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劳动·粮食
初一 记叙文 1042字 67人浏览 zhangyiyong100

乡村,似乎一直是劳动和贫穷的代名词,我们能否定乡村的重要性吗?不,不行。你看,在英语中既是乡村也是国家的意思,乡村与国家相提并论,能说它不重要吗?

一年暑假,来到奶奶家,就望见门前堆着一捆一捆的“枯草”,门前的庭院上也成为“枯草之海”,身在钢筋水泥所筑成的丛林之中,自然不知道那是啥东西。因为奶奶家还是采用原始方法用枯草,枯树枝生我,所以我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些就是枯草。在农村,闲来没事,我抓起1棵“枯草”,把上面的几个“枯豆荚”拔掉,准备当树枝和小堂妹玩起击剑。不料,堂妹见了这一幕,不但不欣然同意,反倒用稚嫩的声音说道:“那些豆荚内还有好吃的黄豆呢。”我以为堂妹是和我开玩笑,便对她的说法置之不理。

下午,我才知道我早上真是大错特错地浪费了粮食。那日正逢快到小暑,烈日当空,天气奇热无比,奶奶拿起一个形似扫帚的农具,但扫帚头却可以360°弯,后来我上网一查,才知道那是一种名为连枷(又称粮盖)的农具,用来拍打麦子,谷物,芝麻等,使子粒掉落。奶奶手持连枷,戴着斗笠,来到庭前,打着地上的“枯草”“枯枝”,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奶奶把“枯草”打好后,我上前去,一看:呀!“枯草”下满地的黄豆,和着枯枝,在太阳的照耀下,大有“满城遍地黄金甲”之感。堂妹神气地看了我一眼,我俩拿起一个簸箕,把捡完的豆子放在里面。这簸箕实在是大,我俩捡了好一会儿,却还不能铺满簸箕的1/8,奶奶看见我们额头上不断冒出的豆大的汗珠,连忙心疼地说:“不要在烈日下去晒啦,快到屋子来乘凉。”我俩自然不善罢甘休,堂妹撅起小嘴说:“不要嘛,在这里又没晒到太阳。”奶奶三番五次地催促,我俩就是不肯停歇。奶奶没办法,无可奈何地拿了一捆未打过的豆荚让我俩到屋里来剥。于是,我和堂妹一人找饱满的豆荚,一人剥豆荚并把黄豆放到袋子里,就这样,2个小时的时间我和堂妹轮番“工作”,一点儿都不感到疲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要回家了,我仍然沉浸在劳动的乐趣中,站起身来,发现双腿早已发麻,再一看,我竟没发觉奶奶已不见踪影,出门一看,她正顶着烈日剥着豆荚呢。看见我们出来,她也没甚言语,只是一心做着她的工作。看看房里,原来奶奶已经把一些五谷杂粮装在麻袋里装好了。

奶奶自己在最炎热的地方,把最阴凉的地方留给了我们,这事应该是我们来做的呀。况且,奶奶的脚伤还没痊愈呢。

乡村的劳动人民是朴素的,想起每次回家,奶奶总会拿些粗粮给我们,那可是她多少个日夜辛苦换来的呀,那些是她们的粮食呢,是她们劳动出来的粮食。没有劳动人们,我们吃什么?乡村是如此地重要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