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旧时光
初三 散文 5671字 131人浏览 老艺节

一切都开始的这么突然也结束的这么恍惚。

我想起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夏天,我开始了高中文科班的生涯。唇红齿白的年纪,白衣飘飘的年代我记忆里总是泛起青草被压痛的味道。我进入了二中05届的高二(19)班。

那个文科班的一切带给我的都是新鲜的温暖,我和初中的好友再次被分到了一个班。很庆幸当时的决定,因为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吹牛,上课吃东西传字条讲话甚至和老师顶嘴。那个时候的一切记忆都带着初夏的淡淡味道,我把那种味道想象成熏衣草的香味尽管小若总说我瞎说,她说你根本就不知道熏衣草是什么味道,后来心相印出了一种熏衣草味道的纸巾。我也一直很喜欢这种味道的纸巾因为它让我可以反驳小若,这就是夏天的味道!

那个时候我们的教室时远离理科班的主楼的,在校门口实验楼后面的那个三层小楼里。我们整个文科班便都在那里了。说起来那段时间真的感觉是被人遗忘的角落似的。后来再感觉又有些隐居的味道了。总之那个夏天来临的时候,我们窗外的那几棵大梧桐上的知了早早的告诉我2004年的夏天来了。

我坐在窗边的时候就喜欢看那些树,那些似乎能诉说历史的树们。我一直猜想那些树是不是建校的时候就种下去了。沧桑的树皮上刻满了历届二中人的各式签名和旅游纪念,据说最早可以追溯到59届的老学长们!

彼时的我刚刚从理科班出来,心里还有些隐隐作痛的感觉,说不上来的痛总是历久弥新的。也许这么说有些做作,但2002到2003年那一年让我感觉到失落和被忽略的悲哀。 后来选科我没有什么犹豫的就进了文科班,那些人那些故事注定与我在那个青葱的岁月里相遇纠缠……

Eleven 便是那个时候认识的,老单指派各科的课代表,我不知道老单为什么会让我做政治课的课代表。而

Eleven 做了物理课的代表。我们那个时候是文科班,对物理化学之类的科目本来就是很头疼更没有人愿意去做这样科目的什么代表了。

很奇怪老单的安排。因为的政治课向来不好,甚至是我文科三科里最差的那一门功课了,而他偏偏就要让我来做这个工作。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就是帮老师收发作业和收我们买这一科资料的钱。当时我恍惚着认为这个活是不是靠近秘书之类的了。

对于她 ,我当时认为这个女生是不是营养不良或者是有什么病吧。为什么她的脸总是感觉像是在沙尘暴中接受了风和沙子的磨砺粗糙中有些发红。剩下的是苍白吧,其实我这个人不善于描述一个人的外貌,因为我对人的感知能力和我对人的表述能力并不成正比。就像mirror 经常说的那样我说别人的很多话是不中听的。

Mirror 那时是我们的班长,因为她是我们班不多的几个中考进来的正取生想来在8班的时候也是备受老师宠爱吧。

夏天的风在窗外吹过的时候会带动一大片的阴凉在婆娑,摇曳的仿佛是我们整个生命中灿烂的一季。

有时候上课我就会走神,走的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鸟南和我说他喜欢我们班的豆豆,还让我保密。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话他和n 个人说过。因为有一次我们男生集体翘课去连红警,小虎和lee 说这个事发现大家居然都知道了。 后来我不和鸟南坐在一起了,因为老单说我们在一块总是说话。其实话也不多,只是那时上理化生课的确实无聊的要死。有一回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鲨鱼玩具,就是那种按牙齿然后鱼就会咬人的玩具。其实现在想起来真的也蛮无聊的,但是当时我们就是玩的特别开心,以至于上课的时候把老师忽略不计了。那节是生物课,老师最后是把东西收走了还是怎么样了我甚至没有映像了,只知道简单的游戏带给无聊时的我们的快乐是可以刻骨铭心的。

我被安排在了第一排,老单说这样可以看住我。Lee 那时候也因为月考成绩不佳也被掉了过来。我和他每两周就有坐在一起的机会,我想这也是我们后来成为好朋友的原因吧。 男生坐在一起总会说那些自己认为是笑话的笑话,什么老单的头发少啦,老刘的裤子拉链没有拉好啦,丑男尿尿尿到自己手上之类的话。然后就是暴笑笑的旁边的eleven 莫名其妙。也就是我们坐在第一排的时候起和我渐渐熟悉的。

我告诉她你的脸很干燥,需要补充水分。

她说她不喜欢喝水。

我说不喝水吃苹果也行阿。

后来她就买了苹果回去吃了。我开始并不知道她真的开始吃苹果了。因为这个所谓的方子是我妈妈说的,我妈说她当年怀我的时候吃了很多的苹果所以我现在的皮肤很好。我也不知道怎么想到要和她说这个。总之我这么说了她也这么做了。

让我继续叙述这么一个冗长的夏季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那些故事。断断续续的我像个絮絮叨叨的老太太了,但是记忆有时候就是这么诡异我无法掌控它的流向,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种思念的流动。

