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槐花香(青春恋歌)
初三 散文 831字 108人浏览 琥珀梦工场

我曾经,一个人,徒步旅行的地方,是一片遗弃的青草池塘。

没有花香,没有鸟语,是我邂逅青春的地方。或许,那辆残缺的风车,可以承受整个世界的荒凉。

这便是我在落寞时必然会去的地方,周围没有其它,偶尔三两行人走过,不会看一眼的地方,却是我认为的最美丽的天堂。

当然,这有我最眷恋的一种树,槐。不知是什么品种,不知在这尘封了多少年,只知道,N 年以前它便已经生于斯长于斯了,画家的笔也勾勒不出它树皮的拙劣。朋友说,倚在那笔直的树干上,似乎能感觉到它的苍老,我说不,它还年轻,它还活着。不会去问其究竟,只知道它在那,便是一种骄傲。

爷爷说,在槐树的附近曾经有一个老屋,是一对夫妇住过的地方,文化大革命时期,男主人受到批斗,被红卫兵抓起来,那年,他21岁她23岁。那天,他家仅有的几件可以称得上家具的东西被砸得粉碎,那天她说,我等你。他没有说话,脚步很坚定,青春般的年龄,桀骜不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他被放出来,左腿再也不能直立行走,没有请先生,没有算日子,第二天两个人结婚了。没有红彩头,没有摆酒席,只是在那天,女人蒸了窝窝头,是他最爱吃的,加了荠菜。

那年五月,一阵声嘶力竭的求救声,打破了所有的平静,他奋力的跑向那池塘&&几个落水的孩子得救了,冰冷的河水却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她倒在了那棵槐树上,震落一地五月槐花的清香。

他走了,墨水还没有干,在案头的草纸上还有一首没有写完的诗,是他为她写的:年轻的日子/散发着五月槐花的清香/你是否/愿与我苍老在/这片一起走过的/青草池塘&&

我自居这是一片世外桃源,不需要修辞,简单的美,真实的情。就像槐一样究其一生,平平淡淡,可每一次五月的绽放,轻轻弹唱出的那个故事,都将征服我的每一条神经,我倔强的血液。

它不需要为谁而活,更不会嫌弃落根的地方,只是在五月的轮回里开一次花,亦或者带来一片淡淡的清香。

那些日子,我总在想,前方的路,无论是坎坷还是泥淖,我和青春这个名词,会一起去扛&&

默然,才懂得,这是关于青春的神话。经历过,就再也不会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