想到不一会我们也会成为那道光带的一分子,心情一下激动起来。美丽的星空离我们很近很近,近的好像就在身边,想伸手去抓她们时,调皮的星星又跑走了,难怪韩愈说“引袖扶天星”。此时山路也好像突然变得好走了,大家谁也不说话,默默地享受这难得的宁静,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星空,真醉人啊!我们就像在天空中行走,没有疲惫,没有恐惧,全身心的沉浸于大自然的怀抱中。

五点二十,我们准时到达北峰。远处的天空已经开始发白,我们顾不上休息,越过护栏,坐在悬崖边的大石头上等着看日出,太阳似乎在考验我们的耐心,明明在云彩后面发出了万丈金光,映的半边天都红了,可就是不出来,然而就在大家眨眼的刹那,顽皮的太阳像皮球似的从云彩后面一跃而起,天地间瞬时一片金光,披着彩霞的峭壁好像也变温柔了,少了几分狰狞多了几分柔美。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几个小时跋涉之苦顿时烟消云散。身处华山万丈悬崖之颠,头顶是初生的太阳,四周彩云环绕,脚下是连绵的群峰,举目远眺不禁豪气大发,真有指点江山之感。刘白羽在《日出》中写道:太阳的初生就如生活中的新事物一样,在它最初萌芽的瞬息不易为人所见。看到它要登的高,望的远,要有一种敏锐的视觉……,这是晨光与黑暗交替的时刻,你乍看上去黑夜似乎还强大无边,可是一转眼,清冷的晨曦变为磁蓝色的光芒,……原来这就是光明的白昼由夜空中迸射出来的一刹那……。日出是一种力量,一种突破一切无所顾忌的力量,她让人感受到生命的坚强与神秘——这,大概这就是日出迷人所在吧。见识过峨嵋金顶连绵的云海,衡山祝融善变多情的山雾,此时伫立华山之颠,极目远眺,却又是另一种感受:没有无边无际地延误缭绕和幻化多姿地云海,也没有郁郁葱葱地山木成林,放眼望去,只是巍峨挺拔、笔直陡峭的危岩。正应了那句“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金庸笔下有“华山论剑”,我立于西岳之颠,像侠客一样体验着万丈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