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初一 记叙文 1973字 186人浏览 潞羽晗

在路上

灵魂总是那么不安,似乎也无处可逃,天边残红的夕阳正慢慢地消退,一切都是那么静谧。我独览着发出阵阵幽香的文字,一片火红的落叶安静地落在我已发黄的书卷上,就那么静静地躺着。

我喜欢安静,可是心里似乎有点不平静,似乎缺少点淡淡的东西。偶然,我打开一本书,那是西藏活佛仓央嘉措的故事以及诗集。那妙曼的舞姿似乎像一名身穿白纱裙的舞者,在暗黄的灯下起舞,有种神秘,有种美妙,我无法用笨拙的文字来描述内心蒸腾的感情。我轻轻地拨开纱窗,那乳白色的月光安静地倾泻在庭院的陈旧的木椅上,似乎有点淡淡的凄凉。我仿佛看到空旷沧桑的藏地上,一个身穿火红僧袍的西藏汉子,他面容如此清秀,眼眸似净如天空的湖泊,在等待着佳人的归来。慢

慢地,清辉的月光洒在他稚嫩的脸庞

上,清风轻抚着布达拉宫血一样红的

墙,一切都是那么安详。倏然,我感觉那

份淡淡的东西找回了,灵魂也不再飘

荡。我默默地忧伤起来,他身为活佛本该

断情,可是他却那么执着。我想他魂牵

梦萦的少女,应该是羞涩美丽的藏地女

孩,拥有长长的柔发,空灵的眸子,淳朴挚真的笑容。这般纯洁、挚烈的爱情,却总是充满着凄清和忧伤,我的泪滴不断敲打从窗

户里偷偷泄进来的那缕月光。我愿意追寻他的足迹,踏寻她的芬芳,来窥探这个令人神往的佛界净土,来寻觅那份心安的静。满心都是期待,仿佛看到那云的白、风的清,在圣地里的自己。

踏着旅途的列车,心早已飞出窗外。我呐喊着:“我的西藏,我的天堂,我的圣地,我来了!”在这条寻梦的旅途上我有说不出的欣喜和淡淡的忧伤,这种感觉只有我自己懂。在我的眼里西藏仿佛是一个遥远时空的影子和时空回想。列车已达藏区,我透过车窗看见了那白如雪的云,蓝如海的天,那远处雄起迷离的雪峰,在太阳的照耀下发出的热烈的光芒,像一杯浓烈的酒水,我如痴如醉。突然,我眼前一亮,一片广阔无垠的河滩出现在列车的左侧,上面蜿蜒着几道清澈亮蓝的河水,浅浅的蓝仿佛是天上落下的精灵,那般娴静、美丽,这就是让我魂牵梦萦的那抹蓝。突然,我的心跳的厉害,仿佛遇见了心爱的男子,这般挚烈。列车行驶着,我的心也在行驶着。感觉过了整个世纪,终于到了我心神弥久的西藏——拉萨。刚出站,我看见了一个淳朴、美丽的藏地女孩,那被太阳灼伤的脸,竟如此健康、阳光,眸子清澈如一汪清泉,等我再看她,她便害羞地微微地收起俊俏的下颚。这种质朴、自然的美丽深深打动了我。这种直面灵魂的对视,我感觉像走进生命里的辉煌——西藏。这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它井井有条、环境优美。在灵动的空气里,让人感觉舒适安逸。游人如织的八廓街头,五体投地的朝圣路人,擦肩而过的转经老者,似乎有种久违的神秘的幸福。不久,因为高原反应,觉得有点不适,但是还是那么满足,用自己的双眸来包览这圣地的美景。来到布达拉宫的脚下,那雄浑的

气息将我

吞噬,那壮观的

景色将我融化。

我静静地站在

山脚下,仰望着,默默地窥探他内心的秘密,他曾经历的辉煌与忧伤。那白墙和红瓦相互辉映,似乎增添了几分神秘。在布达拉宫里面,有很多面容清秀的穿着火红僧袍的僧人,心想他们没有欲望,是因为这里有股清风,吹落了人的杂念和忧伤。有一位十八九岁的僧侣,他的眸子如此清澈明亮,我不敢对视,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我不忍心去释读。这里的一切,我挥之不去。

在拉萨去往日喀则的旅途中,景色异常壮美,那清澈逼人的河流,将山峰、蓝天、白云倒映其中,是异常美丽。风吹过,留下丝丝缕缕的涟漪。还有那湖泊,将天空清澄的蓝、雪白的云、微绿的山倒映其中,像一幅宏图大作,又有几分灵气,更是美不胜收。那雄浑的群山,白云似乎也留恋,慢慢悠悠地浮动,不时停下脚步。河边肥沃的土地,播种着青稞,绿的可爱,绿的恰到好处,群山下的河滩边有几户房屋,似乎是仙人所筑。已是黄昏,袅袅的炊烟慢慢地升起,放牧的孩子也陆续归来。那种自然的奇景,外加藏人的淳朴美丽,简直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那耸立的雪峰,在夕阳的照射下,紫气飘来,像是金银合筑,如此富丽堂皇,那绵延的雪峰,我心中的情已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来到纳木错湖边,仿佛站在一个蓝色的世界,淡蓝、浅蓝、灰蓝、

宝蓝、以及深邃的墨蓝,这由浅入深的线条,蓝的丰润,蓝的迷离,蓝的神秘,似乎包容了宇宙所有的蓝,旁边的山峰显得如此稳重。

我是哭着离开的藏地,纵然有万般不舍。我舍不得那空旷沧桑的藏地、皑皑雪峰、星罗棋布的湛蓝湖泊,最舍不得的是那群淳朴至真的藏民。在圣地阳光的沐浴下,我所有的烦恼和杂念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那份静,那份灵魂不再逃遁的安定。也许有人去西藏,是因为他的神秘,是文学创作的跳板。而我,毕业还会去,在那般美妙的大自然里生根发芽,在圣地奉献我的青春年华。

我愿匍匐在那山路上,轻抚藏地的美;我愿长跪在殿堂外,倾听藏音的美;我愿徜徉在碧空下,独赏藏景的美。我愿将热烈地青春留在神秘古老的原始自然的藏地。

我的西藏,我在路上追寻你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