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情 写作范文
初一 散文 2286字 1717人浏览 zmx877905212

师生情

斯大林曾经说过“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没错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学习的,而学习的过程必将是艰苦与漫长,老师的帮助无疑能带我们走出困境。

小时候看那些音乐人拿把吉他在台上演奏我就很羡慕他们,从那时起我就有了我人生中第一个也是我唯一坚守的梦想——做一名吉他手。

14岁那年,经过朋友的介绍,我找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名老师他姓耿,他的性格很随和,所以他从不介意我叫他耿哥或者老耿。就在一切顺理成章之际,最坏的消息传来了,我的家人并不支持我学吉他,他们想用不为我出买吉他的钱的这种方式阻止我学习吉他,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耿老师,耿老师只是微微一笑,对我说:“你是真的特别想学吗?”我说:“当然了”“与家人作对是不对的,但有些时候他们不知道想要你放下一个梦想有多难,好,我支持你,一定要好好学证明你自己!”我至今无法忘怀当年他双手把吉他递到我手中时眼神中对我的那一丝期许与信任,我的肩上不禁多了一份担子,里面装的是我的梦想和耿老师对我的殷切希望。“这是我的吉他,现在我把它借个你,什么时候你有了自己的吉他时,再还我吧。”那一刻,我的鼻子酸了一下,眼前不知不觉变得模糊,我急忙接过吉他说:“谢谢,老师我一定不辜负您我的期望!”“小子,学吉他的路可长着呢,你得好好加油!”

夕阳下,小路上的我肩上背的不仅仅是吉他,还有我的梦想和老师对我的期许。

刚开始练的时候,老师教我弹和弦,按那些指法让我的指尖生疼生疼的,就像验血时一样,而且不是疼一下只要按在上面就会疼,我问老师有没有什么东西戴在手上弹可以不疼,老师说有啊!金刚指,我连忙问老师,您有金刚指吗?老师伸出他的左手,除了大拇指每一个手指的指尖都有一层厚厚的茧“这就是金刚指”。如今我也带上了这种“金刚指”开始我觉得又难受又难看,但耿老师却告诉我,这是战士的勋章,是别人没有体验过的经历。

后来学习一些复杂的指法让我笨拙手指很为难,记得G 和弦那个指法要用小拇指按住1弦,我的小拇指真的很是无力啊,要不按不住要不一使劲就“腿软跪倒”,那时真的好难受啊,但耿老师为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他原来练琴的时候和我一样,也是练这个G 和弦小拇指不行,然后就想放弃,后来有个人来他父亲的店里买吉他,那个人身材臃肿,五指短粗,没想到随手拿了把吉他就弹得很娴熟,老师微微一笑:“我觉得那种手都能练好我有什么不可以呢?”听了耿老师的故事,我也开始苦练G 和弦指法慢慢的我找到了窍门,终于做到了!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好久没有与耿老师相见了,他的公司最近很忙缺人手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给我上课,但我不会忘记他每节课下课后都会对我说“回家好好练,坚持就是胜利啊。”

其实我是一个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人,我学习音乐的道路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除了我对音乐真正的热爱最重要的还是耿老师能带我在困难重重的道路上不断向前,不断进步,之所以做一名吉他手这个在中国现在这个社会背景下很难实现的梦想而我还在坚守,是因为追梦的路上耿老师对我的鼓励,支持与我如影随形

师生情

韩愈在《师说》中讲到“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完成的梦想,而追梦必将是艰苦与漫长的。不知道你们在追梦时是否遇到过韩愈所说的那种老师?还好我遇到过。

犹记年幼时第一次看到乐手拿把吉他在台上演奏,从那时起我就有了我人生中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坚守的梦想——做一名吉他手。

13岁那年,经过朋友的介绍,我找到了我的伯乐,他姓耿叫乐,性格很随和,从不介意我叫他耿哥或者老耿。就在将要水到渠成我买吉他开始学习时,噩耗传来了:家人并不支持我学吉他,觉得吉他手太神经。他们想用不为我出钱的方式扼杀我学习吉他的梦想。我知道耿哥不是爸妈说的那样,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耿乐老师,耿乐老师只是微微一笑,一如往常,淡淡问我:“你是真的特别想学吗?”我悲伤的说:“当然了,可

是。。。。。”“与家人作对是错的,但有些时候他们不知道一个人的梦想对他的人生是多么重要! 这是我的吉他,现在我把它借给你,什么时候你有了自己的吉他,再还给我!记住千万别弄坏了!”那一刻,我的鼻子酸了一下,眼前不知不觉变得模糊,我急忙接过吉他说:“谢谢,老师我一定不辜负您我的期望!”“小子,学吉他的路可长着呢,你得好好加油!”我至今无法忘怀当年他双手把吉他捧到我手中时,眼神中对我的期许与信任。我的肩上不禁多了一份担子,里面装的除了我的梦想,还有耿乐老师对我的殷切希望。

那一天在夕阳余辉的照耀下,我背着吉他,开始了追梦之旅。

刚开始练的时候,老师教我弹和弦,按那些指法让我的指尖生疼,就像有人反复剁下又接上我的手指一样。快要坚持不住时,我怯生生的问耿老师:“有没有什么东西戴在手上弹可以不疼啊?”“当然有啊!金刚指就可以!”我连忙问:“耿哥你知道哪有卖的吗?”老师伸出他的左手,对我说:“这就是金刚指”我看到他的手除了大拇指每一个手指的指尖都有一层厚厚的茧。我知道这老茧就是吉他手的勋章,是我们追梦坚持的见证。 15岁时中考结束后,我也有了金刚指。耿乐老师却要去广州组建乐队,临行前他对我弹唱了一首《存在》:

谁知道我们该梦归何处

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

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

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

我该如何存在

是啊!我该如何存在?我害怕,害怕自己将来碌碌无为,害怕自己虚度光阴,害怕自己忘了最初的坚持,害怕父母不懂自己。。。。。“回家吧!你父母还在等你。”耿乐说完后转身离去。

其实童年的我是一个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人,是吉他让我知道了梦想,是耿乐让我知道了坚持,更是耿乐让我知道了自我存在的价值。还好开学前夕父母理解了我,耿乐在广州给我发了条信息:路途虽远,勿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