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礼读后感
初一 读后感 1124字 98人浏览 sun096

饱满的人物形象——让人恨又让人怜

好的人物形象不一定是书中最光鲜亮丽的,也不是最仁慈最无私的,那只能说是一种好的品质,却不见的饱满,多面。我认为《穆斯林的葬礼》中刻画最成功的人物是梁君璧,恨她的毒辣却又不得不怜悯她的苦。

她从小镇静、沉着,遇事不慌,却显得有那么几分冷血。

“她跪下去了,跪在父母身边,望着那张苍老、疲倦而又死不瞑目的脸,她的热泪刷的滚落下来。但是她没有叫喊,没有摇晃着亡人诉说一切。”这是父亲梁亦清“无常”时候的场景,这样一个慌乱的时刻,这句话却显得异常平静。她的热泪,其中包含了对父亲一生辛苦的尊敬,对父亲最终无常于痛苦之中的悲悯,对父亲为玉付出一生却什么也没得到的无奈。那是父亲啊,至亲至爱,也只能寄托在这两行热泪肿了。想到《小时代》中的顾里在父亲葬礼上就开始考虑遗产,那是无情无义,但璧儿是忍着不爆发那样真挚的感情,因为她还有妹妹,还有乱了方寸的母亲,这一切,都得她来担了!

她是“韩太太”,无时无刻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为了自己,她暗地里出招儿。

“韩太太慈祥地微笑着送走了这位“贵”客,关上了大门,她觉得累了,倚在门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五脏六腑都感到少有的爽快。”我读这话恨的牙痒痒,她为了自己看好的儿媳妇,在儿子第一次开口提起时便挑个事端让两人各自恨起对方来了“慈祥地”“微笑着”都是为了极力刻画老太太表面也是内心的高兴,表面简单,就是送客的

礼貌;内心则是一锤子敲下了一个儿媳的“五脏六腑的爽快”。编个谎当然累了,然而累着一会儿,乐得一生呐!

她不喜欢新月,对待她简直不像妈。

“告诉你,你是我的女儿,我才管你!你要是扔在街上的“耶梯目”我管得着吗?”“我宁可看你死了,也不能叫你给我丢人现眼!”韩太太厉声说,“我就不相信,在这个家不能反了你?”看这段话的时候我都替新月伤心。韩太太是个虔诚的穆斯林,绝不可以允许汉人与穆斯林通婚,所以竟说了“我宁可看你死了”这样的话。可这其中的故事——

“玉儿”一声发自肺腑的呼唤,韩太太奔下石阶,抱住了向她走来的梁冰玉,捶打着她的肩背,“玉儿,玉儿,我苦命的妹妹!当初你不该走,不该走啊!”“奔”、“抱”“捶打”等动词展现了主人公急切地想见到妹妹的心情,这急切,包含着十年不见的相思、担忧;也包含着对她当时走的怨恨。但这些情感在这一瞬间都转化成姐妹手足之情了,那发自肺腑的呼唤,正是情感的爆发。其实此时,韩太太刚刚知道她丈夫跟她亲妹妹有了个孩子,那种痛苦,几乎是不可言语的,可她形象之饱满正体现在她忍了苦,耐着痛,见到妹妹仍亲切的不行。这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真情实感的人,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暗藏着情。

一部小说固然可以是虚构的,但其中的人物,却要真实、鲜活,是他们赋予小说以生命,是他们架起了小说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