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玫瑰的心
初二 散文 1735字 154人浏览 木紫52520

为了这绝望的爱情,我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沮丧、疲倦、行尸走肉般的日子。昨夜从矿坑灾变中采访回来,因痛惜生命的脆弱与无助,躺在床上不能入睡。清晨,当第一道阳光照入,我决定为那已经奄奄一息的爱情做最后的努力。我想,第一件该做的事情是到我常去的花店买一束玫瑰花,要鹅黄色的,因为我的女友最喜欢黄色玫瑰。

刮好胡子,勉强拍拍自己的胸膛说:“振作起来。”想到昨天在矿坑灾变前那些沉默哀伤但坚强的面孔,我出门了。

往市场的花店走去,想到在一起五年的女朋友,竟然为了一个其貌不扬、既没有情趣有没有才气的人而离开,而我又为这样的女人去买玫瑰花,既心痛又心碎,生气又悲伤得想流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到了花店,一桶桶美艳的、生气昂扬的花正迎着朝阳开放。

找了半天,才找到放黄玫瑰的桶子,只剩下九朵,每一朵都垂头丧气,“真丧,人在倒霉的时候,想买的花都垂头丧气的。”我在心里咒骂。

“老板,”我粗声的问,“还有没有黄玫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先生从屋里走出来,和气地说:“没有了,只剩下你看见的那几朵啦。”

“每朵的头都垂下来了,我怎么买?”

“喔,这个容易,你去市场里逛逛,半个小时后回来,我包给你一束新鲜的、有精神的黄玫瑰。”老板陪着笑,很有信心地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好吧。”我心里虽然不相信,但想到说不定他要向别的花店调,也就进市场逛去了。心情沮丧时看见的市场简直是尸横遍野,那些被分解的动物尸体,使我更深刻地感受到了悲苦的世界,小贩刀俎的声音,使我的心灵烦乱。

好不容易在市场里熬了半个小时,再会花店,老板已把一束香气淋漓的黄玫瑰用紫色的丝带包好了,放在玻璃柜上。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说:“这就是刚刚那一些黄玫瑰吗?”——它们垂头丧气的样子还映在我眼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呀,就是刚刚那些黄玫瑰。”老板还是笑眯眯地说。

“你是怎么做到的,刚刚明明已经谢了。”我听到自己发出惊奇的声音。

花店老板说:“这非常简单,刚刚这些玫瑰不是凋谢,只是缺水,我把它整株泡在水里,才20分钟,它们全又挺起胸膛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缺水?你不是把它插在水桶里吗?怎么可能缺水?”

“少年仔,玫瑰花整株都需要水呀,泡在水桶里的是它的根茎,就好象人吃饭一样。但人不能光吃饭,人要用脑筋、有思想、有智慧,才能活得抬头挺胸。玫瑰花的花朵也需要水,但是剪下来后就很少有人注意它的头也许要水了,整株泡在水里,很快就恢复精神了。”

我听了非常感动,楞在那里:呀,原来人要活得抬头挺胸,需要更多智慧,应当把干枯的头脑泡在冷静的智慧水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我告辞的时候,老板拍拍我的肩膀说:“少年仔,要振作呀!”这句话差点使我流着泪走回家,原来他早就看清我是一朵即将枯萎的黄玫瑰。

回到家,我放了一缸水,把自己整个人泡在水里,体会着一朵黄玫瑰的心,起来后感觉通身舒泰,决定不把那束玫瑰送给离去的女友。

那一束黄玫瑰每天都会泡一下水,一星期以后才凋落花瓣,但却是抬头挺胸凋谢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是几十年前,我写在笔记上的一个真实的事。从那一次以后,我知道了一些买回来的花朵垂头丧气的秘密。最近找到这一段笔记,感触和当时一样深,更确实地体会到,人只要用细腻的心去体会万象万法,到处都有启发的智慧。一朵花里,就能看到宇宙的庄严,看到美,以及不屈服的意志。

有一位花贩告诉我,几乎是所有的白花都很香,愈是颜色艳丽的花愈是缺乏芬芳,他的结论是:“人也是一样,愈是朴素单纯的人,愈有内在的芳香。”

有一位花贩告诉我,夜来香其实白天也很香,但是很少闻的到,他的结论是:“因为白天人的心太浮了,闻不到夜来香的香气,如果一个人白天的心也很静,就会发现夜来香、桂花、七里香,在酷热的中午也是香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一位花贩告诉我,清晨买莲花一定要挑那些盛开的,结论是:“早上是莲花开放最好的时间,如果一朵莲花早上不开,可能中午和晚上都不会开了。我们看人也是一样,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志气,中年或老年是很难有志气的。”

有一位花贩告诉我,愈是昂贵的花愈容易凋谢,那是为了要向买花的人说明:“要珍惜青春呀,因为青春是最名贵的花,最容易凋谢。”

有一位花贩告诉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让我们来体会这有情世界的一切展现吧,当我们有大觉的心,甚至体贴一朵黄玫瑰,以心印心,心心相印,我们就会知道,原来在最近、最平凡的一切里,就有最深、最奇绝的睿智呀!