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春》的暗角
初三 读后感 793字 63人浏览 任宏达

《暖春》的暗角

在屏幕里充斥的温暖大结局的熏陶下,我想我们或多或少地淡忘了影片中至关重要的一笔。这倒笔记推波助澜般印刻出了小花心酸的早期命途,也成功地溺毙掉千万朵小花。

这一袭印迹多像林冲脸上那道丑恶的疤!它没有冷兵器式的锋利刺剑,也没有统治压迫的行文条例,它最强大的力量莫过于以点滴渗透的方式侵如人们的思想,随之在意识扎根的温暖巢穴中萌发,恣意蔓延。一如日本细菌战中的致命武器,一夜之间沾染人们的健康细胞;又恰似昂首出的黑云,时刻涂抹着大地的白净,洒下污浊的灰影。你怒火中烧,预备发起进攻是,轰击到的仅是它腐蚀的傀儡。不错,这暗角便是封建腐朽思想。

影片的开头即将其一丝不挂地呈现。当小花体力透支地瘫倒在木板上,前来看热闹的村民接踵而至。而村长口中“收养”一次的出现,立即催化着他们意识的色彩,新奇的眼光转而机警与局促不安。有的摇头扬长而去,抑或,为摆脱干系而辩护,怕的即是这天外不明物因来的不祥。

镜头一转,小花深入腹地的生活呢?那位婶娘容不下这一粒沙。她在每一个细节上以威吓的眼神鞭打小花,用那只有力的脚狠狠踩折珍宝似的纸风车,连哄带骗地一次次将花送向不幸的地方。哭啼啼闹哄哄的苦情戏撕扯着看台上观众的心。这苦果的根源便是婶娘怕村民笑话,笑她生不出娃儿。

我们见识到了这一道利是思想印迹的强大后坐力。它的盲目排外性,一声“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论调将人们束缚于内,哪里会设身处地的考虑这位陌生过客的痛楚遭遇?一句“可惜是个女娃儿”的残忍断定,伟人们的私心标榜上冠冕的理由,哪里能思量道女娃的优良德行?一番“欺负我生不出娃儿”的竭力争吵,暴露着思想的混沌,他们又哪里会为他人的苦累付出半点怜悯? 鲁迅先生说过:“喜剧是把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所以编剧者安排的结局强而有力地告知整个社会:那一番残酷践踏的恶行终将被纯净的人性美同化,那落后的封建暗角也终将被智慧思索的时代大轮打饭回巢,永不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