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尊严
初二 记叙文 2101字 1307人浏览 爱笑的康康的

父亲的尊严(18题)

湖北省十堰市一中高一(6)韩金波

父亲曾是一座山,一座在我眼中可以撑起一片天的山。而如今,岁月似乎已将它铲成一座小丘,不再高大,不再神秘,不再深邃。这对我似乎是一种悲哀,但对父亲似乎是更大的悲哀。于是在父亲面前,我尽量变的渺小,变的柔弱,将他深情地敬畏与凝望,为的只是呵护一个男人、一个农民、一个父亲的自尊心。

几年前的一个暑假,我去过一趟武汉,那是父亲打工的地方。工地是活儿忙,父亲早出晚归,相聚的时间也并不多。一天傍晚,父亲从工地回来,还未来得及脱下安全帽,就扔给我一张沾满泥土的皱巴巴的报纸。我打开一看,最显眼的便是一则关于7月22日日全食的消息。

“日全食。”父亲倚在门上,声音苍白虚弱,脸上却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好不容易才让老王准我一天假的,明天陪你出去转一转。”

翌日清晨,我和父亲就出发了,所谓“出去转一转”也不过是在路边小商店里买些糕饼饮品之类,再找一个大一点的公园,在里面逗留一日半日罢了。在这完全陌生,完全不属于我们的城市,我深知这已经很难为父亲了。然而这寒酸简朴的出游却也让我备感温馨,备感宝贵。

上午的时候,我们已经身处公园之内了。抬头望望天上,却也只是白亮亮的一团光,并不感到稀奇。由于日全食少见,所以我和父亲并不知道如何观看。实在无聊,便找了一条长凳坐了下来。这时身边匆匆走过一位先生,看了看我们,突然立住,接着从身上掏出一团东西向我们扔了过来。

“用这个,小伙子。”

我弯腰捡了起来,是一团胶卷,我不明所以,回头看看父亲。

“快扔了。”父亲小声说,带着农村人特有的警惕。

我就随手扔在地上——父亲的话一定有道理的。

那个已走了一段距离的先生偶一回头,看到我这样,用惊讶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后,用他手中的胶卷遮住眼睛做向天空望的姿势:“这样看。”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那场面令我尴尬,我回头看父亲,父亲的神色忽然慌张起来,嘴唇微微颤动。我的心紧张起来:“父亲,您一定是有理由的,一定有的。”但父亲终于还是闭上了嘴,又快速躲过我的目光,看着远处,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上又是那么不自然。

那一刻,我突然开始害怕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在他的儿子面前表现出弱小、无知的一面。以前,他是那样强大,不曾为任何事皱过眉头。而此时的一切都让我措手不及,无法接受。抬头一望间,才猛然发现岁月不知何时已在父亲脸上勾划深深。灰色的头发和佝偻的背脊让他看上去像个小老头。原来,父亲已经老了。看着局促不安的父亲,不觉痛心起来,父亲啊,我该如何,如何将您的那颗自尊心呵护?

又一年放假,父亲按时到学校接我。看着和我一般高的黑瘦的父亲,我毅然背起包裹,抱起被子,不让父亲拿一件。

“给我拿吧。”父亲挺了挺腰板,伸手过来。

“我能拿,快走吧。”我走快几步,躲开了。

走了几步,发现父亲并没有跟上,一回头,见父亲背着手,低着头,默默走着,毫无精神,仿佛丢了魂魄似的,身影也似乎更加单薄。

我怔了一下。

“爹。”

父亲抬起头,目光中几分呆滞,几分凄寒。

“我拿不了,您来帮我拿一个包。”

父亲的眼中忽然焕发了光采,脸上满是惊喜,一边赶忙跑过来接过我身上的包,一边裂开嘴笑道:“看吧,老子就是比儿子强,你这身板儿怎么拿的了这么多,还得靠我不是。”说完,扛起包,扬起脸,大踏步向前走去„„

这一生,父亲给了我太多太多,也许有一天,父亲终于不能再给我什么了,我也会尽量渺小,尽量卑微,来成全一个父亲始终强大,始终未老,始终有能力庇护他的子女的虚荣。这,是一个农民父亲应得的尊严。

作者思路:我在农村长大,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为了我和姐姐的学费而背井离乡,出外打工。因此,这种聚少离多就特别让我感到亲情的可贵,我也变得对这种情感敏感起来。我曾经一直认为,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完完全全接过父亲身上那副重担,让他再也不为我操心,能够安享他的晚年生活应该就是对他最大的回报。但后来我发现,父亲的一生早因我而变得简单,他牺牲掉自己的青春,自己的欢乐,他甚至不曾有过自己的梦想,他完完全全就是为了我的存在而存在。如果真的有一天,他忽然发觉他不能再为他的子女做什么的时候,其实,他的人生也就同时失去了意义。所以,对于这样一位农民父亲,我所应该做的就是接受他的付出,因为这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家长感言:听儿子给我念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很高兴。感到儿子终于长大了,懂事了。我没什么知识,能看到自己的儿子这样,觉得过去几年那么多苦没有白吃。 专家点评:写一个普通人的尊严,写一个在作者心目中并不能简单地用“普通”来定义的人——父亲的尊严,作者选择最真实的两个生活场景,表达对父亲尊严的理解与维护,让人读来感到亲切、温暖,感到亲情的温馨,感到爱的力度。

真实是一种力量,细节让真实变成感动。观察生活,显然不仅仅靠双眼,更需要我们的心。(朱长华)

指导教师:“尊严”这个题目很容易写得空泛缺乏新意,也容易从个人角度看待“尊严”。韩金波以一个孩子的视角写父亲的尊严,这个取材角度很好,尤为难得的作者能理解并尊重父亲,保全父亲的尊严,而不是站在批判的角度,让人为他小小年纪有如此认识而唏嘘。语言表达的朴实无华,与作者自己的人生际遇也比较吻合。(周道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