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的泪痕
初三 散文 755字 137人浏览 AC麦兰

总是这样,对某个事物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书桌前,翻开桌子最上层的小本,试图记录下刚刚内心所有的触动。却往往在费尽心思地组合几个词语写下了题目之后,未下文的内容而大伤脑筋,心中原有的情感也在瞬间荡然无存。

类似的情况一直很多。许多个安静的夜晚,我还在屋子里沉默的思考着未来的生活,偶尔的侧头,却发现窗外一片黑暗,竟然对楼的人都已经熄灯了,只有我一个人呆呆坐在书桌前,望着作文本上未动笔的题目苦思冥想。大多数的情况下,如果当我无意中注意到这些,我会把窗帘拉上,或许是因为黑夜下的一切变得异常阴森,内心的恐惧怂恿着我将房间之外的不相干的北京掩埋在土里。不过即使排除掉所有繁杂的干扰,我也只是撕去一页又一页的白纸,划去一行又一行的文字,直到作文本撕到一点不剩,直到妈妈在一觉之后的起身催促使我不得不去睡觉。直到心情被剥离得残破不堪,直到我翻开新的一页写下又一笔潜藏悲伤的种子。

我常想,为什么隔夜的心情会有如此大的落差,使得我留下一篇篇只能用未完待续来追悼的文字。大概真的是时过境迁,有时候还是那片天,还是那样的夜,不一样的是我日益蔓生的心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直以来,我徘徊于书店的过道与抬头低头的交替中。回想起来,除了小学低年级时在书店花费大把大把的下午时光将略感兴趣的外国名著拜读之外我已经很少能专心的捧起一本书从头到尾的翻阅一遍,现在的我,时常是走进书店,在每个楼层寻觅一番之后抓起一大把散文随笔坐在楼梯上迅速地浏览。许多的日子,我记不住道地读了些什么,就如同我不知道流失了怎样的心情那样。我喜欢观看进进出出的人们,注意他们的样子、穿着,最重要的是他们手中的书。我很敬佩那些拿着教辅习题或者杂事文摘而专心致志的人们,我做不到那样的旁若无人,无法使心沉静得宛若清水。

静谧的,每个夜晚,思绪飘摇在流逝的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