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河流
初一 散文 1300字 1125人浏览 红楼双子

(李汉荣)(有改动)

我怀念那条河流。

远远地看,它就像一根孤独的琴弦绷在原野上,任风雨和岁月弹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是生长在它旁边的一双耳朵。当时我不觉得幸运,以为这音乐、这波涛的诉说、这不尽激情的灌注,都是理所当然的。以为这柳荫是理所当然的,洋槐洁白芳香的花絮是理所当然的,竹林里布谷鸟黄鹂鸟的啼鸣是理所当然的,两岸湿润的炊烟和歌谣是理所当然的。

当时幼稚的心里,却有一个与生俱来的念头:这河流以及与它有关的一切,理所当然属于我们,就像我们与生俱来的血管、手纹和酒涡,它是我们理所当然的部分,它肯定能伴随我们始终,并永恒地绵延。

我在河湾里学会了游泳。我把蝴蝶的姿势、青蛙的姿势展示给水中的鱼;我仰躺在水床上,看天,在天蓝和水蓝之间,我是漂浮的梦。我捉螃蟹,石缝里小小的反抗弄疼了我的手,而它没有多余的恶,小小的身体上全是武器,一生都在战争的恐惧里度过,最大的成功仅仅是防止过分的伤害。在横渡河湾的时候,我遭遇过一条水蛇,小小的头昂着,更小的眼睛圆睁着打量陌生的天空,它也在不测的水里横渡它的命运。夏夜,透过薄雾,我看见母亲们被清水洗浴的身体,那么美丽洁净,浑圆的乳房冒着水汽,天上密集的星星都把目光投递过来,也认为这里就是天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在竹林里制作了第一管竹笛,摹仿北斗的指法(它也是七个音孔),我在静夜里向身后的村庄和远方的岁月吹奏;我在芦苇荡里射出了少年的迷惑和激情,一枝枝温柔的苇箭,射向天空又原路返回,命中内心里最初的秘密……

当时,我不觉得这一切都是奇迹,我不觉得我内心的水域,有多一半是来自这河流的灌溉。

我那浮浅、单纯、蒙昧的心里,以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我没有想过这河流会有断流的时候,我没有想过它似乎源远流长的水,是来自哪里?它的温柔碧波和浩然激流,是怎样一点一滴汇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带着它的涛声和波光,我湿淋淋地走了。我走到哪里,就把它带到哪里,我是它站起来行走的一部分,我的记忆里流淌着它的乳汁。

我仍然觉得它理所当然存在于那里,理所当然属于我,属于我们,而且永远。年前回家,我愕然了。我再也看不到那条河流。横卧在面前的,是它干涸的遗体,横七竖八的石头,无言诉说着沧桑;岸上的柳林、竹林、槐林、芦苇荡都已消失,荒滩上,有人在埋头挖坑淘金;三五个小孩,在放一只风筝,几双眼睛一齐向上,望着空荡荡的天空,和那只摇摇晃晃的风筝。

我已找不到当年游泳的地方,那让我感到深度、照过我少年倒影、用蓝色的漩涡激起我最初诗意想象的地方,已被高大的垃圾堆覆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抚摸过母亲们胴体的月光,忧愁地打量着荒凉的沙滩和龟裂的石头。

我多想拔出留在记忆里的那些苇箭,交给孩子们,让他们射向葱茏的夏天。

我多想,我多想找到死去的源头,去大哭一场,让泪水复活这条梦中的河流。这时候,才痛彻心肺地明白:天地间没有理所当然永远属于我们的事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地去珍惜——

这才是惟一属于我们的理所当然。

我们不过也是游荡于河流中的另一种鱼。我们不愿成为干鱼,但我们很可能要把自己折腾成干鱼。许多河流枯竭了,污染了。爱,枯竭了;我们内心的河床,不再是碧波倒影,而是注满了污水,堆满了垃圾。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该怎样打开内心的纯洁水源,复活那死去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