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礼》-期末论文 (1)
初三 读后感 2568字 1938人浏览 安心移民03

《大学语文》课程论文

题目:浅谈《穆斯林的葬礼》中

的三位女性

学生姓名杜雨静 学号 1401201215 年级专业

任课教师房瑞丽

提交日期 2015年1月2日 成绩评定

中国计量学院人文学院

浅谈《穆斯林的葬礼》的三位女性

14英语2班 杜雨静

摘要:梁君璧只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她的“女儿”新月则只是教徒的后代,归根结底,这是穆斯林民族在中国不断地演变融合的结果,对于老回回们来说,确是一个悲剧,他们即将看着自己民族所特有的文化在对外交流的过程中被一点点地抽离和变质,也许,这也是霍达写这部作品的一个出发点:挽救穆斯林文化,向更多汉族同胞宣传穆斯林独有的伊斯兰文化。

关键字:韩新月;梁冰玉;梁君璧;穆斯林文化;自由平等

《穆斯林的葬礼》是以回族手工匠人梁亦清的玉器作坊奇珍斋升沉起伏为主线,在历史的背景下描写梁家三代人不同的命运变迁,表现了主人公为追求理想和事业,为完善自身素质所发出的蓬勃不息的命运意识。[1]

一、韩新月

合上书本,我不禁为新月的早逝落下泪来。毕竟,二十几岁的年纪,如花一般,无论是谁见了都会为之深感惋惜。然而仔细一想,新月就像一朵圣洁的白莲花,她从小在父亲,哥哥和姑妈的细心关怀下成长起来,生活没有一丝波折和苦难,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姑娘的心是极其敏感的,她受不了一丁点的瑕疵,与父亲等人对她的态度截然相反的是母亲:梁君璧。新月到死前那一刻才知道,叫了她二十年,冷了自己二十年的母亲竟然是自己的姨妈,回光返照后,新月终究断了气。

新月可怜吗--从小便得不到来自母亲的爱。作者强烈地向我们传达着“新月苦啊”! 但我觉得新月比大多数人来得都要幸福,想想除却那份母爱,新月还缺什么?作者将她塑造得太过完美,太过善良,她就成了那么一个苍白的承受者,令人读来感觉颇为无力。对于新月和楚雁潮两人之间的爱情,我想新月同样是幸运的,毕竟她真正地爱过,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有体验过真爱的滋味。新月的悲剧是上一代留下的孽债,是作者早就挖好的一个坑。对于新月突发心脏病这一情节,个人觉得太为唐突,之前缺乏伏笔,似乎过于牵强,作者为写这场葬礼的目的太露骨。

二、梁冰玉

新月的亲身母亲梁冰玉,在作者的笔下俨然一副新女性的样子。当她在面对韩子奇与梁君璧讨论对他们母女的处置方案时她说“可怜! 真是可怜!我只知道战争是残酷的,以为战争的苦难可以使人和人的感情更加靠近,却不知道比战争更残酷的是人! 感情在哪儿?人性在哪儿?你们连一个两岁的孩子都不能容,这一点做人基本的权利都要剥夺! 她又不是我偷来抢来的东西,她是个小生命,是个人!她是韩子奇的女儿,她有权利叫爸爸。”[2]从母亲的角度看,冰玉真是可以说对小新月爱得深沉,她那母性全给激发出来了,但是,最终她还是弃其而去,自个儿奔赴资1本主义世界的美好新生活去了!冰玉嘴里满口的自由、平等,她有没有想过她姐姐的感受,那可是她亲生姐姐的丈夫!在谈论这些新思想的时 [1] 金红•(生命,在历史的长河中闪烁——论《穆斯林的葬礼》的生命意识兼谈长篇小说的创作主旨)

[2] 霍达著《穆斯林的葬礼》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07

候,冰玉,你把人伦道德置于何地?

作者在冰玉这个人物上着墨不多,然而这个人物给人留下的争议并不比韩子奇,梁君璧,韩新月少。在我看来,冰玉活得好天真,从小姐姐和奇哥哥便为她遮风挡雨,衣食无忧,到了英国之后,又活在韩子奇的保护之下,她真的只能离开,自己一个人去见见外面残酷的世界。当她回来的时候,一切已物是人非,所有的恩恩怨怨也随着时光烟消云散,读罢全本,翻回首页,那一刻,我也最终原谅了冰玉,这个被作者放逐了几十年时间的女子,想必听到所有的至亲都已陨落的那一刻,她的怨她的罪都消失在了空中。如果要用一个画面来表达看到此处的心情:肃杀的天空下一条空荡荡的老街,所有的一切都被留在了昨日。

三、梁君璧

冰玉的姐姐梁君璧,在作者的笔下前半段还是一个能干善良的姑娘,后半段则被描写成了一个工于心计的妇女。到最后似乎作者想传达给我们的是君璧活活把新月给逼死了。其实将其放到我们的现实生活里来看,很多人做的也许还没有她好。当听到冰玉和韩子奇诞有一女时,君璧说:“把她接回家吧,家丑不可外扬,过去的事儿都压在舌根底下吧!她回来了,我不打她,我不骂她,就算是泯灭了。”[3]以后的二十年里,君璧的确没有对新月怎么过分,新月这个敏感的姑娘,她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来自君璧,她口中那个母亲的冷漠。这是君璧的错吗?换做任何一个女人,让她如何容忍自己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女人所生的孩子每天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活动,更何况还是自己亲妹妹那样的不伦。再想想韩子奇离开的那十多年,这个可怜的女人要独自一人撑起整个博雅宅和奇珍斋,看过一部电视剧《金玉良缘》里面的夫人在丈夫早逝的情况下独自一人撑起了金家,因此她也饱受称赞。但是如果做不到呢?像君璧一样,她没有能够像男人一样完全撑起整个局面她就应该要收到贬低吗?这是不公平的。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韩子奇抛下妻子逃亡海外,十多年后回来却还带回一个私生女,如果我是梁君璧,我真的做不到这般宽容。然而作者的情感倾向却丑化了她,将她描写成拆散自己亲生儿子和其真爱的毒妇;将她描写成一步步把新月逼上死路的凶手;将她描写成败了奇珍斋的恶女。在我看来,她不过是一个为了让子女过得更好的可怜的妇人罢了。身为一个穆斯林,她在竭尽全力地去守住伊斯兰教的底线。在真爱和教门面前,我们能说哪个是对那个是错吗?冲破教门勇敢地追求真爱——这是作者要向我们传达的其中一个主题吗?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可以用对错去评判,只能说你更相信哪一个。梁君璧只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她的“女儿”新月则只是教徒的后代,归根结底,这是穆斯林民族在中国不断地演变融合的结果,对于老回回们来说,确是一个悲剧,他们即将看着自己民族所特有的文化在对外交流的过程中被一点点地抽离和变质,也许,这也是霍达写这部作品的一个出发点:挽救穆2斯林文化,向更多汉族同胞宣传穆斯林独有的伊斯兰文化。

参考文献:

[1] 霍达 著 《穆斯林的葬礼》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07

[2] 金红•(生命,在历史的长河中闪烁——论《穆斯林的葬礼》的生命意识兼谈长篇小说的创作主旨) [3] 霍达著《穆斯林的葬礼》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