分到文科班我找到了高中生活的意义和目标,只是因为得到了尊重合重视,我想大概所有那个年纪的孩子都需要这两样东西吧。而我却丢失了他们一年的时间,所以在2003年的夏天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文科,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那个时候我全部的想法。然而我做到了,就是那么简单因为我离开了那个梦魇班的班级和那些梦魇般的人。

在19班呆的时间一长大家彼此也都是知根知底的怎么回事。整个班级都有一种厌学的风气,尤其是上那些自然科学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理科的课时教室的秩序是没法控制的乱。我那个时候也是不喜欢那些自己根本不感冒的课的,上那些课大家基本上开始的时候是在教室里说话,后来很多人干脆就不来了。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我从学校的宿舍搬了出来不再那个陪伴我一年半的小楼里蜗居了下来。妈妈托人给我借的半间房子后来成了我整个高三岁月的庇护所。我不能说那个时候自己是懦弱的或者是怎么样的,但我知道自己在那小楼里的时候能给自己找到一种安全的感觉。整栋楼在晚上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住,我并没有因此感觉到该怕或者是什么别的恐惧。很奇怪的是自己为什么那个时候忘记了黑暗的恐惧。也许是那个时候的自己脑子里所有的都在考试和那些人那些事上面了。

现在那栋小楼是不是还在我都已经不能确定了,离开两年的时间几乎没有再回去看过。 又是一个暑假过去了。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开始怀念那种五毛一个的老冰棍了。 时间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总是开始做直线加速运动。没有逆流的感觉,我们都在长大。 高三不知不觉就到了。

我们在那个短暂的暑假之后回来搬教室,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

我走在那个树影斑驳的路上,手里搬着寄托着我全部希望也是在以后的日子里给了我巨大压力和无穷动力的那一摞书。其实在高三的那些日日夜夜里每个人的桌子上都堆满了书,我想这些书就像远方的灯火一样始终那么远远的亮着,发出温馨的光芒却又让我们无法企及。也许这就叫希望……

我看见了我们的班主任,我从开始到现在恐怕在以后的生活中我都不会忘记他,也会一直从心里尊重这么一位长者。

高三就是这么开始了,没有想象中轰轰烈烈,也没有先人嘴里叙述的那样悲壮感慨。就是那么一个下午,和一年365个下午一样的平静和祥和。有风,微风,树叶婆娑,还似乎有声声蝉鸣。我们搬了教室,也便开始了高三的生活。

高二19班从小楼里搬了回来,在三楼东边的那个教室改名叫高三19班了。

从那个教室望出去,可以看见夕阳。这是那一年当中给我的记忆中留下最难以磨灭的映

像了。云影天光,每每下午放学之后我总是愿意趴在西边的窗户边,看着那个礼堂上空的落日,整个屋子都变成金色的了。我感觉到的是一天当中最后的温暖……

那种温暖一直伴随着我在高三的岁月中坚持下来。偶尔也会遇到雨天,但是雨天也有雨天的情趣,寂寥不总是属于雨天的。如果你的心灵是孤独的阳光能给你带来的恐怕也只有你自己的影子。我喜欢下雨,尤其是傍晚的雨。呵呵,有人说我心里阴暗,也许有点吧。我知道自己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们哪个心中不是寂寞的呢?面对高考我们只有默默的前行。

下午的课程有时候学校会安排连堂上英语,数学,语文之类的。那个时候总是我们补觉的好时机。尤其是英语课,总是睡倒一片。其实上课睡觉这个事情你要掰开了揉碎了看,这个是不分学习好学习差的,不管你是年级第一还是班里最后几名,下午的睡意总是让你无法克制的。再加上了老师们在上面的不懈努力于是下面便总有伏案而睡,而且是此起彼伏连绵不绝。估计这样的事情放到大学,老师连看都不会看。因为习惯了。但毕竟是高三,老师的良知还没有像现在的大学老师这样伤失殆尽。

他们还是会愤怒,会大声叱责我们。其实效果不大睡觉的还是会睡觉,听课的也依然听课。考试结果,听课的不见得考的好睡觉的也不见得考的不好。其实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窗外已经没有了在那个小楼时窗外的梧桐,也没有了切近的蝉鸣,我原来在ELEVEN 的同学录写过这么句话;窗外的蝉鸣证明了寂寞的存在。现在想来,恐怕那寂寞中还有我们无法回头的青春。然而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只能在记忆中搜寻点点滴滴。

我现在知道一种痛是那么的痛,然而你却不知道痛在哪里。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我的思念阿,载不动的何止许多愁。

高三的日子也便这么一天天的过,树上的叶子开始落的时候我们对高三的生活也开始渐渐适应了。陶老师接手我们班之后,师生之间的抵触情绪没有原来那么的高涨了。其实大家心里对陶老师都是怀着一种尊敬的,我们那个时候亲切的管他老人家爱叫老头。

老头,的管理风格很粗旷,甚至他那个时候是不是遵循老子的无为而治的思想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他宁愿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他钟爱的数学上去。我们从老单的特务统治下解脱出来,终于可以呼吸充满自由的空气,失而复得是那么的美好,自由尤其如此。

秋天的傍晚落日把我们的影子拉的更长了,然而这影子越变越长越变越淡,因为太阳总是做直线加速运动的,我在窗边看落日的时间也开始慢慢变短,天黑了教室的灯也亮起来了。日光灯的光芒总是有些刺眼的,现在想起来还在我的心中仿佛还有些刺痛的感觉……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我们每每晚上的时候就像归巢的鸟儿一样。夜幕降临我们也开始飞回我们的教室和那堆满了各种书籍的课桌边。然而不安分的我们怎么能按耐住年青悸动的心灵呢?

