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人生
初三 其它 547字 150人浏览 秸小熙

这个话题不新鲜了,但感染力还是不减当年。因为人们已经快忘了自己是谁。

前几天,与秋打赌,看谁能把老师忽悠到想人生了断(说笑的)。其实也没有怎么严重,只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关于生命的话题,所以心灵脆弱的你,请在上天的倡导下听我废话。

人,是怎么样的一种动物?你很生气地回答,人是高等的,不可以用动物来形容,动物是形容畜生的!你讥笑它们一生忙忙碌碌,最后把自己送进人们的肚子里;你藐视蚂蚁家族壮大而力量微薄,于是你一脚踩死了它一窝;你看不惯飞鸟故作自由,所以你的枪法越来越精确。你曾经跟人打赌,说可以一枪打穿它的屁屁而不伤及它性命,你做到了。现在,它也跟蓝天打赌,说可以一“便“几千米空投到你头上的“可可西里“,它也做到。你生气了,想打下它远去的身影,但又有何用,你能站起来的话那也不必在此听我废话。不过,我可以借你把“大鸟“,如果你拿得起来的话,我也可以考虑给你当靶子。你别忘了,你身上已经找不到一个有点用场的机械零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冷笑,你笑过蓝天,笑过白云,笑过清风,笑过春雨,但我知道,你在笑自己。你回想自己的一生,用调皮度过了童年,用捣蛋度过了少年,用奸诈度过了中年,虚度了年华,得到了金钱,获得了地位。但老年你还是一无所有,青春不回来,以前用时间换金钱,现在用金钱买时间,虚荣的地位换来了如今的众叛亲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