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的快乐赏析
六年级 散文 1921字 254人浏览 zjszwgj2

《雪花的快乐》赏析

■ 广东省河源市技工学校 张海锋

徐志摩的诗有一种特有的飞逸飘动的艺术风格,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雪花的快乐》是一首极富诗人性灵和艺术特色的诗,是从“性灵暖处来的诗句”,颇能体现徐志摩诗歌的风格。

《雪花的快乐》是一首表现爱情的强烈、真挚的愿望,反映诗人个性解放的要求的诗。诗人在表现这种感情时营造了一种飞动飘逸的轻柔氛围,创设了优美的意境,谱写了清新和谐的旋律,锻炼了含蓄蕴籍的情思,使诗歌具有了意境美、轻柔美、含蓄美和音乐美,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

一、飞动飘逸的轻柔氛围。你看:雪花在半空里“翩翩的潇洒”、“娟娟的飞舞”,“我只认定我的方向,飞扬,飞扬,飞扬,”“凭借我的身轻”“盈盈的,沾住她的衣襟,贴近她柔波的心胸”。然后是“消溶,消溶,消溶,”一直到“溶入”“她柔波似的心胸”。在这“灵的空间”里,飘飘的雪花、“清幽”的花园、“带着朱砂梅香气”的她,构成的是怎样一个飞动飘逸的轻柔氛围啊!而在这氛围里,诗人纤细的柔情,飞扬向上的追求,是怎样的密挈在一起啊!这飞动、飘逸的雪花,把我们引入到那“清幽的花园”,等着她来“探望”,同时我们也似乎闻到了“她身上朱砂梅的清香”,这是怎样的一种柔情啊!随着雪花的“飞扬”,我们很自然的也要生发出一种“翩翩的潇洒”、“娟娟的飞舞”的美的思绪。这种飞动飘逸的氛围使诗充满了一种神韵和情致美,令人赏心悦目。

二、优美的意境。在《雪花的快乐》里,诗人不着痕迹地创造了一个非常优美的意境,把我们带进了一个特定的空灵环境。

诗中“雪花”的形象无一不符合大自然雪花的物理特征,但又分明融入了诗人个性、情感,以至身姿,融入了“五四”飞扬向上的时代精神。诗人运用象征手法,把抒情主人公比成一朵洁白、轻盈的雪花,在无羁的空间追求自己的理想。“雪花”“不去那冷寞的幽谷,不去那凄清的山麓,也不上荒街去惆怅,”而是“认清那清幽的住处”去“飞扬,飞扬,飞扬”,很明显,这一潇洒飘逸的意象里既有雪花的精灵,诗人的精灵,同时也有时代的精灵。而诗中的“她”同样不一定仅仅是生活中实有的,“她”是诗人想象中的“情人”,是一种升华了的神圣纯洁的理想的爱情,她是一种精神力量、理想境界的人格化。诗人在“雪花”与“她”身上消融了对纯真爱情的渴求及对美好理想信念的渴求。诗人创造的朝自己方向“飞扬”的雪花和住在“清幽”“花园”的“身上有朱砂梅清香”的她这两个意象,非常潇洒、轻逸、优美,显现出一种特别优美清幽的意境,产生出一种很强的艺术魅力。

三、含蓄蕴籍的情思。徐志摩是一个热情的诗人,但他炽热的感情却不外露,往往让我们在意犹未尽之中去驰骋自己的想象,从而获得很高的审美情趣。诗人在《雪花的快乐》中表达的是对纯真爱情的渴求与对美好理想信念的追求这种感情,但它绝不外露在诗语言中,而是蕴含在飞扬的雪花中。诗中雪花的飞扬不是漫无目的,它“飞扬”是为了到“清幽”的花园里,消融进“她”“柔波似心胸”里去,而“她”也不是住在那“冷寞的幽谷”、“凄清的山麓”、“令人惆怅”的“荒街”的。在这些描写中,我们不是可以很好地发现诗人的理想、追求吗?这正是诗人“从性灵暖处来的诗句”啊!诗人把自己的情感、个性完全外射在“雪花”这个客观物象上,从而使诗有了含蓄之美,把自己的情思表现得

含蓄蕴籍,读后让人觉得余味无穷。

四、清新和谐的旋律。《雪花的快乐》文字清新,韵律和谐,具有音乐美。如第一节:“假如我是一朵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飞扬,飞扬,飞扬,/——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在这一节诗里,一二节每行三顿,每顿三至四字,形成一种舒缓的节奏,并采用“花”、“洒”这样开放而柔和的韵脚,这就与“雪花”翩翩潇洒的神韵风采相适应;到第三行又开始换韵,采用了“向”、“扬”这样更为上扬、响亮的韵脚;第四行又突然转换为跳跃式的节奏“飞扬,飞扬,飞扬”,这与飞跃向上的内在精神与内心节奏相适应。诗的旋律舒缓跳跃相交错,无论是舒缓轻柔,还是跳跃奔放都造成了一种音乐之美。整首诗不仅用语明白清新,有内在的音乐美,诗行讲究平仄、声韵节拍,整齐中有变化,毫无雕琢之感,在清新和谐的旋律中,我们还可以触摸到诗人的心脉,窥见诗人潇洒飘逸的神韵风采。

《雪花的快乐》融飞动飘逸的氛围,优美的意境,清新和谐的韵律,含蓄韵籍的情思于一炉。诗思轻捷飘忽,诗句流丽如洗,创造出一个自然意象与自由心灵互摄互映的艺术境界,为我们留下了神奇的韵味。

[作者简介]张海锋(1971~)男,广东省河源市技工学校讲师。 邮编:517000 邮箱:hzyzhf@163.com 联系电话:0762——3800319 通讯地址:广东省河源市市区东环路河源市技工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