当时我其实还没有感受到高考给我带来的巨大压力,只是面对着这一堆堆的书感觉到莫名的沉重和窒息。我们那个时候会逃晚自习,甚至于有时候只是把书放在那里一晚上,人却跑的网吧或者是KTV 去了。老头的办公室就在我们教室的正对门,因此每每我们想逃跑的时候就会先派人去打探好老头的情况。或者干脆派一个不愿意和我们同流合污又愿意积极上进的好同学去问老头数学题目。这样我们就可以溜之大吉了。

逃课的快乐是转瞬即逝的,回来之后面对空空如也的试卷带来的是更大的空虚与彷徨。也就在这个时候LEE 恋爱了。

也许是高三的生活太寂寞,也正是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忍耐寂寞和压力的时候他们坚持不住了。我现在回想起来彼时的我们都有些年少轻狂,自大却又没有资本去自信,因此只能用一种在别人眼中看似毁灭的方式去实现自己。我想他当时也许是这么一种心境吧。那时候我

们的学习成绩也差不多都是在班里前十左右,年级也是60多些。但是在那种不上不下的位置真的让人很难受,就像眼前就有一线亮光在隐隐约约的闪烁着,因为我们可以看见希望因此总有一种催促我们前行的理由。诱惑,或许也算是一种吧……

他们的开始和结束我都得以知晓,这不是我的幸运,朋友的悲哀我只能得知而无法分担对于我来说或许也是一种摧残。我能体会他受的伤,可是能怨谁呢?爱情这个东西本身就没有什么游戏规则,没有谁背叛谁忠贞。我想我们都在成长的路上在不同的阶段去选修我们成长必修的学分而已,只是LEE 修的比我要早罢了。

透支幸福,原来我总是喜欢对他说这句话。其实人一辈子的幸福总量是有限的,只有那么多。你提前用了那属于你以后的幸福便就像贷款一样,需要你还的而且是加倍的用你的痛苦偿还你透支的那些幸福……我们这些人在那个时候都或多或少的在透支自己未来的幸福吧。 高三的日子说快也很快,2005年这样在声声爆竹的吵闹声中到来了。2004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年这个在我人生旅程上打下了深深烙印的一年,就像王菲在《流年》中唱的那样,这一年让一生改变。

临近元旦,大家都有些心浮气躁。上课便总也不安分。放假前的那个晚自习我们约好集体去K 歌。到了理工大学后面的那条歌吧网吧D 吧混合杂居的堕落街,面对晚上那依旧妖冶的霓虹,呼吸着有些干燥寒冷的空气我突然感觉恍若隔世。那些在身边穿梭的车流,流光溢彩……

那天晚上,我们在阿里巴巴唱了很多很多属于那个时代的歌,也许现在再也不会有人唱起的歌儿。

2005年的1月17日是我18岁的生日,其实从小到大我一直没有给自己过过什么生日,我们家没有这个习惯。但是18岁的生日我过了,而且是热热闹闹的和我的几个好朋友一起庆祝的。而在我生日的前一天居然是633的生日,我接到邀请的时候感觉到世界上的事情居然还有这么巧的,她只比我大一天。在十七号的日记里我写到:昨晚给633过了她18岁的生日,今天我自己也过了18岁的生日。在吹灭蜡烛的时候我许下了我成人之时的第一个心愿——愿我能顺利考入大学。真的我不知道灵验不灵验,但是我想这就是我在18岁生日上许下的愿望,简单而又实际,今天我长大了。我知道明天的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将是我人生中第一缕来自成年时代的阳光,我希望那光芒能照亮我18岁的路。2005年又是一个崭新的一年,成功的鸽哨一定会在初夏的六月清脆的响起在远方湛蓝的天空……

现在看看那时候写的文字,感觉到一些幼稚,但是又是那么的简单。其实也是一种幸福吧。就像老头说的那样,多年以后当你在回首高三这段岁月的时候,你会发现在你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再也没有这么一个时期,有这么一批人聚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而不懈的努力着。那将是多么让人忘怀的经历啊!

我一直记着他的这段话,因为我现在可以深切的感受到这话中的意义和分量。多年之后,也许三五年也许三五十年。我们回首时不为当时的碌碌无为而羞愧,不为当年的浪费青春而悔恨。但是我做不到,悔恨又有什么用呢?

时间就是单程的,过去的只能是过去的。

恐怕这绵长的回忆没有尽头吧,这几天开始迷恋一个女子的歌声,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声音。或许我永远停滞在那个时候了吧,也许我再也没有办法继续回忆那段岁月在我身上流过时刻下的难以磨灭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