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拂过
初三 散文 4字 36人浏览 跳跳大虾时代

人生中有许多记忆是很美好的,如一缕青烟,在天空袅袅娜娜地升腾的刹那儿,或者梅雨之夕,撑着小花红伞在雨中漫步,倾听雨丝敲击伞花的韵律,抑或流连在晨曦,感受太阳的暖流和清新的光芒。这些回味,一年四季都可以拾起。

在八十年代末,我在上高中,由于家里生活困难,只有父亲一个人上班,还要供姐妹五人上学,母亲身体又不佳,所以,一向学习不突出的我,就趁着家里这个非常时期休学了。开始我还觉得很爽,有时也很安然,像秋忙之后农民在冬天随意歇息的日子。我又可以和同伴疯狂的玩耍,再也不用做那些令我讨厌的数学题。阿秀,那时她是我唯一的玩伴,整日泡在一起。那会儿我俩可以把电影院的每部影片看个够,特喜欢的还重看一次,当时觉得是最高级的享受。这样的日子没到半年,我在自己超自由的空间里有些失落。每每独自一人在静静的夜里,趁着月儿的微明,听着家人的呼噜声,枕着自己的心事,开始失眠了。我只有和自己说悄悄话儿,也许是自己经过这么一段日子的蹉跎,突然间长大了,更觉得学校才是最该去的地方。阿秀早已辍学多年,凭借自己的美貌和如花的年华远嫁了。我渐渐地真正地开始思索未来的人生。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为什么失去的时候才会珍惜呢?我在关键的人生十字路口,总是迈着姗姗的步履。于是,我默默地背着父母开始筹备自己的学费。记得那会儿,家里的小园子,我跟妈妈伺候得挺好,无论是茄子,还是绿油豆,辣椒等等,都长得绿意融融,果实累累。我也格外地勤快,一大早就起来除草、扶秧、架接,采摘,还抽空拿到市场上去卖,每天都能有点回报。就这样,我一个月就凑够了240块钱。

我满怀喜悦地拿着这一笔不容易的学费,来到了当地最好的学校,《WX实验中学》报名复读。对我而言,这里既陌生又向往,因为我从来没在这里上过学,心里又是非常地渴望。怀揣着这份期望,我敲开了校长吴老师的门。

那时,正逢八月,天气依然燥热,风儿也唱着不情愿的歌曲。我心里也出着汗,更重要的是心在忐忑不安中升温。

校长室里空气还好,阵阵凉爽的馨香沁入了我的鼻孔。少了外面的闷热,我站在前来报名的家长和学生后面,默默地看着等着。吴校长瞥了我一眼,就开始工作了。在那些报名的人群中,有很多是志愿没有选好而选择重读的。吴校长满面春风地欢迎学生来校再读,对每一个家长每一个学生都热情接待。时间在一秒一秒地度过,我的心似乎绷得更紧,浑身沁在汗中。随着报名的家长和前来的考生渐渐地离去,我的思想也逐渐地此起彼伏,就像奔腾的河流,一直往前汹涌。

你也来报名?吴校长不经意地问。

我点了点头。

你高考多少分?

我脑瓜里嗡了一下,一片空白,只好摇摇头。

你没有成绩,你来干什么?

听到吴校长的质问,我的心一下子缩紧了,破碎了。我愣了片刻,从不爱流泪的我,便大声的哭了起来。那一刻,仿佛空气也凝聚了,吴校长也惊呆了!

我是失望?是绝望?是委屈?都来不及细想,一切尽在泪水中,我只好伤心地控制不住地大声哭着,不顾一切地从五楼一直跑到一楼,又跑到校门口。我停住了脚步,然后自己对

自己说:算了,我不可能再读书了,永远也不会了!

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我想最后再看一眼这所学校,哪怕是最后一眼。于是,我回头望去,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一个声音亲切的在我的耳畔响起:孩子,回来吧,学校破例收你! 我看到了吴校长,他满脸的汗珠儿,一闪一闪的,就像是我心里的希望在飘动。他拉着我的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个不停。我也握紧了吴校长的大手,那一刻,激动的眼泪簌簌地流下。

从此,我踏上了这所梦寐以求的学校,开始重读。家里的一日三餐和其他的家务活,我依然和平常一样做着。就这样,在兴奋和希望中我悄悄地坚持了一周以后,在一个月色皎洁的夜晚,我躺在被窝里,还没有熟睡,朦胧中听见了妈妈的说话声:让老二还去念书吧,即使考不上好的大学,也得支持。我的病没事,能动弹,也可以干家务活。孩子不上学,我们对不起她。

是啊,其实老二挺有潜力的,是我忽略她了。爸爸低沉地轻语着。

我的眼睛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